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歧视女性,突然想说,女孩子再优秀,总需要一点男人的格局(当然,一个男人再优秀,很多时候也需要有女人的柔情)。

而,这话又何从说起呢?且看薛蟠与薛宝钗兄妹的为人,就略知一二了。

且说林黛玉正在恼怒之际,贾宝玉心急如焚,不知该如何赔不是,哄好林黛玉,袭人却突然闯了进来,说贾政找宝玉有事。

这小小的儿女情长,立马戛然而止。贾宝玉只得低着头,惊恐万分地去见家长,准备着被打被骂。谁知走到半路却听了薛蟠的笑声,原来是他目无尊长骗了贾宝玉。

话说,在古代这孩子该是十恶不赦的吧。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又十分动人。

“要不是我也不敢惊动,只因明儿五月初三日是我的生日,谁知古董行的程日兴, 他不知那里寻了来的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 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你说,他这四样礼可难得不难得? 那鱼,猪不过贵而难得,这藕和瓜亏他怎么种出来的。我连忙孝敬了母亲,赶着给你们老太太, 姨父,姨母送了些去。如今留了些,我要自己吃,恐怕折福,左思右想,除我之外,唯有你还配吃,所以特请你来。”

许多人读了这一段,只道薛蟠粗野没文化不懂修辞,而我却最感动于他的可爱。他一直说着“这么,这么……”的又怎么了,口语交流嘛,又何必那么文绉绉。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描述自己夏天上厕所,不是也说过“拉一次屎,用一包纸。九张擦汗,一张擦屎”这类粗话吗?

启功是幽默,薛蟠则是可爱与真纯了。他那样比划着,代表他得了好东西,十分地高兴,显得十分淳朴。另一方面也说明她不藏着不掖着,好东西,好的心情,要与大家一起分享。因此,我们不应只看到他的傻笨,更应当欣赏他的豪爽与慷慨。

而且他也真的不是做样子,不是一种有意的极力表现。

首先他觉得这样好的东西叫宝玉过去分享,耽误了宝玉的时间,那样惊动宝玉一点都不为过,可见他是发自内心想请贾宝玉,想宝玉跟他一起分享,而不是一般的交际应酬。

另一方面,若说他假心假意,他却早有拿那些宝贝去孝敬过贾母、贾政、王夫人等,也想到了她的妹妹宝钗,宝钗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可见薛蟠那么做,不是薛宝钗教的,不是一种世故的表现。

再次,薛蟠说那藕除他自己外,也就贾宝玉配吃,更是在大大咧咧中让贾宝玉感受到了他的一份真心。这个时刻,贾宝玉再怎么恼他,也都不好意再提什么了。

薛蟠真是在粗俗中却尽然显现出了男子的气概与格局,宝钗无情,他却能够以情动人。

再看,席间,薛蟠也是颇通世故。站起来迎接,问候冯紫英家人,关心冯紫英伤情,及其面对冯紫英的一惊一乍,薛蟠都表现得极为出色,让冯紫英感觉得他诚意满满。人们惯说宝钗虚伪,设若她能学来薛蟠这方面的三分之一,也不至于最终落得孤寂的下场。

而且,在这等待人与世故方面,贾宝玉比较于薛蟠也有所不及吧。同样是那一回,贾宝玉看着贾兰射鹿,就只是径直将贾兰数落一顿,摆出一副做叔叔的嘴脸,实在让人觉得可恶。而贾兰却是笑着待他的。

最后再说薛宝钗。那时,贾宝玉享受了薛蟠的美意,刚一回到怡红院,薛宝钗就跟着来了,开口就在众人面前说:“偏了我们新鲜东西了。”贾宝玉只得回答说:“姐姐家的东西自然先偏了我们。”

真是一副讨人情的嘴脸。人家仅仅只享受了你家的一点好处,何必这样,而且还不是你薛宝钗给出的。更何况,富贵之人,去人家吃饭本来就是赏脸。人家吃了一点东西,却追到人家来讨人情,薛宝钗果真是太世故了。她时刻表现得那么优秀,却全然没有一点格局,最终也就只会是枉然。

除了其他方面,如今又这么一比较,薛蟠与薛宝钗是不是真的不像一对兄妹呢?

当然薛蟠也有他的可恶之处,亦正亦邪,就如同《哪吒之魔童降世》里面的哪吒一样。只可惜薛蟠没有李靖夫妇那样的好父母,更没有太乙真人那样的好老师,最终人设彻底崩塌,成了红楼梦里的大恶人。真是可惜了,薛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