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玉山

《红楼梦》第九回里详细记述了发生在贾家族塾的一起学生斗殴事件。据查,该事件发生于正常的校园范围之内、教学时间之内,所以它不仅仅是一起学生违纪事件,而且是一件严重的教学事故,应该全面调查,全面检讨。

一,事件经过

事件由学生金荣指控学生秦钟、香怜关系不正常而起。秦、香在后院私谈,遭到金荣嘲讽、威胁。秦、香向自习辅导教员贾瑞投诉,没有得到妥善处理。金荣进而指控二人有不正常的性取向行为。贾蔷遂唆使贾宝玉的小厮茗烟为秦钟出头,指骂金荣,引起肢体冲突。在场大部分学生先后参与其中,升级为群体斗殴事件。后贾宝玉的仆从李贵等人劝止斗殴,贾宝玉提出控告金荣的威胁,由贾瑞主持,金荣向秦钟等人道歉。

二,当事人与责任关系

1,直接责任人

金荣、茗烟、秦钟。

金荣一则因失宠于薛蟠而迁怒,二则对香怜、玉爱早“有窃慕之意”,所以抓住秦钟、香怜现行,要求“先得让我抽个头儿”。之后又公然嘲讽,使事态升级。查金荣係贾府旁亲,靠亲戚脸面寄读贾家族塾,却毫不珍惜学习机会,平日每与薛蟠厮混,惹是生非,表现一贯恶劣,此次事故更是他一人挑起,应承担主要责任。

茗烟本与此事无关,但因受贾蔷教唆,为维护主子的密友,悍然挑动斗殴,大打出手,并呼喊另外三个小厮助拳,使斗殴发展为群殴。查茗烟恶疾斑斑,是“无故就要欺压人的”,此次事故中,因此奴的恶劣作用,使口角升级为斗殴,由斗殴升级为群殴。他和金荣同样应负主要责任。

秦钟虽未参与斗殴,但其作风不正派,在同学之间联结不健康的关系,正是引发此次事故的根本原因。事发当天,秦钟与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儿,二人假装出小恭,走至后院说梯己话”,说什么,“家里的大人可管你交朋友不管?”正正当当交朋友,有什么管不管的?言行极不正当,满是淫邪之气。秦钟就是惹事的根苗,不折不扣的祸水。家里花了钱,姐姐卖了脸,才得以寄读,心思却全用在歪门邪道上。虽然受伤,也不能免除责任。

2,间接关系人

薛蟠、贾蔷、贾瑞、贾宝玉等。

薛蟠虽不在场,却是事件的枢纽。一切矛盾因他而起。“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爱东,明日爱西,近来又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又丢开一边。就连金荣亦是当日的好朋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弃了金荣。近日连香、玉亦已见弃。故贾瑞也无了提携帮衬之人,不说薛蟠得新弃旧,只怨香,玉二人不在薛蟠前提携帮补他,因此贾瑞金荣等一干人,也正在醋妒他两个。”薛蟠造成学生间不正当的行为和相互矛盾,是败坏学校风气的主要因素。

贾蔷品行不端,是“斗鸡走狗,赏花玩柳”之徒,在这一事件里起到的作用非常恶劣。他教唆茗烟,使事态恶化,自己却借故溜走。贾蔷实比参加斗殴的人员更加可恶。

贾宝玉,看着好基友受欺负,不敢出头,放纵恶奴斗殴,自己却缩在一边,斗殴被劝止后,才硬气起来,要去告状,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怂包。

3,其他相关人员

大部分学生参与了斗殴。“众顽童也有趁势帮着打太平拳助乐的,也有胆小藏在一边的,也有直立在桌上拍着手儿乱笑,喝着声儿叫打的。”都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

但是,有一位学生自始至终遵纪守法,洁身自好,他是贾兰,係贾珠之子,贾宝玉的侄子。贾菌抓起砚砖来要参与斗殴时,“贾兰是个省事的,忙按住砚,极口劝道: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虽然没有劝住贾菌,但是他管住自己了。

整个族塾里,没动手也没起哄的,只有贾兰。应该大张旗鼓地予以表扬。

我们注意到,事后有一种很不健康的舆论,说贾兰冷漠,不帮自家人。这是多么糊涂的观点,自律自爱怎么还不对了呢?贾兰自幼失怙,却志存高远,深沉稳重,从不参与各种烂污之事,颇有成才的气象。

三,暴露的问题

1,贾家族塾组织关系不明,办学不正规,导致管理混乱。

其一,学校主管部门不明,管理缺位。该塾肯定不属于公办学校,既不由官方主办,也不占用社会资源,更不接受教育主管部门领导,完全是一个独立王国。世家大族以公款创办族塾,以惠本族子弟,亦是惯例,但是,贾府族塾很不正规,无人主管。荣宁二府,没有统管家族事务的家长与机构,宁国府贾敬不问俗务,贾珍胡天胡帝;荣国府贾赦是老浪荡子,贾政只知与一帮清客整日胡吣,整个贾家对于教育大业漠不关心。事实上,族塾处于管理真空。贾家原出于武勋,试图向举业求突破,却流于空谈,举族无人抓教育,家族大业堪忧。

其二,供给无定规,办学资金、教师工资得不到保障,导致各种灰色行为。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后向王熙凤托梦,谈家族弊病,说,“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指出了贾家族塾没有得到资金支持。所以收费混乱,招生混乱。秦钟、薛蟠、金荣俱为插班寄读学生,但有的收费,有的未收费。秦钟原在家学习,“因去岁业师亡故,未暇延请高明之士”,“说不得东拼西凑的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亲自带了秦钟,来代儒家拜见了”。薛蟠的贽见礼应该远大过这个数目。而金荣原是贾家旁亲,他的姑父贾璜是贾府玉字辈的嫡派子孙,但早就分家另过。金荣沾光上学,本就图个免费,所以他并没有交费。可知这个贽见礼既非法定,亦非常规,贾代儒有乱收费之嫌。这也是校风不正、纪律松弛的一个原因。

其三,师资配备不到位,存在教师脱岗、由不具备相应资格的人员管理课堂等现象。整个学校只有贾代儒一名教师,显然不足以完成教育教学工作。而且,贾代儒虽然“乃当今之老儒”,但是欠缺敬业精神专业态度,动辄因个人事务而缺岗。事发当日,即是“可巧这日代儒有事,早已回家去了,只留下一句七言对联,命学生对了,明日再来上书,将学中之事,又命贾瑞暂且管理”。而贾瑞学识、品行皆不足以胜任,无法有效组织自习,维持纪律。贾代儒工作时间不在岗,对此次事故应负主要教育责任。

2,学风糜烂,同性性行为普遍存在。

族塾内学风建设颓败,大部分学生无心学习,作风糜烂。

金荣上学就是为了勾搭土豪,据其寡母所言,“不是因你在那里念书,你就认得什么薛大爷了?那薛大爷一年不给不给,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七八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刘姥姥说过,二十两银子就够庄户人家一年的用度。事实上薛蟠差不多全包了金荣家的生活费用。这个关系很不正常,远远超出同窗情谊。薛蟠花这个钱,所图何来,不问可知。

薛蟠来上学的动机原本就很下作,“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据查,他先后与贾瑞、金荣;香怜、玉爱,及其他学生有过同性关系。

贾宝玉虽是族内子弟,以前另有业师,并不在塾内读书,他来上学,完全是为了秦钟,两人关系也不正常。一入学,又对香怜、玉爱有想法,“因知系薛蟠相知,故未敢轻举妄动”。事发当日,秦钟、香怜又有不端言行。

性教育缺失,管理粗疏,导致同性性行为泛滥,是贾家族塾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行为,不是可以马虎的小事,而是刑事重罪。《大清律例》有明文:“恶徒伙众将良人子弟抢去强行鸡奸者,无论曾否杀人,仍照光棍例,为首者拟斩立决,为从若同奸者俱拟绞监候……如和同鸡奸者,照军民相奸例,枷号一个月,杖一百……”“和同”,即相互情愿,纵使是相互情愿的,也在严酷打击之列,不要以为“枷号一个月,杖一百”比死刑要轻多少,事实上绝大部分人是挺不过这种刑罚的。

一个学校里,这样大面积的发生刑事罪案,实在骇人听闻。一旦官究,是不得了的事情。

四,处理意见

鉴于作为“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的贾家,其家族学校竟然发生这样严重的教学事故,性质之恶劣、风气之败坏,造成无法挽回的社会影响,为严肃学风,端正纪律,以儆效尤,我们建议——还是算了吧,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了。

哪个能得罪得起呢?你没看金荣姑妈刚想乍乍毛,一听尤氏叹两口气就给吓尿了吗?再说了,在那个谁都不干净的环境里,你还能指望什么?教师无心教育,学子热衷鬼混,整个族类气息奄奄,朝不虑夕。糜烂的就让他糜烂吧,腐朽的就让他腐朽吧,反正,这个家族快完蛋了,这个时代应该结束了。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