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在读者的印象中一直是个刻薄、小心眼的姑娘,很多人认为她不及宝钗温和、大度。这其实是读者对林黛玉的一种误解,林黛玉不仅不是刻薄之人,而且是个宽容、充满柔情的女子。

说到林黛玉的刻薄,大家总忘不了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送宫花这一段。

周瑞家的送宫花为图方便,顺路送完三位姑娘的,再走过夹道去送王熙凤的,最后才往贾母这边来,将宫花送给住在贾母处的林黛玉。黛玉也就是最后一个收到宫花的人。

因此,林黛玉见到宫花才“冷笑道:‘我就知道么!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呀。’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也不敢言语。”

很多人认为这是林黛玉刻薄的表现,表面看来,林姑娘这句话确实不太好听,可是这确实是实情,那就是周瑞家的最后才将宫花送给林黛玉。

根据“客在主先”的惯例,周瑞家的绝不应该最后才给林黛玉送宫花,这种怠慢本身就是十分失礼的。

周瑞家的是贾府有脸面的奴才,作为王夫人的陪房,她怠慢林黛玉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因此面对林黛玉的诘问,周瑞家的也只能哑口无言。

即使面对奴才如此的无礼,林黛玉也没有将宫花退回,只是抱怨了周瑞家的一句,大家教养可见一斑。

再说一个林黛玉的“刻薄”,那就是史湘云与林黛玉的那次关于“戏子”的口角。

看戏时,王熙凤指着一个小戏子道“这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宝钗看出来了但没有说,只有傻乎乎的史湘云脱口而出“倒像林妹妹的模样”。

贾宝玉只怕林黛玉要生气,连忙向湘云使眼色,结果两边都得罪,被史湘云和林黛玉各自排揎了一顿,落得好大的没趣。很多人认为这是林黛玉的刻薄,其实恰恰相反,古代戏子的地位非常低贱,与妓女相类。林黛玉家世不凡,乃是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若不是父母早丧,人丁不繁,其家世显赫应该超过贾家。

史湘云的话是当众所说,对于十几岁的林黛玉来说,不吝于一种当众羞辱,而她信任的贾宝玉这次也没有护着她,而是向湘云使眼色。即使如此,林黛玉也没有当众发作,她只是在回去之后向宝玉发了一通脾气,她不没有怪史湘云的出口伤人,只是怪贾宝玉不为她说话,这也是出自对宝玉的信任以及失望。

当贾宝玉因为好心办坏事而被两个女孩责难而灰心失望时,其实两个女孩已经和好了,她们结伴而来,解开了宝玉的心结。纵观之后的文字,林黛玉与史湘云不仅毫无芥蒂,后来还成为了亲密的朋友,这难道不能看出林黛玉的宽容和大度?

其实林黛玉的小性子和小脾气大多是向贾宝玉发的,他们一次次的争吵与拌嘴,总是以贾宝玉受到林黛玉的排揎,最后缴械投降而告终。读者也许忘了,贾宝玉和林黛玉并不是生活在现代的成年人,而是生活在古代的十几岁的少男少女。

他们之间的情愫在那个年代是一件多么可怖可畏的事情,他们不能大大方方的问对方“我心里有你,你心里有没有我?”于是只能通过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争吵来证明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分量,将这份刚刚开始萌动的感情与“兄妹之情”区分开来。

这种争吵,其实不过是一种变相的爱情表白罢了。林黛玉的伶牙俐齿,让她的小脾气也那么的可爱,让宝玉甘之如饴。

当两人吵架拌嘴时,林黛玉的丫鬟紫鹃还要“说”她,这个“说”已经带有一些温和的责备的意思了。林黛玉清高孤傲,目无下尘,不似宝钗玲珑八面,能得下人之心。可是不要忘了,只有林黛玉的丫鬟敢“说”她。

谁见过莺儿说宝钗,侍书说探春,甚至平儿说王熙凤的?紫鹃并不是林黛玉从南边带来的丫鬟,却与林黛玉结下了最真心的情谊。也许宝钗能得“下人”之心,而林黛玉却是真诚待人,得到了紫鹃最宝贵的忠诚与守护。

清高孤傲的林黛玉,其实是一朵可爱的解语花。她有着伶俐的口才,超逸的品味和格调,更有着一颗充满的情感的心。世人对她的误解,实在是缺乏理解和幽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