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拈花微笑,俯视晴雯的一切
大观园的丫鬟里,晴雯是人尖儿。论相貌,王夫人形容她“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林妹妹”,要知道黛玉之美,是能让薛蟠辈瞥见一眼就“酥倒在那里”的,说晴雯的眉目像黛玉著名的“笼烟眉”、“含情目”,自是风情袅娜;极端嫌恨晴雯并最终出手整治她的王善保家的,也拿她“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当进谗的前提;就是晴雯自己,和宝玉最后一面,说的也是“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

可见,晴雯不一般的美貌,是一个大观园从上到下、从广大人民群众到晴雯本人都公认的事实。天生丽质的晴雯,是个爱美、好打扮的姑娘。

书中两次提及晴雯的指甲。大家都熟知的,是她和宝玉病榻话别,“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另一处,是医生为病中的晴雯把脉,“晴雯从幔中伸出手去。那大夫见了这只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二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痕迹”。

葱管长度的红指甲,在那个年代,一个俏丫鬟的手上,相当惹眼,甚至被当作某种女性魅力的暗喻。给晴雯瞧病的大夫见了这指甲,“便忙回过头来,有一个老嬤嬤忙拿了一块手帕掩了”。

贾母拈花微笑,俯视晴雯的一切
王善保家的说晴雯“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王夫人呵斥她“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

出众标致的模样,加上不同寻常的扎眼装扮,奠定了晴雯在大观园里的一线美女地位。

凤姐就说过,“若论这些丫头们,总共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不但生得好就好呗,偏偏,她还特别能干。贾母说:“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老太太是订立标准的人,她的评价体系,是“模样”、“爽利”、“言谈”、“针线”,能获贾母首肯,晴雯算得上样样出色。她过硬的专业技术才能,在“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一节里有详尽描述,谁都织补不了的进口高档服装,只有病中的晴雯有手艺能应付。

这位一线美女还享有一线待遇。她是贾府小皇帝宝玉心中“第一等的人”。她偶感风寒,请了医生开药,宝玉亲审药方,说不好,是虎狼药,又请相熟的太医再来瞧病开方。一个丫鬟,失手跌断了扇骨,宝玉刚说两句,她倒先翻了脸。闹完气吵完架,宝玉倒转哄她,由着她“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在众丫头中,谁能享有宝二爷这样的宠爱?真是无人不及。

贾母拈花微笑,俯视晴雯的一切
如果说一个一线美女已经惹人注目的话,一个才干突出、领导亲厚的一线美女就不免让人况味复杂——色色比人强,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全了,还让不让平常人活了?人们对于超过自己的东西,除非领先的距离拉大到足以令人顶礼膜拜,是比较容易滋长出一些羡慕之外的不确定、不舒服的情绪的,例如不平衡、嫉妒、怀恨、隐约的敌意。

晴雯的问题,在于她的个性和行事方式,大大刺激了人群中负面情绪的生长。一个一线美女,在女人堆里打滚儿,已经占尽天下先,还不知道低调内敛,温和退让,就不免招人讨厌,四面树敌,把自己置于一个难受的境地。

就说美女兼才女林徽因,作为一位具有创造才华的作家、诗人,建筑家,是一个具有丰富的审美能力和广博智力活动兴趣的女子,而且她交际起来又洋溢着迷人的魅力。

在这个家,或者她所在的任何场合,所有在场的人总是全都围绕着她转。而林徽因喜欢热闹,喜欢被人称羡,绝顶聪明,又是一副赤热的心肠,口快,性子直,好强,什么都要争第一,这样的个性也让她难以避免陷入几乎女子全把她当做仇敌的处境。

这是在女人堆里高调地当一线美女的代价。或许,正是这样,梁思成在她去世后娶自己学生的原因吧,有这样的太优秀的老婆压力太大。

贾母拈花微笑,俯视晴雯的一切
貌美而自重,才高而自恃,自身条件优越,又比较受宠,晴雯性子越发养得娇了。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也确实是个真人,刚直任性,不加约束地把自己暴露在并不和平友好的生存环境中,完全没有自我保护意识。

她事事冲锋在先,得罪起人来一片一片的。小丫鬟坠儿偷东西,就是管教,要打要杀也轮不到晴雯,怡红院的首席是袭人,正管此事的是平儿。可气得半死,冲出来又是骂又是扎,又越权撵人的,是晴雯。时不常的,她就能把小丫鬟吓哭。

还有和芳官干娘拌起嘴了,张口就要“都撵了出去,不要这些中看不中吃的”,动不动就把底下婆子们吓的不敢则声。一时是震唬住了,可这些人哪个是好惹的?凤姐都知道她们有“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儿不扶”等“全挂子的武艺”,偏晴雯不顾后果,穷追猛打。

这些青春已逝的“婆子们”,本来就是最容易对晴雯的“妖妖趫趫”看着来气的人。你不惹她们都已经本能地烦你,开罪了之后更是坚定不移且不择手段的敌对势力。王善保家的跟王夫人告状时就说:“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

有一半半的反感是冲着“标致”、“西施”、“骚眼睛”,另一半的敌意,是晴雯的爆炭性格招致的。

贾母拈花微笑,俯视晴雯的一切
直接决定晴雯命运的王夫人,心态大抵类似,多的一层,是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又漂亮又本事,又个性强梁,这以后还管得了吗?不如趁早撵出大观园。

况且,对王夫人这样的老一辈妇女,晴雯的模样和做派,不定会勾起她什么青春往事、陈年旧怨。她半生所受的气、吃的亏中,多少会有来自这类美貌、能干、高调的女对手的吧?收拾晴雯,只怕是把新仇旧恨都算到了她身上,一总发泄了。

同样是女人,为什么贾母会欣赏晴雯?因为老太太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不再艳羡同时隐约敌视着青春少女的美貌和活力,老到能够宽容她们的掐尖要强乃至恃宠而骄。老太太拈花微笑,俯瞰一切。

最最重要的是,和王夫人不同,贾母自己也是做过一线美女的吧。她和晴雯,是不同时代的一线美女,遥遥相望,竞争不着,还能在晴雯身上看到自己当年俊俏的影子。因此,就多了一层欣赏,还有体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