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似水王熙凤,只负如来不负卿

顿时觉得王熙凤最大特点是幽默、活泼、开朗,而不是泼辣、狠毒。

虽然贾母称她凤辣子,但那指的是她热情似火,感染人,愉悦人。

除贾母外,贾琏当然就是最有福分受用王熙凤的了。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

王熙凤的好,在贾琏去扬州后,及其回来的那段时间,

作者就给我们来了一番酣畅淋漓的赞美。

秦可卿死了,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是那个累。

跟贾琏的小厮一回来,其也就放弃了百忙中那么一点休息的时间。

为贾琏打点这,打点那,让小厮带去

生怕贾琏在外吃苦受冻,不过更怕贾琏的花花肠子。

但是,贾琏再花心,王熙凤都爱他,铁定地,死心塌地。

林黛玉回家奔丧,与贾琏同行,却丝毫没一笔文字

用于记叙王熙凤对林妹妹的关心。这就是情人与妹妹的区别。

贾琏回来了,又是值凤姐多事之时,无片刻闲暇之工。

杀鸡做酒煮肘子,为贾琏洗尘,拨冗的接待,更令人感动。

王熙凤也是腼腆的,女儿的柔情,她一样的秉持。

房内外无人,她才敢轻启朱口:

问候国舅老爷大喜,问候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

“今日大驾归府,略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肯赐光谬领否?”

娇音如闻,悄态如见,少年夫妻的浓情蜜意,羡煞白头人。

琴瑟和谐,伉俪情深。“岂敢岂敢,多承多承”贾琏憨笑亦如闻。

再坚强的女人都需要有个温暖的怀抱,

女汉子的内心也有着许多的娇滴滴。

“我是捻着一把汗儿,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一步也不敢多走。”

“错一点,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他们就指桑说槐的抱怨。”

蓉儿媳妇死了,珍大哥哥再三讨情,帮了他们几日,也是被我弄得个人仰马翻,更不成个体统。王熙凤如是说。

脂砚斋说,此处王熙凤把贾琏当小儿!?不知怎么想的?

我却以为,王熙凤自己嫣然不自觉中变成了小儿。

好久没有撒娇了,也好久没有亲昵了。

贾琏回来,王熙凤的心暖了,身体更化了。

哪个女人不希望男人疼,家里着累了,更希望男人道声辛苦。

这是女人温柔,也是男人的幸福。

贾琏垂涎上了呆霸王薛蟠的妾——香菱,

王熙凤也是半开玩笑,为自己遮掩。说什么用平儿换香菱啊

王熙凤,心,绵柔中蕴藏着悲凉;贾琏,身在福中不知福。

男人在外浑浑噩噩一点,在家对得起我就行。

这或许就是王熙凤的底线心声。

柔情蜜意,也是王熙凤。不负如来不负卿。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只怪贾琏太花心……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