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芳儿

作为定情信物的鸳鸯剑,出场时便是冷飕飕,明亮亮,如两痕秋水一般寒光闪闪,从一开始就显示出了不详的预兆。果然,尤三姐因柳湘莲退婚,不堪其辱,手持鸳鸯剑自刎而死。尤三姐也因此引发了人们心头对她的无限惋惜,总觉得她可以不用死,如果她不采用这么激烈的方式,用其他方法向柳湘莲表明心志,或许也能获得柳湘莲的心,从而获得幸福。

可是,世事从来都没有如果。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那么,我们在扼腕叹息的同时,不禁要问酿成悲剧的凶手到底是谁?三姐自刎是因为柳湘莲前来悔婚,那么该怪柳湘莲吗?如果他不来悔婚,三姐就不会死?首先当问问那个重视女子贞操的年代了。

柳湘莲悔婚发生在去宝玉那儿一探究竟之后。

宝玉的一句“你既深知,又来问我做什么?连我也未必干净了”让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三姐不是良家妇女。为了不让自己做“剩王八”,柳湘莲毅然决定退亲。

这个时候有人怪宝玉,如果宝玉没有默认柳湘莲的推测,而是为了成全二人隐瞒实情,湘莲和三姐会有情人终成眷属吗?当然不能。因为即使不问宝玉,湘莲心中已有疑团,在这里寻不到答案,自然会去别处寻个究竟,宝玉不管如何作答,终究是改变不了三姐与湘莲的命运的。

柳湘莲退婚的根本原因在于三姐进了宁国府这个大染缸。在这个大染缸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那么三姐和贾珍贾蓉父子到底有没有说不清的关系呢?应该是有的。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一回中,贾蓉听到把两个姨娘接来了,便和贾珍相视一笑。

为什么笑?凭贾珍父子一贯的品行,加上二姐三姐的风流姿色,他父子这时候为什么会意地相视笑,也就不言而喻了。

再有第64回,有一段贾琏的内心独白:“却说贾琏素日既闻尤氏姐妹之名,恨无缘得见。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三姐相认已熟,不禁动了垂涎之意。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可见尤三姐姊妹与贾珍贾蓉父子已有“聚麀之诮”,柳湘莲并没有冤枉了她。

尤三姐与尤二姐相同的是她也曾和尤二姐做着同样的梦,希望凭借自己的姿色进入上流社会。毕竟在那个年代对于出身平民阶层的女子来说,这似乎是唯一的途径,也是捷径。尤三姐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只是贾珍贾琏的所作所为让她一步步看清了现实,三姐开始清醒。贾珍死皮赖脸地来喝花酒及贾琏的一条建议刺痛了她,使她醍醐灌顶,对过去幡然醒悟,酒桌上她立马威风毕露,痛斥二人。之后,又开始了她的反抗与报复。

然而自己所托非人,再怎么折腾也是无用,愤怒之余还是要谋划自己的未来。尤三姐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她吃斋念佛,只服侍母亲,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她做了所有她应该做的,可是还是没能拯救得了自己的命运。痴守着鸳鸯剑,惺惺念念盼来的却是柳湘莲的退婚。三姐不堪其辱,挥剑自刎,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此时柳湘莲什么反应?湘莲反不动身,泣道: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可敬,可敬”。

不知道大家是否像我一样多心,尤三姐四位,柳湘莲的感受是:可敬,可敬。而不是可惜,可叹。不惋惜,是称赞,这是什么道理?柳湘莲心目中,她是死的对,死的好?!如此,柳湘莲心目或许只有愧疚,依然是无情,他内心里并没有真的后悔退婚。他选择出家,只是想给尤三姐一个交代,给自己的朋友圈一个交代。

柳湘莲这一句话,道出了那个时代女子的悲哀。女人失贞就该以死明志。这种植入人心的封建观念是害死三姐的最终元凶,迫使情小妹终因耻情归地府。

所以,害死尤三姐的不是柳湘莲的退婚,不是宝玉的坦诚,甚至不是贾珍之辈的无耻行径,而是在那个封建社会在人们心里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的道德标准,害死三姐的不是某个人,而是那个世道。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