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红楼梦: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范仲淹有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贾政作为红楼梦里儒家的代表,境界还是低了点。一个做父亲的,怎么能够因为自己人生的失败,而对子女要求更多呢?更何况,贾宝玉还只刚满周岁,仅仅因为他抓到了女孩子的胭脂,贾政就对他有所不喜,进而产生厌恶之情,是很不公平的。

此乃贾政接纳不了自己,更容纳不下他人。作者借其名字借喻他假正经,大抵也是因为他的这份浮躁吧。

可以说,贾政宠爱赵姨娘也完全是他在浮躁中的一种逃避,现实太令他失望,他也就只有浑浑噩噩地应对了,让赵姨娘来安抚一下他浮躁的内心。他心底里没有真正包容下荣国府的一切。

荣国府的主心骨都这个样子,荣国府最终走向衰败自是必然。这账,也就不能算到贾宝玉头上。

《红楼梦: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再说宝钗,也将自己的希望与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大家早已将贾宝玉逼迫得要不得,她一来到荣国府,也立马加入到了那支队伍。她丝毫不想去读懂一下宝玉,体谅一下宝玉,以平常心看待身边不同寻常之人。

这也是薛宝钗的浮躁,没有包容心。看着贾宝玉是救命稻草,她玩命地抓,可是却又责怪宝玉这根稻草太纤细,太无力,同众人一道埋怨他,指责他,而不知道自己去适应他,冷静地跟着他在波涛里共进退。

而且,贾宝玉也不欠她的,她在宝玉身上的这份功利心,只会让贾宝玉越来越反感。她这种不善于接纳他人的心底,最终也让她堕入到了痛苦命运的无底深渊。

《红楼梦: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相反,袭人就比宝钗明智多了,他既对宝玉抱有期望,也接纳宝玉的一切。作者说她是贤袭人,有始有终,当是对她愿意与宝玉同甘苦的赞叹。相信袭人最后不是主动离开宝玉,而是荣国府对她有所辜负。要不然,作者又何必替宝玉感叹“可叹公子无缘”呢?

因此,袭人对宝玉的爱,堪称为一种特殊的母爱。她像王夫人一样,恨铁不成钢,却又包容着宝玉的一切。

当然,在这方面最有境界的当是林黛玉。众人只道黛玉小性子,却不知道林黛玉才是红楼梦里最有包容心的一位。你看他不劝贾宝玉,对贾宝玉却有着最具善意的接纳。当所有人的利箭都瞄准或早已射向了贾宝玉的时候,只有林黛玉给了宝玉最为温暖的港湾。她不觉得宝玉是异类。

《红楼梦: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林黛玉也时常生宝玉的气,跟宝玉争吵,但是那完全是一种正常的在乎。因为世界上没人愿意自己的爱情不干不净,更何况林黛玉是最为看重情感的人。两性之间,当一位早已对另一位疲倦了,才没有那么多醋心,没有那么多的在乎,才不会有像黛玉那么样的“小性儿”。

而且,林黛玉也不是纵容贾宝玉的堕落。她只是在贾宝玉身上没有多少功利心,时刻感恩那份遇见。她不想宝玉也因为自己而变得意气消沉。她分明知道自己就是贾宝玉生命中的阳光,需要时刻给予他光和热。而且,宝玉在说一些没有志气的话语时,林黛玉总是一番冷处理。

如果黛玉为了自己的处境着想,为了让自己的客居生活舒适一点,她也完全可以自私地去讨王夫人等的喜欢,却做那个恶人。

《红楼梦: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在荣国府,为了贾宝玉,林黛玉做了那个承受痛苦最多的人。贾母虽然也包容着贾宝玉的一切,但她高高在上,谁也不能对他怎么样。贾政对此发了一通脾气,最后还不是在贾母面前乖乖磕头认罪。

这也就是道法自然的伟大吧。即使很多时候,达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那就是在哭过笑过之后一切随缘吧。不做作,不强求,善待他人,更是在善待自己。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