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红楼梦》诗意的承载者

《红楼梦》是一部小说,更是一首读不完的诗。在它描述的五彩缤纷的生活中,那一个个美丽的女子,也是一个个美丽的诗歌意象。她们的内涵,为一代代读者津津乐道。只是,如果要说她们之中谁承载着更多的内涵,足以担当《红楼梦》起红楼梦的诗意,那绝对是林黛玉无疑了。

一、生而成诗

林黛玉的前身是西方灵河岸边的一颗绛珠草,于三生石畔享受日月的精华,又得神瑛侍者用甘露灌溉,而久延岁月,退却了凡胎木质,成为了一株仙草,不久又幻化成了人形,是为绛珠仙子。

美丽的邂逅,也结出来美丽的愁思。成仙后的仙子,并未进入“红即是色,色即是空”的警戒,而是整日游于离恨天外,内心郁积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终日思忖着如何报答神瑛侍者灌溉之得。感恩之心是他与生俱来的品质。

恰巧那神瑛侍者又凡心偶炽,想要去那人世间造历幻缘。绛珠仙子便同他一同下凡,欲用自己一生的眼泪,还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

林黛玉一生的诗意,因此而诞生。其为仙草,一开始就不同于花的凡俗;其幻化成人形,有着更多的清新与风流,气质才华超凡脱俗。再续前世的情缘,其身上又增添了了一种迷离梦幻之美。宝黛初见,让这份诗意莅临凡间。

黛玉在心底暗忖道:“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宝玉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两人似曾相识,是灵河岸边的那段神话在人间的过度,也是她俩的心意相同,彼此欣赏。这也是前世与今生,天上与人间的诗意碰撞。往后,虽然他们的爱情经历了无数坎坷,品尝了无数的辛酸,却依然让人觉得温暖,是人世间最曼妙的风景,让无数人觉得那就是爱情本来的样子。一切均因为这段诗意的出生。

二、出口成诗

余光中赞李白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林黛玉绣口一吐,也当是半部《红楼梦》了。

元妃省亲时,她就锋芒毕露。自己作了不过瘾,又帮宝玉作了一首。相比于宝钗的指点,宝玉更倾慕于黛玉一挥而就。且看其《杏帘在望》一首: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

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既是应景之作,歌功颂德,又清新自然,寄寓了封建社会文人的对桃源生活的一种向往。当时的社会虽不如此美好,却也达到了一种艺术的真实。元春因此而对此诗垂爱有加,推它为当场诗作之冠。而薛宝钗的诗作格局则相对较小,没有远大气象。后来,元春放弃宝钗,而钟爱林黛玉大致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及至海棠诗社的成立,大家为自己拟定诗号,也是林黛玉的主意。因为她天生向往一种诗意的自然。黛玉道:“既然定要起诗社,咱们都是诗翁了,先要把这些姐妹叔嫂的字样改了才不俗。”一向被礼教束缚的李纨也因此而立马附和起来。这就是林黛玉诗意的感染力。

大家作诗,又是林黛玉和薛宝钗的诗作最好,李纨虽然一口咬定是薛宝钗的好,但在宝玉看来却是要斟酌的。李纨见宝玉有异议,立马就用规矩压宝玉。显然,李纨评判优劣的时候掺杂进了她自己的感情,并不是完全的公道。而林黛玉却笑看这一切,这又是一种诗意的淡然。

菊花诗会,林黛玉的《咏菊》《问菊》,再次力压群雄。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这两句既是对菊花的高度赞许,也是林黛玉精神的最佳写照。大家赞她咏出了菊花的风骨,也问得菊花哑口无言。因为她就是菊花的知己,最了解菊花的寂寞,菊花自是无需多言。但是,林黛玉却保持着谦虚的态度。

还有《葬花吟》唱出了身世之感,凄美绝伦;《秋窗风雨夕》淡淡的哀伤里,也透出了浪漫,是许多人风雨之夜心境的最佳写照。《桃花行》也是横空出世,大家争相传阅,宝玉为之暗暗落泪。

三、生活成诗

其实,黛玉一开始并不是那么悲悲戚戚,刚进贾府的时候,她表现出是诗意的淡然。当大家谈到她的病的时候,她只是说那些是无稽之谈。而薛宝钗谈到自己的病情时,却那么郑重其事,仿佛被病情绑架死了一样。

后来,黛玉有了烦恼,也是用诗歌的方式宣泄。与生活一言不合,就写诗。黛玉葬花因此被认为是最了不起的行为艺术,是诗意的一种最美好的践行。她蕴藏着黛玉内心的悲戚,对于美的呵护。宝玉因此与她有着深深的心灵共鸣。她这样地追求真善美,也是宝玉倾慕她的本质原因。薛宝钗的精神生活被封建礼教桎梏的时候,林黛玉那诗意的生活,就无异于一种世外桃源。贾宝玉诗意的心灵,也唯有在这里才能够得到一丝安歇。

潇湘馆的书,也并非摆设。它们是林黛玉生活的寄托。平常,除了写诗,林黛玉大多数时候都应当是在阅读。因为此,她后来教香菱学诗,才会那么举重若轻。人们大多只叹香菱进步神速,叹她生命里诗意的呈现,却不知林黛玉读那些书等于是早已为香菱做好了功课。她把自己心爱的读书笔记(有她圈点的诗作)都给了香菱。那些可都是精华啊。香菱的诗意人生,也就只是林黛玉生活中诗意的一种呈现。

林黛玉虽然很少做针线活,但是她读书,能够用知识引导人,熏陶人,为香菱的人生添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功德一件。宝钗不读书,内心很多时候就只有空洞,只知道去世俗的社交关系里钻营,于社会无益。

第27回,林黛玉的这一句言辞,更是她最美诗意生活的呈现。

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

它告诉人们,无论我们的生活陷入多么大的困境,都要保持生活里该有的品质,不能让心灵变得慵懒,变得荒芜。头天晚上,林黛玉吃了闭门羹,可谓是极度悲伤,陷入到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可是第二天一早,她却依然记得提醒紫鹃保持生活的品质,依然记得去关心燕子,是多么的令人感动。颓废的人生,大多是从丢弃生活的诗意开始。像林黛玉一样,时刻让生活保持诗意,人们才不会失去生活里应有品质。

林黛玉教鹦鹉学诗,更让林黛玉体会到了诗意的快乐。那鹦鹉将林黛玉的诗作背熟了,见林黛玉愁绪满怀,都似乎知道为林黛玉发一问:“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这样,愁绪再多的林黛玉都会乐开怀吧。时刻保持一颗诗心,让生活充满诗意,往往都能够收获林黛玉这样的大惊喜吧。

四、幽默成诗

忧郁而多愁善感的黛玉,更是一个幽默的黛玉。鲁迅评论红楼梦,说悲凉之雾遍布华林。但是,在我看了,红楼梦里也遍布着林黛玉带给大家的欢乐,驱散着那悲凉之雾。林黛玉只要跟大家生活在一起,始终都会是大家的开心果。

端午节,宝玉晴雯袭人吵架,正不可开交之时,林黛玉仅仅用一句“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就化解了大家的尴尬。袭人也因此向黛玉吐露心声,说她的心思唯有灯知道,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也罢了。这是林黛玉的幽默化解了不如意。

她的幽默也增进她和探春的友谊。海棠诗社刚成立,大家都想着自己的诗号,探春因喜欢芭蕉,就说自己是“蕉下客”。大家都觉得有趣。黛玉却笑道:“你们快牵了他去,炖了脯子吃酒。”众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众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林黛玉这样说是不是一下子就活跃了当场的气氛呢?后来,大家写诗,思维也就更加开阔。探春也会觉得林黛玉愿意跟自己亲近而感动。一开始,薛宝钗就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后来,钗黛之间冰释前嫌,薛宝钗的生活才得以有着林黛玉的诗意在其中飞扬。

当时,薛宝钗正在为惜春开具画画用的材料单子,林黛玉突然插嘴说:”铁锅一口,锅铲一个。”宝钗道:“这作什么?”黛玉笑道:“你要生姜和酱这些作料,我替你要铁锅来,好炒颜色吃的。”众人都笑起来。

黛玉又看了一回单子,笑着拉探春悄悄的道:“你瞧瞧,画个画儿又要这些水缸箱子来了。想必他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探春“嗳”了一声,笑个不住,说道:“宝姐姐,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宝钗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像牙不成!”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把黛玉按在炕上,便要拧他的脸。

黛玉笑着忙央告:“好姐姐,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众人不知话内有因,都笑道:“说的好可怜见的,连我们也软了,饶了他罢。”

红楼梦里宝钗黛之间的矛盾是最深的,产生的冲突也是最多的。但是,她二人之间也生出了如此和谐的境界,让人感觉到她二人之间的关系,在那一刻又胜过了红楼梦里一切亲密的伙伴关系,连一向与薛宝钗亲密的史湘云也只能干瞪眼了吧。

这就是林黛玉诗意的幽默所营造出的和美境界了。因此,她的幽默也让人感觉到是一首诗,让生活变得轻松美妙,让心情变得无比舒畅,让重重的心结一个个地自动散开。

这样,因诗而生的林黛玉,也是诗意的存在着。在红楼梦中,她时刻都是诗意的承载者。《红楼梦》因为她而更加高雅,《红楼梦》通过她一次次地将诗意播撒在每一位读者的心间。每一个爱诗的人,都因之无比热爱林黛玉,也更加地珍爱红楼梦。

最后也突然想起林黛玉与史湘云的那句最有名的诗: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黛玉是花魂,更是红楼梦里的诗魂。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