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文|午梦堂主

时节已经是小雪,却是日日风和日丽,让人恍惚以为还是夏末秋初。中午天热的时候,年轻人照样是一件白色T恤衫一件蓝色牛仔裤。

这便是南方的小雪天。小雪不见雪,甚至连霜也未见。只是日日的温暖如春。

忽然便想到唐朝诗人张登的一首吟咏小雪节气的诗来。

甲子徒推小雪天 刺桐犹绿槿花然

融和长养无时歇 却是炎州雨露偏

是啊,在小雪十月中的南方,平均气温还在十度以上,当然是很多树木依然绿意盎然,包括刺桐树;这热带地区标志性的观赏树木;年年三月间,树树花红似火。已是夏历十月末的时节,仍然绿叶婆娑。

还有诗人最爱的朱槿花,从二月间便花开似火,直至冬月,仍然开花不绝。那朵朵深红大花,简直如火焰一般。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南方草木状》写朱槿花:

自二月开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红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条,长于花叶,上缀金屑,日光所烁,疑若焰生。一丛之上,日开数百朵,朝开暮落。

这种花期超长,花开又艳丽异常的大红花朵,难怪诗人要心心念念忆之难忘了。

其实,二十四节气,是以黄河流域的物候现象来总结归纳推定的,所以在胡天八月即飞雪的北方,南方地区仍然绿叶婆娑花盛开也就不奇怪了。

当然,也有小雪时节南北方共有的花,比如菊花。只是,因为温度的不同,北方已是菊花开残的季节,南方却依然千朵万朵花正开。

且看南唐大臣徐炫的《和萧郎中小雪日作》诗:

征西府里日西斜,独试新炉自煮茶。

篱菊尽来低覆水,塞鸿飞去远连霞。

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

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

日色西斜时分,临水盛开的菊花,南飞的大雁,绯红的落霞。且烹一壶新茶,在南方的小雪时节,这样清闲,这样静好。携一卷诗,在菊花盛开的池塘边,寂寂的闲步,细细的赏花。那临水盛开的菊花,也照见了诗人的两鬓轻霜。又是一年岁暮,美好年华逝去的忧伤,这时候便如春草一般,在愁人的心田,森森细细生长开来。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作此诗时,徐炫正任晋王李景遂的幕府。这李景遂,先被其兄李璟立为皇太弟,坚辞不受,后改封晋王,最终却仍被李璟嫡长子李弘冀鸩杀。李弘冀旋被废太子之位,于显德六年病逝。两年后李璟病逝,李煜于建隆二年继位。十四年后的开宝八年,南唐灭亡。三年后的七夕节,李煜被毒死于北宋京师。时年四十二岁。从南唐的最初建国,到最终国破家亡,徐炫都是全程见证者。道不尽的兴亡感慨。

年年岁暮,回首过往,在徐炫的内心深处,一定还记得,那一年的小雪时节,盛世安稳的南唐,他可以静静烹一壶茶,细细赏一回花,悠悠作一首诗。后来是数不尽的腥风血雨,宫廷争斗。

那些单纯美好可以寂寂闲愁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说到咏菊花诗,当然不能不提红楼梦。林黛玉魁夺菊花诗,一句“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众口传诵。

而其中明确提及小雪节气的便是探春的《残菊》诗: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过小雪时。

蒂有余香金淡泊,枝无全叶翠离披。

半床落月蛩声病,万里寒云雁阵迟。

明岁秋风知再会,暂时分手莫相思。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十二首菊花诗,从忆菊开始,至残菊收尾,写尽了菊花从初初含苞待放,到华丽盛放,再到逐渐衰败的全过程。表面上写的是菊花,又何尝不是在写贾府?

清露已收,寒霜初降。菊花虽余香还在,却已花色淡泊,绿叶下垂。秋虫声是早已没有了,大雁也已南飞,空余这半床明月,伴人伤悲。

末句落而复起。再过一年秋风起,又是一年菊花黄,不过是暂时的分别,不必伤悲,不必相思。花开花落凋零枯萎,是为了下一年更好的绽放。

是这样旷达乐观的贾府三小姐,俨然又一个白乐天苏东坡。全诗非常符合探春的性格为人和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

书中写探春理家,又何尝不是在凭一己之力收拾贾府这残局?只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菊花凋零枯萎,有再黄的时候;远嫁海外的探春,却最终一去不归。分明是永不再见,又何曾是暂时分手?思量到此,不禁让人无限悲凉。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这小雪时节前后的赏菊作诗饮酒食蟹,这贾府大观园最后的明艳辉煌,将变成远嫁海外的探春内心深处最美好也是最伤心的回忆。

小雪节气,而未见雪,正如端午不插艾;中秋不食月饼,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只是,南方的小雪天,要盼一场雪,也是不容易的。尤其是今年,日日温暖如春,要像白乐天一样,给三五好友发个微信,问一句“在吗”,然后说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更不能够了。

好在古诗词里写雪的,俯拾皆是。这里且抄几首,应个景儿。

《乌夜啼》

【宋】潘牥

无端小雪廉纤,入平檐。金鸭旋添龙饼,莫开帘。

寻梅约,开还落。可曾忺?合作一年春恨,上眉尖。

这细碎洁白的雪花,轻轻落在了人家的屋檐之上,落在了开开落落的梅花枝头,也随着细细的寒风,飘飘洒洒落到了珍珠帘外。这样美,又这样冷。清寒阵阵;还是不要卷起珍珠帘了吧。金鸭香炉里,再多添一块香料,让这满室的暖香,稍稍抵挡住这帘外深重的寒意吧。看着这帘外白雪飘飞,梅花绽放,又到了这年关岁暮,远行的人,何时才能归来?不知不觉,所有忧愁,一齐涌到这眉间心上。

小雪

戴叔伦

落雪临风不厌看,更多还肯蔽林峦。

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这一片又一片在风中自在飘舞的雪花,怎么看也看不够。最让人欣喜的是,远处层层的山峦之上,那山山树树,已经是一片洁白,俨然是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了。但是也有人,为这漫天飘舞的雪花,凭添了无限愁绪。他们想到了外出未归的游子;想到了远方的恋人;想到了出门谋生的丈夫;想到了这一个冬天,再无钱筹措御寒的衣物。生活的艰辛、隐秘的相思、寒夜的孤寂,种种离情别绪,都上心头。这一片又一片飘落的雪花,每一朵、每一片,都让他们内心无限寒凉。

这落雪的天。

其实对雪花描写最细腻的,还要数唐代著名诗僧,无可法师的这首《小雪》诗。

小雪

无可

片片互玲珑,飞扬玉漏终。

乍微全满地,渐密更无风。

集物圆方别,连云远近同。

作膏凝瘠土,呈瑞下深宫。

气射重衣透,花窥小隙通。

飘秦增旧岭,发汉揽长空。

迥冒巢松鹤,孤鸣穴岛虫。

过三知腊尽,盈尺贺年丰。

委积休闻竹,稀疏渐见鸿。

盖沙资澶漫,洒海助冲融。

草木潜加润,山河更益雄。

因知天地力,覆育有全功。

又是一年小雪时,谈诗说词话小雪
看他写玲珑飘飞的雪花,由上而下;从小到大;从疏至密。细细写来,结构井然。又写广袤大地,浩瀚长空,远山近岭,松竹虫鸟,真是天地万物,无所不包。末一句收尾,再赞天地造化,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孕育万物,功德无量。

这无可法师,俗名贾区,是唐代著名苦吟诗人贾岛的堂弟。年少时出家青龙寺,与诗人贾岛、姚合、张籍、马戴、周贺等诗人过从甚密。受乃兄影响,他也是著名的苦吟诗人。看他诗中的“作膏凝瘠土,呈瑞下深宫。气射重衣透,花窥小隙通”句,诗风清健刚正;“凝、下、射、窥”四字,又分明有字斟句酌的苦吟工夫在。

又是一年小雪时节,不论是南方的刺桐树绿朱槿花开;还是北方的白雪飘飞寒意阵阵,都惟愿,

小雪安康。

岁岁安康。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