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衔玉而生的贵公子,荣国府贾老爹的嫡子。小说里提到贾政有三子二女,贾珠、贾元春、贾宝玉、贾探春、贾环,唯贾宝玉按神话故事人物来描绘出场。第一回,甄士隐梦见一僧一道,交代清楚贾宝玉的前世,仍离恨天赤瑕宫内的神瑛使者。贾宝玉是块石头,因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娲皇氏只单单剩下了一块未用。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石头凡心已炽,求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到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受享几年。那僧便念咒书符,将一块大石,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贾宝玉摔玉,老太君责骂。袭人、王熙凤拿起藏于枕下。贾宝玉与薛宝钗的金玉良缘。袭人取下贾宝玉的通灵宝玉项圈,在家人面前炫耀。俱是幻笔,神话写法,蒙骗世人。

金陵十二钗的秦可卿,是《红楼梦》一书中风流逸事的点睛人物,更是贾母最放心的人,一个扒灰的媳妇,乃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且看秦或卿的判词: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贾家的风流逸事绝不止书里写明的那些。在第一回里,甄士隐梦幻识通灵时,曾偷听到一僧一道的谈话内容。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这蠢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蠢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那道人道:“原来近日风流冤孽又将造劫历世去不成?但不知落于何方何处?”。那僧提到,贾宝玉的投胎入世是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那道人道,原来风流冤孽有了投胎转世的去处了。一僧一道明确言明,贾宝玉因风流冤孽而生,就像贾政骂贾宝玉是孽障一样,也许正因贾政怀疑贾宝玉出身有疑,才遭至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也才符合秦可卿梦曲唱到:“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实在宁,宿孽总因情!”

贾宝玉是风流冤孽的孽障,出身有疑,绝非空穴来风。告密者正是小说第一回与甄士隐一同现身的贾雨村。

引发议论贾宝玉出身有疑的事件,是恋风流闹学堂事件。我曾在《<红楼梦>中的贾政砚台之谜》一文中卖过关子,说:“其实,《红楼梦》任何一回一节都隐藏大量的深刻故事,其喻义极深,如闹学堂究竟起了什么嫌疑,书中并未明示,红学们也没给出一个象样的解释,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嫌疑,下次给诸红友解析,光小盆友打闹一番完事,红楼梦也不会成为古代小说巅峰之作。”曹雪芹编纂小说第九回的回目是“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闹学堂起嫌疑起什么嫌疑?历来无人追究,其实曹雪芹从回目中明确透露,因闹学堂事件,有人怀疑贾宝玉与秦钟是同胞兄弟,秦可卿心思缜密,最怕人家说闲话。在第十回,金寡妇兴师问罪秦可卿那节,尤氏向金寡妇谈及秦可卿的病源:“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都告诉了他姐姐。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

难道秦可卿思虑出来的心病,是弟弟秦钟与香怜贴“烧饼”拉拉事件,金荣同学说,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一对一肏,撅草根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其实《红楼梦》里拉拉现象极其普遍,薛蟠、秦钟、贾琏、贾宝玉、贾芹、香怜、玉爱、冯渊、藕官、菂官、蕊官等都有拉拉现象。秦钟与香怜拉拉现象,完全可以在秦可卿等人的干预下,戛然而止。不至造成秦可卿一病,思虑过多至死。尤氏与金寡妇谈及的“里头有些不干不净的话”,不指秦钟与香怜贴烧饼问题,应是秦钟与贾宝玉相貌太像了,怀疑他们是同胎所生。如果贾宝玉与秦钟是双胞胎,秦可卿是关链度最紧密的一环,假如要查根问底,秦可卿首当其冲,罪责难逃,难保这不是秦可卿的病因,也是秦可卿的死因。

贾宝玉与秦钟可能是双胞胎吗?关键点:在俩人年龄一样相貌极像。

在第七回,秦钟露面时,写道: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巧些,清眉秀目,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糊的向凤姐作揖问好。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贾宝玉也是女儿之态,在龄官画蔷时和宝琴披凫靥裘遥等宝玉时,各有精彩描写。

第三十六回,被龄官误认为那个姐姐在提醒雨淋了。那女孩子听说倒唬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花外一个人叫他不要写了,下大雨了。一则宝玉脸面俊秀,二则花叶繁茂,上下俱被枝叶隐住,刚露着半边脸,那女孩子只当是个丫头,再不想是宝玉,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 ”

第五十回,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众人都笑道:“少了两个人,他却在这里等着,也弄梅花去了。”贾母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像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一语未了,只见宝琴背后转出一个披大红猩毡的人来。贾母道:“那又是那个女孩儿?”众人笑道:“我们都在这里,那是宝玉。”贾母笑道:“我的眼越发花了。”说话之间,来至跟前,可不是宝玉和宝琴。

贾宝玉与秦钟一样的年纪,在第九回闹学堂时写明。宝玉又特向秦钟悄说道:“咱们两个人一样的年纪,况又是同窗,以后不必论叔侄,只论弟兄朋友就是了。”

假如贾宝玉与秦钟真是一对双胞胎,那么谁大谁小?其实,书里也有交代,在秦钟没有露面时,谁大谁小已经明了。第五回,在秦可卿安置贾宝玉午睡时,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从秦钟比贾宝玉高些,基本可以推断秦钟是老大,贾宝玉是老二,也合了书里宝二爷这个称呼。还有秦钟表字鲸卿,鲸是大海中最大的鱼。而在第七十回,放风筝那节,赖大娘送给贾宝玉的大鱼风筝,被晴雯放了,林大娘刚送来的美人风筝放不起来,暗含贾宝玉是大鱼。足可证明秦钟大,贾宝玉小。

在第二十八回,冯紫英宴请贾宝玉、薛蟠表兄弟和蒋玉菡时,通过唱新鲜曲儿,提及双胞胎妈妈的命运流离。下该冯紫英,说道: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女儿乐,私向花园掏蟋蟀;女儿悲,儿夫染病在垂危;女儿愁,大风吹倒梳妆楼。曲解新鲜曲儿,双胞胎妈除了头胎生了一对双胞胎,至少还生育其他孩子,不然曲里设置的头胎一词是废话,命中注定的“喜、乐、悲、愁”,特别是大风吹倒梳妆楼,表明双胞胎妈人生旅途,大起大落坎坷无常,以“鸡声茅店月”完令,正是此意。再分析《红楼梦》第九回,回目中起嫌疑顽童闹学堂,秦钟、贾宝玉、金荣、铭烟一班顽童因闹学堂后,私下散布起怀疑贾宝玉、秦钟是一对双胞胎的流言,这在贾府可是大事情。贾政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儿子,这流言传到贾政耳朵里,你想,贾政会怎么想?采取什么断然措施,还不大风吹倒梳妆楼,读者朋友请注意,是吹倒梳妆楼,不是吹倒梳妆台,绝对是大风浪、大风波、大起伏。

说到秦钟,不得不提及老祖宗贾母对秦钟的态度。第八回,宝玉见到秦钟后,回到荣国府后,第一件事便是回明贾母,秦钟要上家塾之事,凤姐又在一傍帮腔,说:“过日他还来拜老祖宗”等语。贾母见到秦钟时,便留茶留饭,又命人带去见王夫人等,又与了一个荷包,并一个金魁星。又嘱咐他道:“你家住的远,一时寒热、饥饱不便,只管住在我这里了,不必限定了。”这是什么待遇?初次见面,你看贾母与秦钟何其亲热,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贾母对待宦囊羞涩秦业儿子秦钟特别钟爱,享受着与贾宝玉可比肩的同等待遇,其中必有蹊跷。贾母对秦钟的亲热程度,超出了读者的想象,但在书中贾宝玉、秦可卿、王熙凤看来,却很正常,里面必大有文章。到第九回,贾宝玉上学堂时,宝玉是到贾母处与秦钟会合,秦钟已早来候着了,贾母正和他说话儿呢,再一同去宁国府学堂上学。

秦钟的父亲秦业,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秦钟是个孽种。来历值得推敲。况且秦钟出场时,有脂批“未嫁时名玉,来时本姓秦”,贾宝玉来时应姓秦,反过来秦钟应姓贾。秦仍中国历史上天下第一姓,贾是《红楼梦》四大家族第一姓,殊道同源,一分为二,反过来便是合二为一。

秦钟在老祖宗处,出入自由,惬意无比。在第十五回,王熙凤带队等出城到铁槛寺送殡,独王熙凤带贾宝玉、秦钟到水月庵下榻,书里,贾宝玉提及秦钟与智能的关系,反证秦钟在贾母处的待遇胜过贾家公子哥。且说秦钟,宝玉二人正在殿上顽耍,因见智能过来,宝玉笑道:“能儿来了。”秦钟道:“理那东西作什么?”宝玉笑道:“你别弄鬼,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一个人没有,你搂着他作什么?这会子还哄我。”在这里,秦钟说理那个东西作什么?贾宝玉晨暮在贾母处请安走动,对他们的关系知根知底,贾宝玉还是个捉奸的高手。后面提到:谁想秦钟趁黑无人,来寻智能。刚至后面房中,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智能急的跺脚说:“这算什么!再这么我就叫唤。”秦钟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儿再不依,我就死在这里。”智能道:“你想怎样?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秦钟道:“这也容易,只是远水救不得近渴。”说着,一口吹了灯,满屋漆黑,将智能抱到炕上,就云雨起来。那智能百般的挣挫不起,又不好叫的,少不得依他了。跟花袭人反拗不过宝玉一模一样。正在得趣,只见一人进来,将他二人按住,也不则声。二人不知是谁,唬的不敢动一动。只听那人嗤的一声,掌不住笑了,二人听声方知是宝玉。

智能进水月庵之前,是老太太身边的小丫头,而且与贾宝玉没有任何感情纠葛,正像龄官看中蔷哥而弃其他公子哥于不顾一样,各人有各人的眼泪,智能与秦钟秋波暗送,你情我愿,智能还是老太太身边的丫头时,他们就搭上了手,没有逃过情感公子贾宝玉的火眼金睛。我们知道智能是庵里的法号,智能在老太太身边时,叫什么名字?

在贾母身边待过的丫头很多,袭人、晴雯、紫娟、珍珠……。

在四十七回,贾母提到,嫁到你们贾家五十四年了,什么风浪没有见过,身边服侍的丫头换了一茬又一茬。贾家有规柜,丫头年龄大了以后要拉出去配小子,不可能在主子身边做一辈子老姑娘,小小年纪尽心尽职,为的是挣个好婆家。有一回提到,林之孝向贾琏汇报,今年有十八个丫头到了外嫁年龄,已排好方案,请贾琏定夺。袭人、晴雯、媚人、彩霞、佳蕙、坠儿 、四儿、柳五儿、良儿……,都为嫁个好郎君。贾母到第四十七回时,嫁入贾家连头带尾五十四年,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也经了些。按十年1批人,一批按8人计,算5批好了,服侍过贾母的丫头至少40人。而智能必是其中1名丫头。这里有必要提一笔妙玉,妙玉如鸳鸯,必是贾母身边,前任行事周全的贴身丫头。

按脂砚斋提到《红楼梦》草蛇灰线的创作手法,智能在贾母身边时应是鸳鸯,只有鸳鸯在第四十七回中绞过青丝,抗婚出家为尼。书里,王熙凤、平儿、袭人都知道鸳鸯心有所属,贾赦威胁鸳鸯:“叫他细想,凭他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伏了他!”鸳鸯当着老太太的面,拿出藏在袖中的一把剪子,一面说着,一面左手打开头发,右手便铰。其实,贾赦会错意了,鸳鸯恋着的既不是宝玉,也不是贾琏,此人便是秦钟,秦钟在老太太房内抱着亲嘴的丫头,必是鸳鸯无疑。

水月寺,也叫馒头庵。顾名思义,关押犯了风流艳事人员的场所。不然,为什么说水月庵的馒头蒸得好,每个女性都有两只馒头,馒头蒸得好,正是风流艳事的代名词。鸳鸯犯了风流艳事进了水月庵,法号叫智能。

提到一人可二名,不得不提及《红楼梦》一书的创作手法。大批红学家依林黛玉进贾府,顺着章节,6岁、7岁……15岁,一路编排林黛玉在贾府的生活轨迹,解读戏中人生。顺着这条思路,好像黛玉、宝玉永远长不大,多次陷入死胡同。多次研读《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后,思维豁然开朗。

在甲戌本中,书中的第一回,脂砚斋就明确地批出了曹雪芹众多的写作手法。原批: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刳剖,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

其中的“画家三皴染”、“回风舞雪”、“横云断岭”、“草蛇灰线”等创作手法,明确告诉我们《红楼梦》是一部顺序、插序、倒序并用的小说,不然柳湘莲怎么“回风舞雪”,所谓“回风舞雪”是指某个故事,仅用当回笔墨描不透点不明人物故事主题,还需借助其他章节再予以点化击破的创作方法。

“横云断岭”法,即突然起风云,同一回中,在设计一个故事时,突然飘来一片云,直接链接到另一重点故事,或突然描述另一主题,又可称突然死亡法写作,把一没讲完的故事突然搁置起来,而直接去描述另一主题。如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是映衬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是写实,两个故事其实可能并不在同一时间段,作者因创作需要把它们衔接和关连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在红楼梦创作手法中,最重要的是脂批提到的“画家三皴染”,已故红学大师周汝昌对此作过阐述,周汝昌提到“妙玉三名一人,九谜一底”。不解画家三皴染,去解读红楼梦,费尽心机也枉然。我粗浅认为,所谓画家三皴染,就是对一个完整的人物直观解读,用一个人物去画胳膊,又用一个人物去画脸膛,再用一个人物去画双腿。最近,为了解读《红楼梦》的“画家三皴染”,我也尝试创作了一部中篇小说《围嫱》,把一个派出所所长的遭遇,拆到三个人物身上,分别用刚上台的新任所长写他的顽强拼搏精神,用刚下台派出所所长写受雾霾政治生态造就劣币驱赶良币的离奇境遇,用一个政治处主任补白他从事公安工作的艰难和不甘,不是作者,真的不知道,小说里三个人物,其实原形是写一个人。对“画家三层皴”有了更直接的体验。上升到精神层面,也可把一个人拆成物质的、精神的、文化的三个层面。

这样,再来说鸳鸯与智能,要好理解的多。鸳鸯的背面敷粉就是智能。为什么当邢夫人找王熙凤当媒婆时,王熙凤会推辞,并且不离邢夫人寸步,变换花招,促邢夫人自己去碰鸳鸯壁,防止邢夫人怀疑自己使坏,因为王熙凤整天不离贾母左右,秦钟与鸳鸯在老太太房内亲嘴的事,必有耳闻,这也是王熙凤高明之处。平儿知道内幕,所以平儿也摇头笑道:“据我看,此事未必妥。平常我们背着人说起话来,听他那主意,未必是肯的。也只说着瞧罢了。”平白无故,平儿怎么知道鸳鸯要放着现成的姨娘不做,根本原因在其鸳鸯与平儿、袭人是无话不说的知己,鸳鸯向平儿、袭人打开过自己的私人情感空间,所以平儿才出主意开她玩笑,说是已许配给贾琏,袭人也才敢开她玩笑,说求贾母把她配给宝玉,袭人更有先人之利,因宝玉更特殊,在贾母房内亲眼看见她与秦钟亲嘴,难保不告诉有肌肤之亲的袭人。

秦钟谐音情钟,不仅指秦钟个人是个多情钟,更指秦钟是因孽情而留世的种子。秦钟为什么能够在等级森严,个个都生了一双富贵眼,又长了一对乌鸡眼的贾家如鱼得水。关键原因是能得到贾母的宠爱。小说里提到的甄宝玉,以作者“画家三皴染”的创作手法,前半部不出,后半部出现,甄宝玉在前半部以秦钟的面目出现,一点都不影响小说的构思,到第十六回,把秦业、秦钟一笔写死,本身是创作的需要。

秦钟之死,写法来源于古书《还魂记》,借尸还魂,与下半部甄宝玉接榫,甄宝玉才是老祖宗贾母魂牵梦萦的人物,秦钟进贾府,为什么能够自由出入贾母居所,为什么王熙凤要催秦可卿把弟弟带来见见,一见面就赏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犹笑“太简薄”等语,并推贾宝玉说“比下去了。”极顶聪明的王熙凤,从不做亏本专卖,对秦钟的热情和大方,是为了讨好贾母。假如秦钟与甄宝玉是同一人,甄、贾两宝玉是双胞胎,没有贾母之旨意,甄宝玉进贾府,那可是要杀头的,借秦可卿一万个胆,也不敢把秦钟弄回贾府读书。

提及甄宝玉,前八十回并没有直接亮相。只提了二处虚笔,却是书里没有“真事隐”的成分。第二回,贾雨村曾在富而好礼的江南甄家处馆,担任甄宝玉的老师,挑明甄宝玉与贾宝玉整天“姐姐、妹妹”一样的禀性。第五十六回,贾宝玉梦遇甄宝玉,贾宝玉梦中进了另一座大观园,看到了另一个为“妹妹”的病“胡愁乱叹”的“同样性情”的宝玉,而那个宝玉还说:“我才作了一个梦,竟梦中到了都中一个园子里头,遇见了几个姐姐,都叫我臭小厮,不理我。细细研究北方贾家大观园与江南甄家大观园,除了甄、贾两个同性情的宝玉外,甄家大观园里少了平儿、袭人、鸳鸯,而甄宝玉在长安贾家大观园里见到平儿、袭人、鸳鸯,隐藏平儿、袭人、鸳鸯原本生活在江南甄家大观园里,是甄宝玉的三个姐姐、妹妹。甄夫人带了四个家眷奉旨进京,通过贾母与四个女人的对话,知道甄、贾宝玉一样的外貌、一样的年龄、一样的脾气、一样的小名,简直极了。这次甄家奉旨进京,通过贾母的亲自接待,透露了甄家诸多信息,这里不作细说,造成的结果,集中在这一句“这里贾母喜的逢人便告诉,也有一个宝玉,也却一般行景。”金针暗度,一网便把两个宝玉罩在一个笼子里。

贾母逢人便告诉,也有一个宝玉,也却一般行景。贾母为什么对甄宝玉这么牵挂,难道是好奇心驱使吗?绝对不会,嫁进贾家五十四年,上了年纪,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的贾母,无缘无故会逢人便告诉人家,江南老亲甄家有一个跟贾家一样的宝玉。贾母逢人便提甄家宝玉,说大白话,就是贾母透露思念之情,贾宝玉、王熙凤、秦可卿、平儿一干人,都揣摩着贾母的心思过活,知道老人家想什么要什么。所以,当贾宝玉在宁国府见到秦钟,回到荣国府时,第一件事,便先回明贾母秦钟要上私塾之事,凤姐又在一傍帮腔说,过日他还来拜老祖宗,叔嫂俩人其实都在拍贾母的马屁,讨贾母的欢心,说的贾母喜悦起来,应了那句“未嫁时名玉,来时本姓秦”的大纲目、大比托、大讽刺。

甄、贾两宝玉是双胞胎,贾政高兴吗?

不高兴,此事纵然置身于现代家庭,也是不可造次的,家里竟然有人敢暗使手脚,平白无故少掉或多出一个儿子,简直是奇耻大辱。为何要把贾政的儿子送到江南甄家养育,难道不拷问几个为什么?在贾府家塾读书的贾宝玉与秦钟,一样一模的外貌,正如第九回的回目所言,起嫌疑顽童闹学堂,金荣、贾瑞、薛蟠等人闹学堂吃亏的同学,私相传递,一传十、十传百,而传千,难保不会传到贾政的耳朵里。贾母是甄、贾宝玉的靠山,毕竟事关贾政的切身利益和个人荣辱,必会组织力量调查此事。对甄宝玉来龙去脉最清楚的人,除了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秦可卿一干人外,最清楚的人便是甄宝玉的老师贾雨村。围绕贾母一线的知情人,不必担心向贾政告密,而金荣、贾瑞、薛蟠一干人只能凭俩人一模一样的外貌,猜测贾宝玉与秦钟可能是兄弟。但贾雨村是甄宝玉的老师,知悉江南甄家的底细,完全有可能知道甄宝玉的真实来历。一旦,贾雨村择机向贾政告密,真相将大白于贾政面前。

那么,贾雨村告密没有?告了。在第二十五回,十三岁的贾宝玉遇劫难,棺材都准备好了,表面上看是一僧一道救了贾宝玉的命,实际上还是贾母的护佑下,持宝还魂。贾母说“你别作梦,他死了,我只和你们要命。”因为通灵宝玉本身是贾宝玉落草自带之物,那和尚只擎上掌上持诵持诵,贾宝玉便返阴回阳。

难保贾宝玉不是贾政的亲生子,还真的有可能是孽债。

小说里,细细嚼来,贾宝玉与宁国府的贾珍关系极其特殊。第五回,贾宝玉在宁国府秦或卿的闺房睡午觉,梦遇太虚幻境警幻仙姑,布散相思,见到薄命司里的《金陵十二钗》的判词和十四支曲文,并安排似乎宝钗又如黛玉的妹妹乳名兼美字可卿推入宝玉帐中,秘授云雨之事,行鱼水之欢。警幻仙姑为什么对贾宝玉如此上心,还是听警幻仙姑自己怎么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贾宝玉可不是天下古代第一淫人,我们从小说中,宝玉对黛玉担惊受怕,小心赔不事中,可体验宝玉对爱情的珍惜和态度,宝玉不算是乱淫之人,就算对鲜艳妩媚宝钗的雪白藕膊产生臆想时,他说,恨不能将宝姐姐的胳膊长在黛玉身上。警幻仙姑所爱的天下古今第一淫人绝对不是贾宝玉。贾宝玉应是古今天下第一淫人孽情的产物,警幻仙姑爱屋及乌,把对天下古今第一淫人所爱,转爱到贾宝玉身上。

翻遍《红楼梦》,天下古今第一淫人,非贾珍莫属。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说,贾珍是贾家现任族长,只是一味高乐不已,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柳湘莲因娶尤三姐,打听到尤三姐曾在宁国府呆过,立马悔婚,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连贾珍的亲妹妹贾惜春都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抄检大观园时,惜春立逼着凤姐姐带入画走,入画不肯走。第二天,见到尤氏,又逼尤氏带入画出去,惜春说,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

贾珍,谐音贾君,也可谓假君,意为没有登上皇位的假君主。贾珍还真的对贾宝玉关爱有加,超过对亲生儿子贾蓉的疼爱,他对贾蓉轻则辱骂,重动动手,使得贾蓉见父亲如老鼠之见猫。在第二十九回,贾母率群到清虚观打醮时,贾珍当跟班护卫统领,其中有一段贾珍对贾蓉发淫威的描述,贾珍道:“你瞧瞧他,我这里也还没敢说热,他到乘凉去了。”喝命家人啐他。贾蓉被小厮们啐后,垂着手,一声不敢说。

前面提贾宝玉在秦可卿闺房午睡做得风月梦,也是要宁国府上,秦钟在京城求学,宿身之处也在宁国府。如果秦钟与贾宝玉是双胞胎,贾珍的宁国府便是秦钟的藏身之处,若没有那层血浓于水的关系,贾珍不会冒藏人之险,那是只有害处,没点滴好处的活,贾珍不是傻瓜,在第五十三回里,乌进孝进京交租时,贾珍的精明由此一斑,分分毫毫,细毫无差。

书里还有两个细节,透露出贾珍对贾宝玉超乎寻常的关爱。第十四回,秦可卿夭亡后,贾珍办理丧事,正愁没人料理事务,宝玉在见侧问道:“事事都算安贴了,大哥哥还愁什么?”贾珍见问,忙将里面无人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听说,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一个月的事,管必妥当。”贾宝玉耳语贾珍后,贾珍笑道:“果然安贴。”后来,王熙凤欲擒故纵,不接贾珍的对牌,宝玉早向贾珍手里接过对牌来,强递与凤姐妹。对牌仍信物,贾宝玉先向贾珍建议由凤姐代理丧事,后又从贾珍手里强接对牌递与凤姐,贾宝玉与贾珍关系真的不一般,可代替贾珍作主宁府之大事。

证实贾珍与贾宝玉关系不一般,更大的疑点,集中在第五十三回,其中一段祭祖的描写: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礼毕, 乐止,退出。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 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上面这段描写中,贾珍是献爵,献出太子位,谁接班,宝玉捧香,接了贾家的香火,即接过太子的储君位,贾宝玉是贾珍后的储君,贾珍为什么愿意献出捧香的爵位,因为他与宝玉实际上是父子关系,才贴心扶持宝玉捧贾家香火,大哥哥是名分上的烟幕弹,合了秦可卿判词《好事终》的宿孽总因情。

小说里,北静王水溶也有非分之想,也曾想套贾珍的近乎,仰仗贾珍的权势,争夺最高领导权。也在第五十三回,祭祖那节,人回:“北府水王爷送了字联、荷包来了。”贾珍听说,忙命贾蓉出去款待,“只说我不在家。”贾蓉去了,这里贾珍看着领完东西,回房与尤氏吃毕晚饭,一宿无话。难道是北静王派人给宁国府贾珍送字联、荷包,从聊聊几句透露,是北静王亲自上门送字联、荷包,因为贾珍忙命贾蓉出去款待,安理应是一家之主亲自去款待的重要客人,只因主人不在家,只好由二号主人接待,而二号主人在大事作不了主,北静王在宁国府也不会多逗留,客套几句,讪讪而去。只有北静王亲自来,才是该贾珍亲自接待的对象,王府里任何其他人来上门送字联、荷包,由贾蓉接待,都不用贾珍说,只说我不在家。此事证明,贾珍是知道北静王亲自上门走动的目的,肯定是有求于贾珍,而贾珍不想搅北静王那趟浑水,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贾珍确实淫极,在第十三回,贾珍到荣国府请凤姐料理秦可卿的丧事,小说写道,有人报说:“大爷进来了!吓的众婆娘唿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奶款款站了起来。仿佛让人看到贾珍往荣国府婆娘议事厅走来,荣国府众婆娘纷纷四散退避。细微之处,实仍点晴之笔,贾珍不仅把宁国府搞得只有门口两个石狮子干净,荣国府内婆娘、丫头,也被其玷污不少,可以坐实,是必有之事。荣宁二府说是两家,其实是一家,这里不作展开论述。合了秦可卿《好事终》判词中,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在贾宝玉的寄名干娘马道婆,魔咒贾宝玉、王熙凤叔嫂两人时,及后来贾宝玉遭父亲贾政下死手笞挞时,薛蟠在妹妹薛宝钗逼问下,承认检举贾宝玉私交私藏棋官蒋玉菡。并指出,那一回为他不好,姨爹打了他两下子。过后老太太不知怎么知道了,说是珍大哥哥治的,好好的叫了去骂了一顿。这里的那一回,隐指贾宝玉十三岁那年遭劫难那回,是贾珍造成的,暗指贾宝玉十三岁那年,应了第九回闹学堂起嫌疑,秦钟的出现,风言风语,引起贾政对贾宝玉和秦钟身份的怀疑。

小说设置的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拣大观园,讲是傻大姐在大观园里拣到“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的“绣春囊”,绣春囊本身只含春意尔,但在男性罕至的大观园里出现,由王夫人发动了一起抄拣大观园事件,表面上看抄拣的都是丫头们的桃色事件,实际也查主人,毕竟除了薛大妹妹的闺房外,书里交代其余各处都查,而且根据邢夫人的奴才王善保家的设计的抄拣方式,是搞突然袭击式的抄拣。怡红院也在抄拣范围之内,怡红院里最聪明伶俐的丫头晴雯,为此还丧黄泉路。查大观园的桃色事件,与贾宝玉有什么关系吗?有,你看回目,惑奸谗抄拣大观园,并不像傻大姐拣到绣春囊引发那么简单,抄拣大观园完全是由于贾府主子,听信奸谗才下令抄拣,而贾宝玉的居住地怡红院也在抄拣范围内,那只有贾政才敢下此指令,抄拣大观园,查怡红院隐含查贾宝玉的来历,是在翻贾家风流旧债。所以,按小说的设计,秦钟年轻夭折,寓抄拣大观园,由于贾雨村的告密,贾政应该知道真相,碍于贾家的声誉,胳膊断了往袖子里藏,不公开罢了,也是造成贾宝玉无材补天的原因之一。

细读第七十四回,发现抄拣大观园的同时,也在抄拣江南甄家。王熙凤、王善保家的等一行抄拣到探春院时,探春说到,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江南甄家与都中贾家是同时抄拣,而抄拣大观园是瞒着贾母进行的,书里自有交代,抄甄家,贾母听了是不自在,但是确实都抄拣、抄家了。在第七十五回,一直关心、关照江南甄家的贾母,对甄家抄家的态度,书中作出这样的描绘,贾母歪在榻上,王夫人说甄家因何获罪,如今抄没了家产,回京治罪等语。贾母听了正不自在。抄拣大观园和抄江南甄家,为什么要回避贾母,因为贾母是贾家最高精神领袖,贾宝玉、甄宝玉身世真相查实后,贾政顾及贾母的面子,断然抄了江南甄家,并回京治罪,在甄、贾两宝玉的案件上,江南甄家成了替罪羊,贾宝玉也可能因此丢失补天的机会。

书中跛足道人念道的《好了歌》,是全文的总归宿,甄士隐彻悟《好了歌》,解得切!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脂批“甄玉、贾玉一干人。”明显有贾宝玉、甄宝玉是活生生俩个人。贾宝玉与甄宝玉,一击双鸣,互为传影,相犯不犯。贾宝玉、甄宝玉从富贵走向没落事发突然,俩人都没有心理准备,展眼成乞丐,人人可谤讥,都出家去了。贾宝玉出家,一方面书有交代,林黛玉调侃他两次出家,而且曾经编著有狱神庙情节,红玉、茜雪、贾芸一行曾到庙里慰问宝玉。甄宝玉也出家当和尚,在小说第二回中,贾雨村闲步至“智通寺”,见到一个聋肿老僧,在那里煮粥。这个聋肿老僧便是老年甄宝玉,聋肿老僧谐音“龙种”老僧,甄宝玉仍龙种也。甄宝玉跟贾宝玉一样金满箱、银满箱,未能偏安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家一隅,撞进都中闯了大祸,造成抄家问罪的后果,“智通寺”门傍一副旧破对联,曰:“身后有馀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甄宝玉落难之际,是妙玉在瓜洲渡口,红颜屈从枯骨,施以援手,虎口夺食,未调进京治罪,安身智通寺,后悔无门,出身“富而好礼之家”的甄宝玉,跟出自“钟鸣鼎食之家”的贾宝玉一样,呜呜痛哭,到头来邯郸一梦,万境归空,惆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