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酿成尤三姐人生悲剧的三大因由

提及尤三姐之死,读者们首先想到的“凶手”一定当时那个对女子十分苛责、百般压迫的男权社会。

1

但庞大的男权社会中,难道就没有一个真正怜惜女性、懂得女性所思所想的人吗?当然会有,而且这个人对于尤三姐来说还是近在眼前的,这个最有可能懂她的人就是贾宝玉。

宝玉对黛玉、对晴雯、对香菱、对平儿等众多女性都有一份深沉的懂得和怜惜,在秦可卿葬礼的间隙,对待二尤也十分周到。当兴儿说出宝玉“外清内浊”的许多世俗偏见时,尤三姐列举宝玉为其遮挡和尚气味,及要求下人不要把自己用过的杯子给二尤吃茶这两件琐碎的小事,判断出宝玉并没有兴儿说得那样不堪,只是不太符合世俗社会的要求。尤三姐可以称得上是宝玉的知己。

但宝玉未必是尤三姐的知己。依照宝玉往常对女子们的体贴,尤三姐这个前期贞洁有亏,后期愿意改过自新的女子是应该被原谅的,她在改过自新之后,也完全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的。但当柳湘莲质疑尤三姐的品行时,宝玉却说尤二姐和尤三姐:“真真一对尤物,她又姓尤。”

柳湘莲本来就对尤三姐的贞洁有所怀疑,听了宝玉的一句话,就毅然决然地退婚了,虽然没有宝玉的这句话,柳湘莲也会对尤三姐的过去有所耳闻,退亲是必然的。但宝玉做了尤三姐悲剧的“催化剂”,这一情节让我们不由得对命运的诡异产生了恐惧。

尤三姐堪为宝玉知己,而宝玉不但不是尤三姐的知己,反而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杀死尤三姐的“凶手”之一。我们从中得到惨痛的教训:人不能轻易地评判一个人,更不能从别人口中去认识一个人。

宝玉也许并不十分愿意让柳湘莲与尤三姐结合,至少从他与柳湘莲对话态度中可以看出他并不积极。

宝玉与柳湘莲交好,主要是因为柳湘莲是与他气质相类似的人。因此,柳湘莲对妻子的要求,我们也可以通过宝玉喜欢的女子做一个简单的分析:宝玉最喜欢的黛玉,是一个强调自己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女子,宝玉最喜欢的丫鬟晴雯是一个宁肯遭受诽谤而死去,也不甘心让人污蔑自己与宝玉不清白的女子。可见,宝玉对女子的欣赏不能超越那个时代的普遍认知。这样,柳湘莲与尤三姐的结合,贾宝玉自是不以为然。他因之只肯定尤三姐漂亮,符合柳湘莲的要求,而没有觉得他俩如何般配。

如此,与其说尤三姐死于被柳湘莲退婚的羞辱,不如说她死于对这个男权社会彻底的绝望,女人从失去贞洁那一刻起,就已经被男人定位为玩物,永远也不可能改变这种卑微而不堪的处境。

2

如果说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损害与压迫是造成尤三姐死亡的外因,那么尤老娘一心贪慕虚荣、对女儿的婚姻大事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甚至乐得见两个女儿被贾琏、贾珍、贾蓉等人玩弄则是造成尤三姐之死的内因。

二尤原本不姓尤,而是尤老娘再嫁带来的“拖油瓶”。尤老娘的第二任丈夫死后也没有给她留下可以度日的财产,所以尤老娘不得已又带着女儿寄宿在与母女三人并无血缘关系的大女儿家中,并且默许自己的三女儿与大姐夫勾搭成奸。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想到原本帮衬这母女三人的、贾珍的夫人尤氏内心该有多么痛苦,但尤氏平静如水,没有半句怨言。这就使尤老娘更加纵容两个女儿依靠美貌去钓到“金龟婿”。

对于王熙凤之狠辣,连尤三姐都有所耳闻,并有着清晰的风险意识,以尤老娘大半生的经历来看,她未必想不到这一层,只是此时的尤老娘也许沉浸在女儿找到好女婿,使她老来有所依靠的幻想中不能自拔,根本不会为女儿做长远的打算。也许在尤老娘和尤二姐看来,只有进入贾府,才能把贾琏二房的身份坐实,这样才算名正言顺。

尤三姐的劝说不起任何作用,一个拎不清的母亲,加上一个拎不清的姐姐,反倒显得她这个清醒的人糊涂了。

其实,尤老娘未必“拎不清”,只是她有私心,为了自己老有所依,她愿意拿女儿的幸福、甚至性命去赌一把。尤二姐也未必“拎不清”,只是心痴意软,必要成为扑火的飞蛾才甘心。所有“拎不清”的表象背后,都是难以启齿的私心、不能克制的欲望,为争夺资源不得不掩饰起来的丑陋人性。

尤老娘想必也十分愿意尤三姐成为贾珍的妾,若不是尤三姐以淫荡的行为极力反抗,尤老娘未必会同意她嫁给柳湘莲那样漂泊无定的戏子。从尤二姐与攀上贾琏就与家境没落的张华退婚来看,尤老娘的确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女人。这样的母亲把女儿推进火坑不足为奇。

尤三姐想利用出嫁的机会从火坑中跳出来,但柳湘莲的拒绝让尤三姐没丧失了离开贾府的希望,所以她选择自尽来摆脱这肮脏的生活,这是对男权社会、也是对屈从于男权社会、没有主见而又自私的母亲激烈的反抗。

3

造成尤三姐悲剧的不止是前面两个原因,还有尤三姐自身的原因。

尤三姐虽然出身卑微,但有母亲和姐姐的照顾,处于中等状态的尤三姐既不像丫鬟们受过太多生活的苦,也不像姑娘小姐们知书明理,胸中有大境界,所以当知道贾琏有个厉害老婆时,尤三姐便天真地说要去会会王熙凤,她不会想到,以王熙凤之手段,以王熙凤之权势,岂是她一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能与之对抗得了的?尤三姐没有机会通过读书去了解人性,完成自我救赎,更缺少那种经过岁月磨砺,而洞察人心的智慧,她的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尤三姐还很自以为是,从她说自己是“金玉一般的人”来看,她实际上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她虽然正当妙龄,在贾珍等人眼中是“一只嫩嫩的肥羊”,但在清白人家的子弟看来,她不过是个不守妇道的残花败柳。柳湘莲尽管身份低微,家中早已没落,但以他的为人是绝不会和尤三姐这样不干净的女子在一起的。自视甚高的尤三姐放弃豪门丰衣足食的生活,情愿跟随柳湘莲这样一个社会地位卑微的人浪迹天涯,她大概怎样也不会想到柳湘莲以一种“残酷”的方式终结了她美好而不真实的幻想。

柳湘莲的拒绝摧毁了尤三姐好不容易筑起的堡垒。尤三姐刚强外表之下掩藏着一颗脆弱的心,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死亡,她已经没有勇气活在这个肮脏又残酷的世界上了。其实这样的死亡是不值得的,只是被柳湘莲拒绝的尤三姐认为只有死亡,才可以使承载灵魂的肉体得到净化,也只有死亡才能让柳湘莲相信她并记住这一段美好而又惨烈的爱情。

剑起,叶落,此生此世,虽不能生如夏花之灿烂,愿死如秋叶之唯美!尤三姐想用死亡来证明她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