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作者:木易杨

《红楼梦》中,晴雯绝对是一个不容被忽略的角色。她俊俏伶俐,且具备一手过硬的业务能力,加上言语爽利,做事利落,又是贾母专门派到宝玉身边的,用今天的职场语言就叫做“挂职干部”。

应该说,作为一名年轻干部,晴雯个人资质不错,业务素质也相当过硬,上级又对她寄予厚望,起点应该还是很高的。把她派到核心部门,也就是贾宝玉身边来工作,用意很明显,短期锻炼之后,应该是贾宝玉的侍妾之类无疑,也就是“半个主子”。假如晴雯认真履行职责,安安分分地当好“挂职干部”,按照贾母的“人才培养计划”,晴雯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工作岗位在侍奉贾宝玉的这个核心部门,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辗转调动多少资源想进去的岗位。可是,晴雯却没有珍惜并把握现在的优势,不仅如此,还滥用权力,生生把一手好牌打烂,并且一步步把自己置于不归路,最后结局不可谓不凄惨,就像判词里所说,“寿夭多因毁诽生”。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一、缺乏正确的定位,不能认清形势

作为一名挂职干部,从上级空降到基层单位,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借此时机,熟悉基层,走走群众路线,搞好群众关系;同时,还与上级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做好上传下达。可惜的是,作为“挂职干部”的晴雯却始终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或者准确地说是根本就没有角色意识。用通俗的话来说,“侍宠而骄”。

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贾母派来的,然而派来后却没有正确履行职责,做好对上汇报,对内协调沟通。在晴雯尚且没有“领盒饭”的章节里,并没有一个章节提到,晴雯向贾母当面报告过什么事情。换句话说,失去了和上级的联系,信息沟通不畅,就难以在关键时候有权威人士发话,对晴雯的工作进行必要的肯定,并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保护伞。应该说,仅仅从如何向上级汇报工作,提供上级所需要的信息这方面,晴雯就是一名不称职的“挂职干部”。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二、越权行事,肆意妄为

“挂职干部”,顾名思义,仅仅只是挂职而已,并不是在岗位担任实职。这就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挂职干部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地位。因为对上、对下的关系错综复杂,所在岗位的许多事务并没有决策权,甚至连建议权都要谨慎提出。可晴雯却越矩,不仅擅自做主,还随意开除职员。应该说,这是犯了挂职的大忌。

《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中,当晴雯得知是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时,晴雯便命人叫宋嬷嬷进来,说道:“宝二爷才告诉了我,叫我告诉你们,坠儿很懒,宝二爷当面使他,他拨嘴儿不动,连袭人使他,他背后骂他。今儿务必打发他出去,明儿宝二爷亲自回太太就是了。”宋嬷嬷听了,心下便知镯子事发,因笑道:“虽如此说,也等花姑娘回来知道了,再打发他。”晴雯道:“宝二爷今儿千叮咛万嘱咐的,什么’花姑娘”草姑娘’,我们自然有道理.你只依我的话,快叫他家的人来领他出去。”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通过这段文字,清晰地看到,资深职场人宋嬷嬷在某种程度上,不软不硬的顶了晴雯,潜台词就是袭人才是这个部门的“一把手”,要处理也得等袭人来处理。而晴雯没有采纳正确的建议,依然我行我素,让她按照自己的指示去做就行,责任由自己来承担。

晴雯这样做,其实是犯了职场一大忌,那就是越权行事。且不说大家都知道,袭人才是这屋里的当家人。就是单就坠儿偷窃一事来说,即使所有事实清楚,晴雯的处理依然过急过猛。尤其是对于开除员工这种职场涉及个人最根本利益的处置,一定要慎之又慎,妥当处理。毕竟,这关系到他人的饭碗,也是非常容易引起矛盾和纠纷的导火索。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三、言语随意,群众基础不佳

俗话说:祸从口出。口齿伶俐是晴雯的一个重要标签,可这份专长她却没有用得恰到好处,而是专门用来揭别人短,或者用来伤害他人,只图自己一时之爽,而不管造成的后果如何。用现在常形容的话来说,情商不高。

比如,对于袭人和宝玉之事,其他人都是心知肚明,看破不说破。而晴雯却不管不顾地揭开那薄薄的一张纸。《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纹提及太太赏衣服给她的事,麝月笑道:“通共秋丫头得了一遭儿衣裳,那里今儿又巧,你也遇见找衣裳不成。”晴雯冷笑道:“虽然碰不见衣裳,或者太太看见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也定不得。”说着,又笑道:“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什么事我不知道。”一面说,一面往外跑了。

要知道,袭人是这里的首席丫鬟,也是半个当家人。对于晴雯这样的挂职干部来说,首要的就要和袭人搞好关系。而晴雯却丝毫不顾忌,当着众人的面对袭人毫不客气地冷嘲热讽。只顾着嘴上一时的快意恩仇,哪里想任何后果。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不仅是比自己地位高的大丫鬟袭人麝月等,对地位与自己相差不少的小丫鬟们,晴雯也是毫不留情,一有机会就进行打压。第27回里写道,晴雯一见了红玉,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烧,就在外头逛。”

红玉道:“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过一 日浇一回罢。我喂雀儿的时侯,姐姐还睡觉呢。”

其他人也对野心勃勃的红玉(后改名为小红)冷嘲热讽,后来红玉拿出自己没有偷懒的实据,众人皆不言语了,只有晴雯还不依不饶,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一面说着去了。可谓刻薄至极。

晴雯,一个令贾母最为痛心女子;贾母送她四个字,挫败感油然而生
类似的事例,还有不少。挂职干部,有些事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红玉有红玉的上级,一些事情点到为止即可,没必要面对面真枪实弹地却抨击别人。既得罪了他人,自己也不讨好。

正是由于晴雯对“挂职”的定位了解不清,且随意越权行事,对上不汇报,平级不沟通,下级不维护,导致在第78回王夫人抄检大观园时,借题发挥,把晴雯赶了出去,不久就命丧黄泉。

而贾母得知后,只淡淡地说:“但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贾母有心培养她,对她寄予了厚望,她却混了个如此下场,带给贾母巨大的挫败感,她又怎不令贾母痛心。

不得不说,晴雯这么样令亲者痛仇者快,其一生也就真的只是一个大大的悲哀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