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惜春给人的印象是孤僻性格,口冷心冷,连探春都说她孤介太过。抄检大观园那次,她这“冷”给人印象最为深刻。贴身丫头入画被查出藏有一大包金子银子,还有男人用的东西,经查问知道是她哥哥的,凤姐便欲宽恕,惜春却不同意。面对入画的苦苦哀求,惜春始终无动于衷,只想撇清关系把她撵走。一向心慈面软的尤氏也说她是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

惜春的表现确实够狠心,可这是为什么呢?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孩子为什么会这么样冷?

人之初,性本善。对于爱也是一样的,每个人乍来到世上都有爱的能力,尤其是女性。只是前提是必须先得到爱,先被爱,才会爱人。

纵观整个贾府惜春是年龄最小的,对于这个早早没了母亲的小姑娘,谁给予过她关爱呢?

母亲早亡,父亲贾敬整天忙着修仙炼道,对包括惜春在内家里的所有事情都全不在意。整部红楼梦,没有一处写到惜春和她父亲的交集。

剩下的至亲就是哥哥了。在那个长兄如父长嫂如母的时代,如果兄嫂能承担起爱护妹妹的责任惜春也应该得到很大的安慰,就如史湘云说的,如果有宝钗那样一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没妨碍,然而并没有。

惜春的长兄贾珍整天自顾自玩得不亦乐乎,心里几乎不曾有过惜春这个妹妹。嫂子尤氏和惜春的接触也是屈指可数,抄检大观园时更是因为惜春提到了宁国府的痛点,伤了自己的脸面,和惜春据理力争分毫不让:一会儿讽刺惜春是状元榜眼探花一会儿说她是大和尚,全然不顾这对一个闺阁少女的不良影响,更不去体谅惜春小小年纪经历抄检大观园之后心里的惶恐。

惜春对尤氏的一句告白“我不了然,便舍不得入画了”,也可见她不是不懂得这些人之常情,所谓的“了然”只是挣扎到最后无奈的行为罢了。很显然尤氏这个长嫂是不会去理会贾府四小姐这些心事的,对于惜春,尤氏别说爱包容都谈不上。

宁荣二府唯一能给惜春一丝亲关爱的亲人就是贾母了,可是贾母要管的人太多了,宝玉,黛玉,湘云……

在贾母最疼爱的所有晚辈里,惜春恐怕是最末一个了。刘姥姥进大观园之后贾母让惜春作画,提了一堆要求,还要质量,要速度。不难看出惜春是有压力的。如果是宝玉,黛玉贾母肯定舍不得吧。即便舍得,他二人如果不想画随便撒个娇就解决了。惜春没有撒娇。因为没有资本。在热闹的大观园里,她好不容易有了点儿存在感怎么舍得浪费呢?

没有亲情,如果能有一份珍贵的友情或许也可以排遣心中的苦闷,很遗憾,惜春也没有。友情首先是需要共同语言的,生于末世,惜春需要面对的不仅是日渐落寞的家族,还有和其他姊妹的年龄差距,其他人之间的年龄差距最多不超过一两岁,有的只差几个月,独有她是最小的。宝黛促膝谈心时,黛湘月下联诗时,惜春还只是个孩子。生得晚不是她的错,可是却无形中减少了她和姊妹促膝谈心的机会。

其实惜春的佛性早有萌芽,周瑞家的送宫花一回,惜春提到了要出家当姑子去,当时只当是个玩笑,现在看来只是年纪小没有意识到。有出家的想法,只是这个长期没人理的小孩子本心使然。然而人总会长大,渐渐地,当初形容尚小的惜春长大了,长大了就更需要情感上的寄托。不再是笑得肚子疼时,奶母给揉揉肠子就能解决的事情。

人,之所以谓人,是在吃饱穿暖之后还需要有情感,单有锦衣玉食是不够的,还需要被爱。

黛玉有贾母的关爱,宝钗有薛姨妈,探春亲生母亲兄弟虽然都不争气,可就算吵闹也有个可以宣泄情绪的地方,最怕的就是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人在意。宝钗在薛姨妈怀里撒娇刺痛了没娘的黛玉。惜春呢,贾母每每一口一个“心肝儿”的喊着宝玉,放鞭炮时贾母因黛玉禀气虚弱不禁劈拍之声搂着黛玉。王夫人搂着宝玉, 惜春看在眼里是怎样的感觉,不是只有黛玉有一颗敏感的玻璃心,哪一个闺阁中的少女不是敏感的呢?她也是弱小的,可没人担心她是不是害怕鞭炮声,也没在她站在灯下会不会有灰迷了眼睛。她羡慕,伤心,失落……之后又能怎样,还是没人在乎,像空气一样。

既然期盼不到,就让自己变得不再需要。没人在乎我,我就不在乎别人。世人对我冷,我便更冷,竖起坚硬的外壳,将自己隔绝起来。这样是不是就不会难受了。所谓的面冷心冷,不过是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姑娘在体味过无数次孤独受伤之后的自我保护罢了。

惜春,大观园里最需要怜惜也最缺少怜惜的人,不是不想爱只是从未得到过又如何给予呢?

电视剧里最后一集刘姥姥看见惜春时那个眼神令人难忘,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噙满泪水,是因为贾府的败亡,还是因为痛惜这位昔日的贾家四小姐?不知道历尽沧桑的刘姥姥能否懂得惜春心里的苦。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