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肖贝

林黛玉作为红楼梦的第一女主角,满足了所有人对美的幻想。

曹公给了她一个极雅致的出身: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受天地精华,得雨露滋养,久经年月,化为人形,修成个女体。如此来历,没有绝佳的容貌和出尘的气质,是绝对压不住的。所以在人间的黛玉,周身也是仙气渺渺。寒冬天气里,即使不带香,身上也散着香味;风中葬花,月下联诗,所到之处所行之事无一不是诗情画意。像芦雪庵烤鹿肉,这种大口吃肉,大杯喝酒的烟火气行为,黛玉是不参与的。

以至于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黛玉是个风一吹就倒的美人,在书中主要负责两件事:一是美丽,二是爱情,其他的事情都和她无关。她只要美美的谈恋爱,写写诗词歌赋就行了。更不用提说让她来管理家务,辖制下人,这些事情是凤姐探春等人做的,跟黛玉完全不沾边。

的确,书中的黛玉,才能发挥似乎仅限于她的文学创作,她如果生活在现在,没有人会怀疑她会是一个极其出色的文学家。但是黛玉也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只是被她这方面的才能被的文学才华掩盖了,一般不会被人所察觉。我们且慢慢看来。

一、抄检大观园

傻大姐误拾了绣春囊,被邢夫人撞见,由此引发了轰轰烈烈的抄家行动。此章节之中,最出彩的毫无疑问是探春,她打的王善保家的那一巴掌,替读者出了一口气,不由得让人拍手喊道:打得好,爽!自来赞探春的不在少数,不必赘言,且看其他几家院子的表现。

李纨是个孀居,槁木死灰之人,这种风月之事,自然和她不沾边;惜春是个小孩子,丫头还得让尤氏代为管理,不过也没出什么大事;迎春是懦弱无能之人,对他人素来不管不问,绣春囊的出处落在了司琪的身上。还有一家就是黛玉,潇湘馆的丫头婆子各种伺候的人,并不比其他地方少,一个个都查了,也是平安无事。而且在平时,宝玉那里丫头婆子乱糟糟,偷玉的,偷金子的;迎春那儿更是鸡飞狗跳,潇湘馆一直是安安静静的,这就可见黛玉平时的管理效果。更主要的是黛玉是贾府里众人眼中明星人物,是受贾母重视是为红人,那里却没有一丁点是非,其管理事务统治下人的才能是不是可见一般呢?

二、才能不让探春宝钗

探春是个出挑的,能力出众,不然的话,王夫人也不会让她管理家务。对于自己房中的丫头,探春自有一套办法。七十四回中说道,“……我远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这种细致的管理方法,并不是探春首创,也不是她一个人在用。在第五十七回中,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要去送殡,她的丫头小吉祥来借雪雁的月白缎子袄,雪雁不借,找的理由相当的好,“……所以我说了,我的衣裳、簪环都是姑娘叫紫鹃姐姐守着呢,如今先得回去告诉她,还得回姑娘呢,姑娘现在病着,竟废了大事,误了你老出门,不如在转借吧。”

对于同样的人,探春和黛玉管理的方式是一样的,真实英雄所见略同。

这些还只是小事,一个院子里的人毕竟是有限的,倘若管理一个家庭,黛玉有没有能力?

第六十二回中,宝黛在花下站着聊天,议论探春的改革。宝玉赞探春做了几件大事,黛玉回道,“要这样才好,咱们家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思想,替你们算一算,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俭省,必致后手不接。”可见林妹妹闲暇的功夫,并不全部都用在诗书上。她对贾府的一切了然于心,对于入不敷出的现象也在担心,并且暗暗筹划,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所以才有宝玉一说探春做了几件大事,她就深表赞同之举。她的才能,实不让探春。

就连管家能手王熙凤在评价探春时,也顺带夸了黛玉,“……再者,林丫头和宝姑娘他两个倒好,偏又都是亲戚,又不好管咱家务事……”宝钗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黛玉能与这二者并肩,可见其本事。

七十三回中,迎春的房里婆子丫头闹得不可开交,迎春自己只顾看《太上感应篇》,全然不管不问,众人都无奈。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该如何裁制他们?”

自此可以看出,林黛玉对于管理,考虑的是相当的全面。小到一个院里的人,大到一个家族的人,再到家庭开支,如何开源节流,节俭度日。其中每一点,她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真是一个难得的管理人才。只是众人往往只顾着一些她的诗情画意,风花雪月,把这些都给忽略了。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