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我们经常看到黛玉爱拈酸吃醋使小性子。其实,仔细品味一下,你就会发现黛玉每次攻击的对象都指向宝玉,而宝玉恰恰是最不怕黛玉的攻击的。恋爱中的少男少女都是一样的,不止是黛玉对宝玉使小性儿,宝玉对黛玉也会。

第28回,宝玉说了个药方,大家都不相信是真的。因为薛蟠知情,宝玉便向宝钗求助让她帮自己做个证,没想到宝钗全不配合,笑着摇手说:“我不知道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

宝玉一肚子的委屈干着急,又见黛玉坐在宝钗后面用手指着脸羞他。宝玉站在当地好不尴尬,幸好凤姐从里屋出来替宝玉解了围,还了宝玉清白。沉冤得雪的宝玉是什么反应呢?

先质问黛玉:“你听见了没有,难道二姐姐也跟着我撒谎不成?脸望着黛玉说话,却拿眼睛瞟着宝钗

黛玉便拉王夫人道:“舅母听听,宝姐姐不替他圆谎,他支吾着我。”王夫人也道:“宝玉很会欺负你妹妹。”

宝玉笑道:“太太不知道这原故。宝姐姐先在家里住着,那薛大哥哥的事,他也不知道,何况如今在里头住着呢,自然是越发不知道了。林妹妹才在背后羞我,打谅我撒谎呢。”

宝钗就是宝钗,满屋子的人加上有王夫人在,宝玉向她求证,她就是不配合,管你是不是脸上过不去,我不能失了分寸。

宝玉“脸望着黛玉却拿眼睛瞟着宝钗”,说明他对宝钗是有情绪的。他要质问的不仅有黛玉更有宝钗。可是,为什么不直接质问宝钗呢?明明是宝钗让宝玉下不来台的,不但不质问她,还帮她打圆场。说白了就是对宝钗心里有距离,想问也不好意思

黛玉就不同了。虽然黛玉只不过是看热闹的旁观者,可是宝玉却选择质问黛玉,当然是因为黛玉在宝玉心里更亲近,不必有过多的顾虑。

对亲近的人直来直去,对关系较疏远的人客套,几乎是每个人的本能,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不信现在你看一个人接一个电话的状态就能判断出他与对方的关系。如果状态放松,甚至不用称呼直接说事儿,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关系很亲近的人,不是伴侣就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反而越是客套说明心里对这个人越疏远。宝玉对宝钗正是这样。

可是聪明如宝钗、黛玉也没有看清这一层,恐怕宝玉自己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当局者迷吧,因为一切都是出于本能。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黛玉不高兴了,还得宝玉一通赔不是,两个人才又和好如初。这样,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宝黛的斗嘴生气,而是他们的甜蜜。

宝玉另外一次对黛玉的小性儿,闹的动静就比较大了。第29回,宝黛从清虚观打觉回来,二人都被张道士的提亲弄得心里不自在,第二天就都没去,宝玉便来看黛玉,书中写的是:

宝玉因见林黛玉又病了,心里放不下,饭也懒去吃,不时来问。林黛玉又怕他有个好歹,因说道:“你只管看你的戏去,在家里作什么?”

宝玉因昨日张道士提亲,心中大不受用,今听见林黛玉如此说,心里因想道:“别人不知道我的心还可恕,连他也奚落起我来。”因此心中更比往日的烦恼加了百倍。若是别人跟前,断不能动这肝火,只是林黛玉说了这话,倒比往日别人说这话不同,由不得立刻沉下脸来,说道:“我白认得了你。罢了,罢了!”

林黛玉听说,便冷笑了两声,“我也知道白认得了我,那里像人家有什么配得上呢。”

宝玉听了,便向前来直问到脸上:“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

真是其实,这一段里黛玉确实委屈,明明自己心里藏着心事还担心宝玉,单纯的只是想劝他去看戏散心,结果宝玉因为心里有疙瘩不但不领情反而一通数落,一句“若是别人跟前,断不能动这肝火”足见这是黛玉在宝玉这里的“特殊待遇”。贾宝玉的一句心里话,早已说明他只爱林黛玉。

后面的“直问到脸上来”可以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这几乎是整片红楼梦里宝玉对任何人都不曾有的状态。

二人你来我往愈演愈烈,最后发展到一个砸玉个又是哭又是吐,最后闹到贾母那里,终究贾母给了一句“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定心丸两人才算相安无事。

湘云,宝钗都因为劝宝玉入仕途惹怒过宝玉,这是宝玉的逆鳞,宝玉怎么做的,要么直接走掉要么批评两句也就完了。偏黛玉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发那么大的火,为什么?因为心里在乎,因为在乎所以生气,因为亲近所以无需隐藏。

其实宝黛两个人每一次争吵关系都更近一步,那个年代少男少女们担负的枷锁太多,有话不能直接说,只能在这样的吵来吵去中不断试探,直最后宝玉的一句“你放心”终于使两人彼此心心相印。

所以恋爱中的人也好,已婚的也好当对方冲你无理取闹时请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忍让。因为是你,对方才会放纵任性,会放纵任性是因为有足够的安全感,而支撑安全感的是足够的信任和依赖!

作者:惆怅客。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