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探春的孤独

作者:周慧云

经常和贾宝玉打交道的嫂嫂姐姐妹妹们,林黛玉尖利,薛宝钗疏离,李纨自私,凤姐狠毒,湘云太直,迎春太木,惜春太冷,或许只有探春性格圆融亲洽,待人接物既不远也不近,既不冷也不热,恰好是玫瑰花的一刺之距。探春善于做人,但她不是柔滑的老好人,她也有锋芒但长于掩饰,这一切都源于她内心的焦虑不安。

一,身份的尴尬

探春是庶出,身份自然矮了一等,身为女子,无形中又矮了一分,但是她不认命也不甘心。她愿意亲近家中的长辈,她们是她身份的维护者,对待贾母和王夫人,她小心翼翼地侍奉着,她的原则是敬而远之。

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自家的三个女孩,只去了探春一处,大家都听得出弦外之音,我的这三丫头却好。一行人离了潇湘馆,正待坐船向紫菱洲走来,婆子们捧着早饭候着。凤姐问王夫人摆在哪里,王夫人请贾母定夺,贾母说你三妹妹那里就好。明明可以直接去迎春的住处,偏绕路去了秋爽斋。吃过饭,听见鼓乐之声,贾母提议在藕香榭的水亭子里借着水音听琴吃酒,对惜春的屋子也是过而不入。贾母笑说她们姊妹不喜欢人来坐着,怕弄脏屋子。探春笑平日里求着老太太姨太太来坐都不能。她的自嘲有意无意化解了贾母的困窘,贾母年高之人,精力脚力有限,平日去园子也是一两处就出来,这一两处也不外乎黛玉和宝玉住所,她的一举一动都要被人猜忌孰亲孰远,这次去秋爽斋,不过是探春平日里苦苦哀求才来的,免得其他人多疑。

她自觉将王夫人视为母亲,王子腾才是她的舅舅,急王夫人之所急,解王夫人之所忧。贾赦想讨鸳鸯为妾,贾母一时气急,不分青红皂白沾带着王夫人说了几句。李纨怕惹事上身,招了招手让姑娘们出去。李纨是王夫人正儿八经的大儿媳,不仅一声不吭而且能躲就躲,怎么不让王夫人心寒,反而丈夫贾政小妾之女能为自己挺身而出,大胆指出一家之长贾母的不当之辞,随后贾母还委托宝玉给自己道歉,脸面上也有了光辉,此情此景,王夫人心下应该是非常感激探春的。

王夫人委托探春管家,探春不辱使命,事事以贾母王夫人旧例为先,绝不僭越。林之孝家的要赶人出去,她一边下棋一边问,有没有回过二奶奶大奶奶,办事的程序上不肯有一点疏漏。赵姨娘的兄弟死了,她从贾母屋里的姨奶奶的例子细细问起,省内如何,省外如何,王熙凤知道她心细,又怕她为难,特意遣了平儿来和稀泥。她勃然大怒,要做好人你们去做,我只按上面的规矩,怕到时见了太太大家都不好回话。

王夫人下令抄检大观园,探春打开大门秉烛而待。她心里着实叫苦,开始自杀自灭起来,但是她还是遵从命令,主动配合。王善保家的挑战了她的权威,她忍无可忍打了对方一巴掌。她压住怒火,可以翻我身上查赃,但是奴才不能翻我衣裳。我会回明老太太和太太,如果她们让我和大娘道歉,我也会道歉。王善保家的触动了探春自尊自重最敏感之处,她是小姐,哪怕是庶出的小姐也是主子,眼高过顶有人撑腰的奴才还是奴才。探春有理有据义正言辞,整件事无可挑剔。

赵姨娘苦于自己侍妾的身份,但有两个孩子在手,比周姨娘强多了,也时不时闹腾一下,用现在的话说,刷一刷存在感。赵姨娘虽然是半个主子,和探春一样,但是探春行得端走得正,用主子的身份约束自己和下人,赵姨娘却总是一些阴微鄙陋的见识,对待自己和对待下人两重标准,自然不能让人信服。贾环和莺儿玩儿输了两个钱,贾环是主子,她却骂贾环自己去犯贱,贾环拿了芳官的茉莉粉当成蔷薇硝给彩云,赵姨娘骂了贾环又去打芳官,她估摸着去招惹宝钗的丫环,要不看僧面看佛面,一个小戏子还能怎样,结果最后自己丑态百出,连带着下人又想起探春是庶出的,她的生母愚不可及,看探春的笑话。

二,志气里的孤独

探春与平辈之间是不亲不疏。众人都像凤凰蛋似得捧着宝玉,她和宝玉同出一父,却也看不出过分的热情。林黛玉初进贾府,贾宝玉送她个字“颦”,还引经据典说了一大通,探春说那是你杜撰的典故吧,嘲讽他不读正经书,喜欢无中生有,贾宝玉只好辩解说古书也有杜撰的。贾宝玉出府给探春带了些新鲜玩意,探春特意为他做了双鞋表示感谢。贾宝玉有次在家里闲得发慌园子里乱逛,碰见探春和李玟李琦等人在一起钓鱼嬉戏,他说你们会乐,也不叫上我,探春笑以为你出门去了,可见探春很少特意去找宝玉,她爱和谁玩就和谁玩,不管什么正的庶的。

探春说如果我是个男子,早就出去立一番事业。而家里的哥哥弟弟,贾宝玉无心仕途,整天不务正业离经叛道,贾环阴险计较,气量狭小;家里的姐姐妹妹,迎春胆小,探春想帮她出头,反而被她的歪理气得哭笑不得,惜春那儿,探春除了偶尔会去看看画,两人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宝钗黛玉都是客中,自家有事也不好去麻烦。大嫂子形同槁木,满府只有一个二嫂子在筹划,整天四处抓银子疲于应付。贾府出得多进得少,一有机会,探春殚精竭虑维护家族的运转,节源开流。

为了让岫烟不至于太寒碜,她送了一个玉佩给她,为了让大家有个展才的乐趣,她组织了个诗社,虽然自己诗才平平,她想让大观园里至少从外表看上去一团和气。

三,苦心孤独

探春对下人是一视同仁。她深谙奴才们的生存之道,少不了仗势欺人,强凌弱,大欺小。在抄检大观园时,她对自己房内的丫环信任关照有加。她的话掷地有声,我的丫头是贼,我是第一个窝主,她们偷的东西都放在我这儿,可以翻检我的包袱,不能随意翻丫环们的。相比之下,惜春不仅不保无辜的入画,反而让尤氏或打或杀或卖随便处置。探春对跟随自己的丫环难得的温暖有爱,自然丫环对她知无不言。有丫头告诉她是谁挑唆的赵姨娘,消息确信无疑,但她不肯当真,尽量小事化无,否则自己替赵姨娘出了气,但是又要牵涉多少人和事出来。

探春偶尔想吃个例牌之外的菜,多多拿钱给柳嫂子,柳嫂子过意不去,她反而安慰她,平日里叨登的人不少,就当填了这些空缺。

她知道平日里管家的一等奴才还会盘剥更底层的下人,在园子里分工包干时,她和宝钗一起减轻了底层的压力,又激发了她们的劳动热情。下人感激不尽,姑娘们这么疼顾我们。可是利益当道,有些视财如命的奴仆反倒惹出更多口角来,浪费探春的一番苦心。

探春识文断字,精明才高,离了风雨飘摇的贾府,也许是一桩幸事,不必循蹈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的覆辙。87版的电视剧《红楼梦》增加了几个细节,一是探春出嫁前,在房里把诗社诸人写的诗都统统整理带走,二是上船前,她终于叫了赵姨娘一声娘。她的委屈她的孤独她的隐忍,犹如东去的江水,犹如断线的风筝,无人会意。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