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和贾政的夫妻感情不好,这是《红楼梦》读者们公认的。除了宝玉的教育问题,这夫妻二人几乎没有共同话题,也从不在一起交流日常生活的大小事宜。有人认为,贾政和王夫人是“中国式标配”的家族政治联姻,所以本来就没什么真实的情感,这种说法有失偏颇。无论如何,王夫人和贾政先后生育了贾元春、贾珠和贾宝玉三个孩子,在三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们不会从一开始就是我们在《红楼梦》中看到的样子。虽然旧时的婚姻大都没有感情基础,但既然步入婚姻,贾政和王夫人这样的男女双方一般都会认真和自己的另一半相处。那么他们的婚姻状态为什么会成为我们看到的样子呢?王夫人和贾政婚姻发展的三个阶段,也许是现在很多中年夫妻都经历过的:

一、幸福美满的蜜月期

王夫人和贾政是门当户对的婚姻。

年轻时的王夫人虽然未必有王熙凤和薛宝钗的美貌,但也绝对不差。王夫人和王熙凤都出于金陵王家,侄女和姑姑往往有很多相似之处。而且这不仅表现在外在相貌方面,也通常表现在处事方式上。凤姐原本是贾赦那边的媳妇,却被王夫人请来代替自己管家,说明王夫人很喜欢自己这个侄女。这种喜欢也许就是从凤姐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从刘姥姥评价年轻时的王夫人:“着实响快,会待人,不拿大”来看,年轻时王夫人的性格中确实有王熙凤的影子。

年轻时的贾政身上大约很有一些宝玉的影子的,不然曹雪芹不会在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中,以旁白的口吻说贾政“起初天性,原本是个诗酒放诞之人”。

再参照贾琏和王熙凤的婚姻状态:贾政性格木讷本分,不像贾琏那样是个风月场中做惯了的人;王夫人一开始也并不像凤姐那样,有很强的控制欲,所以他们之间至少还是相敬如宾的。

儿女是父母感情的润滑剂。随着女儿贾元春和儿子贾珠的出生,他们之间的感情达到了最高点: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计划运行着,教育女儿并送进宫,为家族的将来做长久的打算。教育儿子读书仕进,使整个家族后继有人。

二、渐行渐远的疏离期

1

夫妻二人情感状态最明显的转折点,应该出现在贾珠去世后。或许因为贾政和王夫人都对贾珠太过严厉,或许因为贾珠本来身体就不好。总而言之,王夫人悲痛欲绝,贾政痛彻心扉,两人也许曾经相互宽慰过,但是儿子的死也让两人在之前相处中积累的点点滴滴的不满逐渐爆发出来。

再则王夫人因为贾珠的死,对宝玉格外“怜爱”,致使宝玉不学无术,贾政又很是看不顺眼。而贾政又有了新欢赵姨娘,并与赵姨娘生下了探春和贾环。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之间的不和谐因素也就越来越多。

2

前文说到贾政的青少年时代也是一个“诗酒放诞之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说明贾政的成长过程是一个被动进行自我修正的过程。父亲早逝,母亲辛苦养大自己和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但本该承担家族重任的哥哥又荒淫无度、冷酷无情(从坚决要纳鸳鸯为妾和因为不想还孙绍祖5000两银子,就不顾女儿的死活可以看出)。

于是,贾政这个本不该承担起家族重任的二儿子就被迫承担起不善于承担的重任。贾母之所以放弃长房长子的宁国府不住,而要到贾政的荣国府去住,首先是因为贾政算得上一个孝敬、肯努力、作风正派的好儿子。

年轻时的王夫人像王熙凤,但又不像王熙凤那么能干、娇俏会撒娇,年轻时的贾政像贾宝玉,但又不像贾宝玉那样在女人堆里成长,所以不像宝玉那样懂女人,能和女性有很多精神上的交流。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难免会感到无趣。

3

王夫人感到贾政对她的爱不及从前了,但是她并没有反思自己,而是加大了对贾政的控制力度。我们从平儿说王熙凤陪嫁到贾家四个丫鬟来看,王夫人陪嫁的丫鬟也许会比王熙凤更多,至少也和王熙凤一样多。可是这些陪嫁丫鬟都到哪里去了呢?贾政身边有个老实本分、不多事儿的周姨娘,这位周姨娘在书中没有任何存在感,想必这样的人很符合王夫人对贾政姨娘的要求吧?王夫人恨赵姨娘是因为赵姨娘是一个不被允许却又不得不允许的存在。

年轻时的王夫人,也许一半像王熙凤,一半像薛宝钗。贾母因之而将她纳为了荣国府的媳妇。在二人生活的蜜月期,贾政看到的也正是家中长辈们看到王夫人的优点。但是,随着二人的感情产生裂痕,王夫人类似王熙凤的控制欲和类似宝钗虚假凉薄的一面越发清晰地显露出来。

4

为了家族的利益,也出于对王夫人为自己生儿育女的怜惜,贾政仍然和王夫人维持着不冷不热的夫妻关系。但步入中年的贾政感到生活像一潭死水,外面做不完的公务和可有可无的应酬常常使他疲于应对。家本来是可以让他放松的地方,但是王夫人却因他纳了赵姨娘做妾而对他生出怨恨,甚至拉拢除了他之外的所有家人千方百计排挤赵姨娘。贾政不能离开这个大家族,但是他已经想远离王夫人了。

三、名存实亡的破裂期

远离王夫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情感天平转移到和王夫人性情完全相反的赵姨娘那里去。

虽然,最初纳赵姨娘做妾不过是出于为贾家添丁的考虑,贾政也未必一开始就特别喜欢赵姨娘,但是随着他和赵姨娘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人到中年的贾政越来越能在赵姨娘那里追寻到一种自己年轻时想去体验,却终于被冰冷的理性强行压抑下去的情感冲动。那是热烈而富于激情的冲动。那是古井无波的王夫人从来没有过的活力。

年轻的赵姨娘像她的女儿探春一样是“一朵鲜艳而带刺的红玫瑰”,又像一只不太容易驯服的野马,唤起了贾政作为男人的征服欲。

尽管家中所有人都不喜欢赵姨娘,可是贾政眼里的赵姨娘,就像宝玉眼中的晴雯一样:“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所以他要尽可能地去保护这个让自己找回青春、又真正让他尝到爱情滋味的女子。

贾政对赵姨娘越来越多的喜爱使王夫人妒火中烧。王夫人一面懒于理家,而让王熙凤代替她承担荣国府的重任;一面在佛堂中心如死灰地控制着宝玉。

宝玉跟贾母长大,情感上更依恋贾母,王夫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没有办法改变。此时王夫人可以控制的只剩下宝玉的婚姻了,而宝玉爱的又恰恰是从前深得婆婆宠爱的小姑子贾敏的女儿。

本以为贾敏出嫁后,她就是贾府中拥有一切的女人,但是丈夫远离她,儿子与她感情淡薄,婆婆好不容易对她好一些,林黛玉一来,贾敏好像又回来了,而且这次“贾敏”回来,还“抢走”了她的儿子。

王夫人让凤姐管家,可是凤姐来到荣国府之后,却和贾母更加亲近,对她这个姑姑虽然没有多么疏离,但好像也不太热络。王夫人渐渐发现:凤姐虽然是王家人,但是她是想把贾府的经济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更重要的是凤姐为讨贾母欢心,似乎与林黛玉走得更近,所以,当邢夫人拿着秀春囊来向她兴师问罪时,尽管她知道凤姐是大家闺秀,不会轻薄到将夫妻二人的闺房之物随意遗落,但她要给凤姐一个下马威。

王夫人感到自己被孤立了,幸好她还有同盟军,她的同盟军就是薛姨妈、宝钗和袭人,她的女儿元春虽然入宫多年,可是深明母亲的心意。为了控制宝玉,她害死了金钏、害死了晴雯,可是这并不算什么,就是再来几个金钏和晴雯,她也照样要害死了才甘心!

林黛玉虽有贾母护着,王夫人在面上暂且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在日常生活中的一桩桩、一件件事中,她就不能从精神上让林黛玉痛苦了吗?王夫人在金钏和晴雯身上都看到了林黛玉的影子,这也许才是她们被赶出府最根本的原因。林黛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的感觉,当就是王夫人给的。

对于王夫人的丑恶行径,贾政有所察觉吗?也许没有,因为贾政“不惯俗务”;也许大概知道,因为赵姨娘不会不告诉他的。但贾政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态度全部选择视而不见。也许此时的贾政根本无心过问,一日又一日逐渐流露出的败势使贾政感觉到,贾府的好日子不多了。贾政本来就不很强烈的名利心这时更淡化了,他也不逼着宝玉读书仕进了。虽然贾政已经很努力地在赶车,但是贾府这架华丽的马车已经失去控制,坠入深渊只是迟早的事。

贾政曾经那么努力地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变成一个符合家族要求的人,希望缔结一桩美满的婚姻,好让整个家族子孙繁盛,福运绵长,到头来却发现大观园中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悲剧。也许他和王夫人原本就该是两条没有任何交集的平行线,不幸被双方的长辈强行扭捏成两条虽有交集但终究还会远离的弧线。如果有来世,他希望能和王夫人相忘于江湖。此生如参商,来生也不必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