黛玉写错的一个字早已注定她一生的不平凡,也是曹雪芹少有的慷慨

贵人出门招风雨,林黛玉注定不凡,刚一到贾府就掀起了轰动效应。

那日进了贾府,刚开始,众人都赞她不凡,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自然的风流态度。

接着,王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就开口夸赞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

王熙凤是谁,有名的凤辣子,能让她瞧得上眼的人可不多,正如她自己所说的,“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她能这样恭维赞叹林黛玉,除了讨贾母欢喜之外,也当真是折射了林黛玉的非凡。

后来,宝玉回来了,他的反应,就更大了,直接疯癫掉了。听说黛玉没有玉,他就狠命地摔自己的命根子,并满面泪痕,啜泣道“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这可谓是一语道破天机,点出了黛玉乃自天而降的绛珠仙子,注定应有着着世间最美好的一切。世间没有她黛玉配不上的东西。

往后,作者通过宝玉之口,在一个故事中,也演绎出了林黛玉是众钗中真正的香玉,天生丽质,独冠群芳。

如此,爱动脑筋的人,也必然会像贾雨村一样猜度——其母必不凡,方得此女。贾敏,也就第一次在人们心目中有了神秘色彩。能养育出这么一个优秀女儿,那作为母亲该是有多么优秀,多么了不起啊。

可惜的是,作者从未让她正面出场,我们只能从王夫人的口中,隐约感觉到她当年的气派:

“你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

王夫人说这番话的时候,贾府正处于萧条时期,需要大幅裁员,回忆往昔生活,真是有着无限的感慨与深深的惊叹吧。甚至,还有几分忌妒。

按说,王夫人非邢夫人一般,出身于那种小门小户,她家里的白玉堆积如山,龙王缺了都要来借,其在家娇生惯养,也该是了不得的吧。可是,她却深深地嫉妒于贾敏,生出那么大的感慨,也就是自是自叹弗如,仿佛自己跟她有着天壤之别了。

这气派,也不仅仅是物质堆出来的气派吧。里面更应当饱含着贾敏高贵的气质。富贵的皮囊千篇一律,只有骨子里的高贵,才能让人感到金尊玉贵,有着大家小姐的体统。要不然,王夫人也不会一直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我想,贾敏这种气质的形成,也当是如黛玉一样,十分喜爱于读诗书。从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出王家的女儿不大读书,无论是王熙凤、薛姨妈还是王夫人完全不具备文学修养。而贾府的教育理念,就完全不同了;贾母稍微疼爱一点的元迎探惜四姐妹,哪个心中藏着诗书画意,更不消说是史太君最疼爱的小女儿了。相信,黛玉识文断字,填词作赋,除了受到父亲影响,更有贾敏之风。

这也就是家教的重要性吧,薛姨妈作为王家的女儿庸俗无比,家里又无他人继续教育薛宝钗薛蟠,她也就只能养育出一个世俗的薛宝钗与一个混世的薛蟠。

这也就怪不得贾母要将她嫁给当朝探花林如海了。贾母对贾敏的视若珍宝,对黛玉说:“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她又怎么忍受得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不怎么通文墨的人呢?养出的后代,像宝钗薛蟠一样,可了不得啊。

自此,贾敏富贵无双,娘家是公侯之家。婆家是书香世家,钟鸣鼎食之家,五代袭列侯,今到林如海,科第出身,官已升至巡盐御史。天下婚姻,没有能够美过如此的吧。

除此之外,曹公还给了她一个敏字。老子有言:言者不如智者默,智者不如敏者做。实则是暗自赞叹贾母的极度聪慧与对世事的通达。黛玉可能要进贾府,她就告诫黛玉,不要多行一步路,不要多说一句话。黛玉谨记在心。这果然使得黛玉不至于陷入荣国府的争斗中,不至于像宝钗一样落得个可悲的下场。

而且,红楼梦旨在为闺阁立传,以赞扬年青女性为主。上一辈的人,像王夫人邢夫人,作者只给了她们一个姓氏,没有馈赠以名字。即使是像史老太君这样一个有品位,有情趣的人,名字也未留下蛛丝马迹。但是,却独独提到了贾敏的名字,这里又更可见贾敏的不凡,与作者对她的欣赏了。

这一切,可谓是作者仅仅用一个字——黛玉故意念错写错的那个字——敏,就点出了贾敏的优秀,及其林黛玉命中注定的不凡。

美人如花隔云端,贾敏就是这么优秀,这么样具有神秘色彩。或许,如果说林黛玉是作者人生中风华绝代的女子,贾敏当就是曹雪芹梦中的风华绝代的女子吧。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