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黛之争,争来争去,更多的时候,都只是读者们各自的喜好,在一定程度上,自是无法真正代表着她们各自的优秀。因此,要说谁更优秀,谁更受欢迎,我们又为何不看看书中人的意见如何,去了解一下她俩的朋友圈呢?

首先看黛玉,她的朋友又有谁呢?她身边的人欢不欢迎她呢?

第一个当就是贾宝玉莫属了。自从见了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的眷烟眉,一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还有她那“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的身姿,及其那“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灵秀,贾宝玉就认定了他的一生只会真正爱这个女孩吧。

她俩的初见,只不过是久别重逢,彼此之间早已有着无比的熟悉感。宝玉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林黛玉没有说话,但心里觉得好生奇怪,看宝玉也像是在哪里见过的一般,宝玉的面容,让她眼熟得不敢相信。更主要的是她俩性情上的相通,彼此都将对方当个知己。黛玉会为宝玉的两块旧手帕垂泪到天明,宝玉会为黛玉的诗歌暗自潸然,更会为黛玉痴傻到不省人事。

王熙凤,是嫂子,更如黛玉的亲姐姐一般,她无时无刻不为黛玉着想。她最想的,就是黛玉能够嫁给宝玉,做荣国府的媳妇,一起共事。那样,王熙凤缠着黛玉为她做事,帮她算账,也就更方便了。黛玉每每也乐得与王熙凤玩笑,王熙凤有求,她必应。宝玉黛玉闹别扭,王熙凤大抵也是第一个劝和的人,宝黛和好了,她立马就会变得无比高兴,宝钗讽刺宝黛爱情,王熙凤果断帮腔,说有人吃了生姜。

紫鹃,一片真心为姑娘,她虽是奴才,也自是不必怀疑她也是黛玉最好的朋友之一。王熙凤如果是大姐,有自己的事要忙,那么紫鹃就是黛玉最贴心的二姐了。冬天,黛玉出一趟门,紫鹃都不忘打发人赶紧送个手炉去。黛玉有什么心思,黛玉的口是心非,紫鹃都早已摸透。当然,这一切也当是因为黛玉真心待紫鹃,早已把紫鹃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平常有的是相亲相爱,坦承相待。也或许是与心肠慈软的黛玉生活在一起,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喜欢她,帮助她,不给她惹麻烦。大观园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潇湘馆里却没有发生过一起不良事件,可见大家对黛玉的拥护了。反观薛宝钗的婆子,送个燕窝都不忘去聚个赌局,下一注比个大小。

探春,也当是林黛玉的一位了不起的挚友。探春起诗社,最先知会的是宝玉,但是她最看重的当是黛玉的诗才。因此,海棠诗社上,黛玉主动为探春出谋划策,办好诗社。在确立各自的诗号上,她俩彼此打趣着,显得十分亲热,自是羡煞旁人吧。后来,宝钗为惜春罗列画画用具,黛玉听了,觉得十分有趣,也是拉着探春开起了宝钗的玩笑,说宝钗自己的嫁妆单子都开出来。由此,也可见其二人非常之亲密。

香菱,是后来追慕黛玉来的,她是黛玉的粉丝,是黛玉的学生,也是黛玉的朋友。她俩同命相怜,却不同命相悲,而是彼此照应,让生活变得更加有乐趣,更加的富有诗意。别人说黛玉小性儿,但是香菱却独独喜欢黛玉,舍近求远,让黛玉教她写诗,而她俩相处又十分好,外面的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黛玉呢,在宝钗看不起香菱的情况下,主动呵护好香菱的一颗诗心,呵护香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实属具有悲悯之心。黛玉的作为,立马就让宝玉对香菱产生了巨大的改观,使得宝玉再也不认为香菱只是一个俗女子。真是可惜了香菱没有托生在黛玉身边。

宝琴,这个新来的人物,丢着自家姐妹宝钗不认,一下子就跟黛玉亲近了起来。她一眼就认出黛玉是个出众的。黛玉也友好相待,二人之间以姐妹相称呼。她平常也只跟黛玉往来,其与黛玉新建立的起来的情谊,也是一些没有朋友的人十分羡慕的吧。

后来,大家都纷纷到黛玉的潇湘馆相聚,聊天,讲故事,品读诗歌,这个时候,是不是说,黛玉的朋友已经遍布贾府了,大家都真心认可了黛玉呢?因此,黛玉的朋友数目当是一时间不可估计的了。

再看宝钗,她的朋友又有谁,又是否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呢?

她欣赏袭人,袭人也欣赏她,但是她会把袭人当作闺蜜好友么?显而易见,宝钗内心将尊卑看得分明,绝对不会那么待见袭人。她待袭人好,顶多只是一时的看重与利用。

再看史湘云,都跟宝钗在一个房子里住了,她俩又能算朋友吗?我想,只要还记得史湘云抱怨薛宝钗可恨的那件事,就一定不会认为薛宝钗真心把史湘云当成朋友。她那么决绝地抛弃史湘云不说,史湘云那么样地讽刺挖苦林黛玉,她也不曾劝一句,任随“朋友”往火坑里跳,实则其心可诛。

探春就更不是宝钗的朋友了。宝钗走的时候,探春说亲戚好,也不用死住着,真是对薛宝钗没有一丁点的感情。直接让薛宝钗不好意思继续回来住。宝钗参与荣国府管家,不伦不类,也当是探春瞧不起的。更何况宝钗管理的项目上,乱象丛生。

宝琴不待见她,她也吃宝琴的醋,她俩的关系,自是也不必说。至于香菱莺儿等,还有那些夸她好的奴才,就更不是能算是她的朋友了。薛宝钗一直都只不过是一个孤家寡人,并且逐渐地失去所有的人喜欢。最终,金簪雪里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悲剧了。

黛玉的朋友那么多,而且越来越受到欢迎,宝钗在人际交往中,落得个如此悲催的下场,她俩谁更优秀,是不是就一目了然,不言而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