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显眼的袭人,为什么能稳坐怡红院的第一把交椅

以我们现在的眼光看,贾府就像是大型的百年家族企业,且这个企业实行人性化管理,领导从来都是温和怜下,不会朝打暮骂,员工待遇也是顶级的,吃穿和主子都一样。如此好的单位,对员工的要求自然是很高的。所以我们才能看到一个现象,就是贾府中的优秀的丫头,比比皆是,一抓一把。像凤姐的平儿,丰儿;黛玉的紫鹃;探春的侍书……,一个个数不过来,就单说怡红院中,风光就一个赛过一个。

怡红院中,论长相和针线功夫,晴雯数第一;论背景,有大管家林之孝的女儿,小红;论将事实摆道理,辖制人的功夫,首推麝月,多少次有人闹事都是她摆平的。有这么多优秀的人在,那么,怡红院真正的当家大丫头是谁呢?袭人。

袭人此人,论长相,输给晴雯不是一星半点;论口齿,上头有个麝月压着;论背景,是从外面买来的,压根没背景。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全不占。那么就是这个怎么看都不显眼的人,到底是如何越过众人,稳坐怡红院的第一把交椅的?

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幸与不幸

袭人的不幸在于,她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自小经历的苦难,养成了她温柔和顺的性格。家中度日艰难,自己被卖也毫无怨言,是一个颇有无私精神的大孝女。

卖到贾府,进到了贾母的房中,服侍了湘云两年,又被给了宝玉。

关于丫头的分房与升职,书中没有直接描写,但是从其他的情节中,我们还是能看出其竞争之激烈,和现在的职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例如,众人皆知怡红院是个好去处,都想把自己的孩子往里送。有背景的,像林之孝,直接把女儿塞了进去;没背景的要进去,那可是不太容易。典型的代表就是柳家的,她使尽尽浑身解数,来讨好芳官和晴雯,就是为了能把柳五儿送进去。

再说升职,金钏儿死了之后,好几家人都来给凤姐送礼,目的都是想让自己家孩子顶了金钏儿的位置,好拿每月一两银子的高工资。

在分房和升职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袭人是如何到了老太太房里,并且成功跻身于一两银子的大丫头之列的?书上没写,我们也不得而知。无论是平平顺顺,还是坎坷艰辛,总之结果是好的,把它归为是袭人的幸运吧。

其二,敬业,把工作当成事业。

袭人的敬业是出了名的。书中原话:服侍贾母时,眼中只有一个贾母;服侍宝玉时,眼中只有一个宝玉。一心一意,心无旁骛,这样的人能做好工作,那是情理之中。

如果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现在很多企业讲奉献精神,让员工把单位当家庭,把工作当事业,很少有人做到,但是袭人做到了。

她细心到哪个地步?众丫头抽个空都在休息玩耍,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做扇套。那是参加葬礼专用的。试想,一年之中,让贾宝玉参加的葬礼能有多少?左不过一两次而已。哪怕只有一两次的用处,她也得兢兢业业把它做好。

众人都午睡了,她不睡,怕贾宝玉被小虫子咬了睡不好,自己坐在床边,边绣肚兜,边赶虫子。连一向周到的宝钗也赞道,“你也过于小心了。”

试问有这样的员工,那个领导不重用呢?

其三,明察秋毫,找准靠山。

袭人虽然是个丫头,但是是个极有志向的丫头,有争荣夸耀之心,立志是要做姨娘的。前面说到的两个优点,最多只能让她成为一个小领导。要像跻身于管理层,完成从丫头到主子的转换,只靠运气和敬业是远远不够的,还得有强有力的靠山。

那么能决定她做姨娘的人都有谁?

第一个,贾宝玉。贾宝玉作为她工作的对象,是她的直系领导,而且还是个男领导。笼络男领导的最佳的方式,就是男女关系。袭人以初试云雨情的方式,成功在贾宝玉心中占据了最稳固的位置。

拿下宝玉之后,之后的事情就是要搞定宝玉的领导——王夫人和贾母,能不能成功当上姨娘,也不过是这两个人一句话的事儿。

在这两个人中,她选了王夫人做靠山。

乍看之下有点奇怪,袭人本是贾母的丫头,按理说,应该和贾母有交情。为什么舍近求远,投靠了王夫人?

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她明察秋毫,知道王夫人能用,贾母不能用。

这与二者的喜好有关。

贾母喜欢什么样的人?聪明伶俐,能说会道。像凤姐,像鸳鸯。袭人在她这,不过是个没嘴的葫芦,她把袭人给了宝玉,顶多就是对她工作能力的认可,至于说喜欢,根本是谈不上。此种情况下,袭人如果去找贾母,她能捞着好处?她应该连一句话也说不上。

王夫人可不一样了,王夫人是什么人?用贾母的话说,“不大说话,和个木头似的”。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夫人这个木头,恰恰喜欢老实本分的没嘴的葫芦。

看清王夫人的喜好之后,找准机会,接触王夫人,一席恳切的谈话,成功让王夫人注意到她。再加上时不时的打点小报告,更是讨了王夫人的欢心,直接从自己的月例银子中,拨出二两银子一吊钱,认可了她准姨娘的身份。

怡红院是个竞争激烈的大职场,能在这个职场中一路披荆斩棘,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这个看起来老实本分的袭人,还真不是那么简单。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