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姨娘:愚蠢的女人,不配拥有幸福

文/木青

《红楼梦》中作为贾政之妾的赵姨娘是个悲剧人物,她地位低下、不招人待见、处处受气、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瞧不起她。

在以男权主导的封建社会,任人宰割的女性本来就没有什么社会地位,作为人妾的妇女还要饱受长辈、正妻、家人的歧视,甚至连亲生的骨肉都不能叫一声“妈妈”,她们的地位更加的低人一等,充其量就是被用来泄欲、生育的工具,可想她们的命运有多悲惨。

赵姨娘的亲生女儿贾探春就认作王夫人为“妈妈”而称她为“姨娘”。贾府里上到主子下到仆人都看不起她。

飞扬跋扈大权在握的王熙凤更是处处为难她。王熙凤借家族入不敷出节省开支为理由,从赵姨娘开刀,克扣她的月钱。当听到赵姨娘对克扣月例有怨言时,又指桑骂槐地辱骂她。

为庆祝王熙凤的生日,大家出份子钱时也不肯放过手头拮据的赵姨娘。

赵姨娘连教训儿子贾环的权力都没有,只因贾环是少爷,她是奴才。

贾母不正眼看她,王夫人妒忌排挤她,其他人鄙视她,儿女不敬重她,赵姨娘实在是活得憋屈。

当然,被人瞧不起,活得憋屈的赵姨娘自身也有不足之处:

不够安分,总想让儿子贾环替代宝玉的位置;粗鄙撒泼,没有与之身份相符的娴淑贤良;羡利爱财,贪图小便宜特别是想趁探春代理当家人时捞取钱财;阴险毒辣,勾结马道婆作法陷害王熙凤和贾宝玉。

这样的赵姨娘也没有什么可同情之处。

在偌大一个贾府,有妾身份的不止赵姨娘一人。

像袭人,大家心照不宣都明白,以后她就是宝玉的妾,而且已经得到了王夫人的首肯。袭人服侍宝玉忠心耿耿、一丝不苟,深得贾母、王夫人的信赖。她从不以自己是宝玉贴身大丫鬟的特殊身份欺上压下;对待他人温和谦让、有礼有节;处理一些纠纷杂事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给主人增添烦恼。

还有平儿,尽管没有实质名分,但其通房大丫头的身份,也无异于是贾琏的妾。平儿心地善良总是尽可能地帮助他人。在协理王熙凤管家方面,她是一把好手,帮势利刁蛮办事不公的王熙凤善后,也做得天衣无缝,处理了好多事,安抚了好多弱者。能在贾琏和王熙凤的夹缝中有声有色地做人,还不被王熙凤忌惮,绝非易事。

同样是身为人妾,袭人和平儿却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赵姨娘能够得到贾政的宠爱,而且生下了一双儿女,想必总有赢得贾政喜爱的长处。试想,如果赵姨娘聪明一点,利用发挥好自身的优势,也许结局会大不一样。分析一下赵姨娘的优势:

其一,有贾政的宠爱作佑护。贾政虽然跟正妻育有三个子女,但步入中年的她们早已形同陌路,彼此之间的感情降到了冰点。除了跟王夫人商量正事外,贾政就难得跟她在一起了。贾政是在赵姨娘屋里起居,由赵姨娘侍寝。因此,赵姨娘是贾政最亲近的人。她大可利用贾政的保护伞,心无旁骛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她不生事,王夫人是奈何不了她的;

其二,为贾家生下了一双儿女,其地位又一下子得到巩固。像周姨娘,就永远只能够看人家的脸色行事。有了孩子,她就能占得贾府更多的资源。王熙凤压榨她,一方面是探春被王夫人抢去了,另一方面也在于她不知道据理力争。她要什么,还不是只需贾政的一句话。

其三,她完全可以抚养教育好孩子。贾宝玉厌恶读书做官不走仕宦之道,如果赵姨娘能够洞悉利害,教育好贾环,让其饱读诗书,学得腹蕴才华,温文儒雅,志取科举,最终母以子贵,岂就是传说中的完美逆袭。

其四,虽然身为姨娘,但总归还是半个主子,如果赵姨娘能够像袭人和平儿那样自律自爱,安分守己,贤淑谦和,以礼待人,教子有方,想必没有理由让人不敬重她。

地位低贱、身份卑微不一定没人尊重;地位尊贵、身份显赫不一定得到尊重。让人尊重得要有让人尊重的资本。《红楼梦》里大家对平儿、袭人、紫鹃、鸳鸯这些丫环的喜爱是来自内心深处的,而对于王熙凤的只能算作是迫于淫威的服从。她明明有一手好牌,却打了个稀巴烂,只能为赵姨娘的不够聪明而感到惋惜。愚蠢的女人,向来不配拥有幸福。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