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挑衅,贾母当众陈述她排斥薛宝钗的五大缘由,林黛玉果断补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上回我们说到张道士的情商,那真是如火山一样喷发啊。贾母也感动得泪流满面。只是,令贾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张道士的套路。原来,那张道士要给宝玉提亲。

提亲?对方的姑娘十五岁?这不是触犯了贾母的逆鳞吗?谁不知道贾母最疼爱的女孩儿,莫过于她的宝贝外孙女林黛玉。且林黛玉如今是孤苦无依,还要贾母抛弃她,岂不是要陷贾母于不义。再说,宝黛二人青梅竹马,实为天作之合。张道士却枉顾这些真情,为了一己私利,贸然在大众场合为他人做水课,谈论这类敏感话题,实为愚蠢至极了。

那姑娘十五岁,又说根基家当配得上,又不说门第,一下子就更令贾母恼火了吧。因为,那不就是在说薛宝钗吗?要是别的官宦家,张道士更该强调的是她们家现居何种官位才是。薛家富得只有钱,又是四大家族中最富有的一家,其家当也就是他们一直用来炫耀的资本。张道士只说根基,只说家当,贾母自然只会想到最富有的薛家。

再有,王夫人推脱不来清虚观打蘸,也当是避免张道士 提亲时的尴尬。为了应和元春的礼物,她跟薛家收买好张道士,来这么一曲,实在是有些丢人现眼。孩子们的婚姻,何必轻易地就让外人来干预,最终好事那成,岂不是会让人笑话。

他们也太小瞧了贾母吧。刚来的时候,因为礼物的关系,大家不都以为元春要赐婚薛宝钗吗?可是,贾母却装聋作哑。此次为了元春出来打蘸,她也完全没有给薛宝钗特有的待遇,而是将她安排着跟黛玉坐一辆车,让其依附于黛玉而行罢了。让黛玉带了三个丫头,而宝钗只带了两个,就很好地体现了贾母心目中的主次之分。

因此,面对金玉良缘一方赏赐礼物时的挑衅,张道士一旦提出这一问题,贾母就连忙回绝了,说:“上回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再定吧。你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如何,只要模样儿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儿性格难得好的。”

贾母这话当是一语双关了。一方面说给张道士听,表示暂没有打算,又给足了面子(让他继续物色);另一方面则是说给薛家薛宝钗听了。要不然,贾母专门叫来薛姨妈薛宝钗何益?我们分析一下,贾母的话大致有如下意思:

其一,你们家薛宝钗大了,我们家宝玉还小,暂不接受姐弟恋。

其二,贾府看重的不是人家的根基富贵,嫁到贾府的秦可卿、李纨等,她们的出身就不怎么好。

其三,薛宝钗的模样儿,贾母并不感冒。“只要模样儿配得上就好”其意思当是,薛宝钗的姿色配贾宝玉还不够。因为,林黛玉可是仙姿啊。

其四,薛家的那点钱,贾母根本不屑一顾。薛家不要动不动就以利相诱。婚姻虽将门当户对,但是铜臭味太浓烈,也令人反感。况且,林黛玉从林家带来的财产数目也是惊人的。

其五,薛宝钗的性格,贾母也难以恭维,要不然她也不会说“只是模样儿性格难得好的”。

不要说这太玄乎吧。因为,贾母话音刚落,王熙凤怕大家尴尬,就连忙跟着张道士插科打诨。薛宝钗素日心机了得,贾母的这五点意思,相信她也能一听就领会得到。

不过,贾母依然没有放过她。接下来,贾母又故意引起人们对史湘云有金麒麟这一现状的注意。林黛玉又在大众场合说:“他在别的上面还有限,唯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这林黛玉果断补刀,更是戳到了薛宝钗内心的痛处。贾母的意思当是,她要看重金玉良缘,也不至于就只有薛宝钗可选,还有史湘云呢。

至此,薛宝钗接连被贾母黛玉泼冷水,该是无地自容了吧。她收到元春礼物后的喜悦,也应当是立马就烟消云散了。金玉良缘迅速 败北。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