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文 闲月玲珑

晴雯是贾宝玉在薄命司内抽到的第一个人物,正式出场是在第八回。

书中写道,宝玉从梨香院饮酒归来,晴雯先接出来,笑说道:“好,好,要我研了那些墨,早起高兴,只写了三个字,丢下笔就走了,哄的我们等了一日。快来与我写完这些墨才罢!”

宝玉听了,笑道:“我忘了。你的手冷,我替你渥着。”

说着便伸手携了晴雯的手,同仰首看门斗上新书的三个字。

曹公笔力深厚,寥寥数语,一个言语爽利、天真率性的俏丫鬟晴雯便跃然纸上了,并由此开启了她风起云涌的一生。

从中,我们也不难感受到,晴雯一开始就是备受疼爱啊。宝玉不爱她,她也难得有机会如此放肆——数落自己的主子,就像数落自己的男朋友一样。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而且,这种不着痕迹的出场方式,也折射了曹公对她的疼爱与念念不忘。反观晴雯的劲敌,怡红院的首席大丫鬟袭人。对于她的出场,作者就介绍得相当正式:“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

来龙去脉,可谓是都交代得清清楚楚。须知对一个人介绍得越正式,就越透着生分,越让人感到冷冰冰。袭人再贤良,终究没有真正走进作者心底,只有晴雯的娇憨与活泼,时刻在作者心底荡起涟漪。

再回过头来看宝晴二人执手共看匾额,其经典程度与画面感,虽不及宝黛读西厢那般美的繁花惊动,却也有一种素朴的温暖,每读及此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更是从直观上呈现了曹公对她的真是。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再说赖嬷嬷也是十分喜欢她,看中了她才把她买了回来,并时刻将她带在身边,并爱屋及乌地帮助了她的表哥。

后来贾母也喜欢,把她送给了宝玉,说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

还有王熙凤盛赞她:“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

再看作者对她个性上的细致刻画,就像是在借着晴雯的性格上的利剑,一剑挥尽生活中的雾霾,一吐自己心中的氤氲之气,给后来世界一个万里晴空。

首先,晴雯的行事作派,素来不曾低眉顺目,逆来顺受,投机谄媚;对于秋纹之流获得一点恩宠的沾沾自喜,她自是看不上眼:“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

这话真是说得要多痛快,就有多痛快。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其次,面对偷金的坠儿,她嫉恶如仇:”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这话是对坠儿的愤怒,更是对她的怒其不争。如此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好吃懒做,还偷东西,又有什么资格在怡红院里混。晴雯将她打发走,是正能量的一次光辉闪现,是她在为怡红院担当。

再次,看她和宝玉拌嘴,晴雯哭道:“我多早晚闹着要去了?饶生了气,还拿话压压派我。只管去回,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宝玉道:“这也奇了。你又不去,你又闹些什么?我经不起这吵,不如去了倒干净。”

听这声口,简直就是两个怄气的小情侣,哪有半点主仆的架势。众人也就不必为晴雯对宝玉的顶撞耿耿于怀。女孩子撒一点娇,实则是因为她对你早已爱得不能自拔啊。因此,若果是袭人只是想占得做宝玉姨娘的荣耀,晴雯就是真正地爱宝玉了。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再看,晴雯撕扇,在众多红楼女儿们的行为艺术当中绝对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可媲美于黛玉葬花,湘云醉卧,宝钗扑蝶,龄官画蔷,而且,晴雯这撕扇,更多了一丝生机盎然。你看她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将一个小女子的幸福感来了一次最美的释放。

接着看抄检大观园的那一段,面对众人的嚣张,怡红院里,唯有晴雯挽著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著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这也可谓是早于探春之前,狠狠地打脸王善保家的。

在整个大观园的一片噤若寒蝉之中,相比于众人的懦弱,晴雯作为一个丫头,能如此刚烈地表现自己,她也就可谓是黑夜之中闪亮的流星,照耀黑云笼罩下的大观园,向众人发出了最强有力的呐喊,要让大家一起抗争。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就是这么一个霁月光风之人,却因其风流灵巧,招致人怨。

王夫人眼中,她只是个狐狸精。王夫人召见她,见她钗亸鬓松,衫垂带褪,有着春睡捧心之遗风,不问她身体上十分健康,却一下子就火冒三丈。

在王夫人简单而执着的逻辑里,凡是眉眼象林妹妹的都是狐媚,都有勾引她家宝玉之嫌,必先除之而后快。她看不得她人的灵巧,更看不得这种灵巧使得她的宝钗黯然失色。因此,她对一切美的事物不是欣赏,不是呵护,更不谈理解,而是戕害,而是毁灭。

事实上,真正行下不轨之事的恰恰是她所信赖与倚重的贤袭人,这脸真是打的啪啪的。李老嬷嬷虽则老迈,却并不昏聩,一针见血地指出袭人“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晴雯之死,在红楼梦里众多的生离死别、香消玉殒中始终是我心中的大恸,当年读到此处便泪眼滂沱,不能自已,

晴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

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

人生无处不通透,晴雯是曹雪芹给世界的一个万里晴空

晴雯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

好一个晴雯,花容月貌之下却有一副魏晋风骨,愧煞须眉男儿贾宝玉!

最后,感谢在补金雀裘一回,曹公把这么一个极具生命张力与浓烈感情的“勇”字送给了晴雯。这一个勇字,是激赏、更是叹息。世间容不得她的勇敢,这个世间也必将空留遗恨。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作者:闲月玲珑,自由撰稿人,世界之大,但求一隅,素心为筝,文字为凭,坐看流云飞渡,闲吟晓月清风。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