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自传:那一刻,我才明白人间至味是真情

我们薛家是皇商世家,皇帝使用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经办的,我家店铺鳞次栉比,货物琳琅满目,人人知道我家“珍珠如土金如铁”,穿着绫罗绸缎,吃着山珍海味。我母亲是金陵王家的小姐,我出身富贵豪门,是人人羡慕的千金大小姐。

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貌似我家也没有那么风光无限好,尤其是父亲去世之后。我母亲不大识字,但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我母亲很爱我们姐弟俩,对我哥哥更是百依百顺,要月亮绝不给星星,谁让哥哥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呢,我们庞大的家业还要他来继承呢。可哥哥好像无心买卖稼穑,只知吃喝玩乐结交朋友,以至我们的生意无人打理日渐凋零。我和哥哥不一样,既有父亲的知书达理,又有母亲的世故练达,我得担当起家族复兴的重任。

这不哥哥又在外面闯祸了,为了一个丫头竟然打死了人。幸亏我家朝中有人做官,再花上几个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可无论如何,人命关天,自古杀人者偿命,哥哥还是要避避风头的,我们进京吧。

京中正在选妃,我要是能像姨家表姐一样,成为皇妃,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价百倍尊贵无比。再者也该打理一下日渐消耗的京都生意。

“山外青山楼外楼”,来到皇城根下,才知我不过是一方小卒,没有傲慢不可一世的理由。在京都达官显贵中,商人世家出身原来很卑贱,父亲仅是个紫薇舍人且已过世,更不值得一提。我身份不够高贵,在选妃中是个硬伤。哥哥又是有人命案在身的呆霸王,政审就被刷下。我长相比较丰满,在一堆花容月貌的女子中,真是有点儿自惭形愧,我还是乖乖回家吧。

我攀龙不成那该如何是好?母亲说姨家表弟也不错。表弟家“白玉为堂金作马”,有钱有势地位高,哥哥的人命官司就是姨夫的人轻而易举给摆平的。若是嫁给表弟,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言而喻,薛家的靠山也会固若金汤,不失为退而求其次的好办法。

于是母亲谋划了一个金玉良缘的策略:众所周知,表弟是衔玉而生,就给我打块金锁,上面刻的字也和他玉上的是一对,我俩是天赐良缘命中注定。

可有两点不好,一是表弟早已心有所属,和那个早来很多年的林妹妹黏黏糊糊缠缠绵绵,真令人肉麻。二是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读仕途经济学问的书,结交些为官做宰的人,为将来成为达官显贵打下坚实的基础。这个表弟可好,整天在姊妹丫鬟堆里闹,还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不务正业,读书也是旁学杂收,研究些花草虫鱼,药理化妆,诗词艳赋。

表弟有了心上人没关系,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俩自己说了不算,我们公平竞争,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姨夫是个谦恭厚道读正统书走仕途路的人,他喜欢学识渊博的人。幸亏小时候父亲教我读书写字,掌握了很多知识,要是像妈妈一样大字不识一筐,像哥哥一样孤陋寡闻寅庚不分,那就完了,姨夫肯定不喜欢我。

遇到时机,我就积极地表现,展示我在诗词歌赋、佛学、美术、药性等方面的知识,让大家知道我是一个学富五车才华横溢的人,肯定会传到姨夫耳朵里去的。

我的表现果然不凡,元妃姐姐省亲,命题作诗,夸我和林黛玉的与众不同,况且我在前林在后,我还成功地帮助表弟把元妃姐姐不喜欢的玉字改成蜡。海棠诗社刚成立,作海棠诗,我力压群芳,夺得头奎。螃蟹诗我又独占鳌头别无人及。大雪天诗词连句,我毫不相让大战湘云。咏絮词,我一翻别人悲调,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斐然的文采博得了大家的一致赞扬。

我不但文采斐然,而且学识渊博。我一句喝冷酒要用五脏六腑去暖他,就让表弟觉得我的话有道理,令林妹妹半含酸。我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就让表弟大彻大悟。讲六祖惠能的故事,又让他觉得我知识渊博,无所不知。给惜春准备画具,一连串地说出一堆笔墨纸砚,更让众人对我刮目相看,我真是博闻强识众所不及。

我的不凡的表现,令大家心悦诚服,一致认为我是个德才兼备的大家闰秀。尤其是湘云,更是我的铁杆粉丝,说林妹妹都不及我。姨夫常夸我学问好,连香菱都知道。

至于姨妈,他是我最大的支持者,我们有血缘关系,是一伙儿的。目前荣国府的实际掌权者是姨妈,老太太年龄大了不管事;表姐王熙凤不过是表面的管家,很多事得按姨妈的指示办,他还是老大家的儿媳妇,要回那边去的。我若成了宝二奶奶,贾府的后宫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再说姨妈非常喜欢我。我性格稳重谨慎,藏愚守拙实际上精明能干,会揣摩人的心理,交朋友出手阔绰大方,帮湘云请一次客就花二十多两银子,让上下主子仆人都觉得我好,尤其会安抚帮助姨妈。这不姨妈的丫头金釧儿跳井死了,我几句话就把姨妈安慰地心安理得,一身妆裹衣服救急,就把姨妈感激地认为金玉良缘没错。

表弟流荡优伶淫辱母婢被姨夫打伤,我得抓紧送药去。这次我情不自禁地表达了对表弟的喜欢,表弟很感激我对他的好。姨妈给凤姐姐配药,找不到好人参,虽然我家大不如以前富裕了,我还是二话不说,去买来上等的人参送给姨妈。我的种种表现,令姨妈非常满意,凤姐姐病了,姨妈亲自托付我,让我和大嫂子、探春管家理财。

探春敏锐善行,想办法给贾家开源节流,可他不懂得笼络人心。趁这个时候,我提出了收入共享,让大观园的丫鬟婆子又多了一份收入。这下众人都对我感激涕零,为我今后作为宝二奶奶管家理财打下了夯实的人缘基础。

再说姨妈不喜欢那个似弱柳扶风的林黛玉,不知是嫌老太太硬把外甥女接来住着不走,还是和他小姑子贾敏有过节,或是讨厌他总是和表弟在一起玩儿,而不鼓励表弟要读书考取功名,以求荣耀显达。

我就不一样了,我尽量和表弟多接触,一是培养感情,二是劝表弟多读圣贤书要走仕途路。

有事没事有空没空我就去怡红院玩玩,这次却惹恼了大丫头晴雯。我和表弟正在里面谈论地高兴,听外面有人说,有事没事来惹得我们半夜三更不得睡觉,我心里一惊,这么大的胆子,一个小丫头,竟敢骂我,肯定是那个长的漂亮的晴雯,仗着表弟喜欢他,无法无天。袭人比他有心数多了,更是表弟的依靠,我得多和袭人交往,笼络住他的心,让他多说我的好话。别看是丫头,很重要,表弟就是喜欢听丫头的话。

暑热烦人,午饭后我去表弟那儿讲谈以解午倦。怡红院里静悄悄的,我直接进入表弟卧房,表弟睡着了,袭人在床边给表弟绣肚兜顺便赶蚊子。这丫头现在已被我收买,老是替我说好话,还指责颦儿的不是,在众人面前敢直言林黛玉不是他们贾府的人。他和姨娘一伙儿,不再顾忌老太太是多么偏袒林妹妹。

袭人见我来,连忙起身给我让座,我就顺势坐在表弟身边,也给他绣肚兜。袭人这丫鬟就是有眼色会办事,给我提供了和表弟亲密接触的机会。可听表弟在梦中说“什么金玉良缘,我偏说木石姻缘。”我不禁怔了,我该如何做才能走进表弟的心?其实也无所谓,只要我嫁给表弟,有钱有势有地位,其他不重要。

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有钱而不用做事,表弟都具备了。海棠诗社成立,大家在讨论起笔名,我给表弟起了个富贵闲人,多贴切多完美,可表弟好像不喜欢。我俩的思维总是不在一个频道上,这也没什么,合适的机会,我会把他拉过来的。

呆香菱这些天和颦儿学诗都快疯魔了,白天黑夜地泡在诗海里,嘟嘟囔囔地没完没了,看的大家都好笑,表弟夸他是钟灵毓秀的女儿。机会来了,我劝表弟也和香菱学学,这么用功,没有什么学不成的,考取功名不在话下。表弟对我的话,以前还生气,不等我说完,抬腿就走,现在好像没听见一般。唉,什么时候他才能走上正路呢?他能如我的要求一样,成为达官显贵吗?我能如愿以偿,成为权高位重的贾家夫人吗?一心嫁给表弟,我是不是错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都努力了这么多年了,决不能半途而废。我仍将一如既往地住在大观园里,继续为我的金玉良缘而努力。

可这次不同了。为了查出绣春囊的主人,王熙凤亲自带人挨门挨户搜查,可独自把我的蘅芜苑撇下,说是亲戚家搜不得。

凤姐姐是我的亲表姐,可他总是向着林妹妹,附和老太太,说林妹妹吃了他家的茶要做他家的儿媳妇等,和林妹妹有说有笑,和我也就是不咸不淡地打个招呼。我知道他怕我做了宝二奶奶,会抢了他的大权,我也不喜欢他那张扬泼辣的个性,总之道不同不相为谋,只要姨妈喜欢我就行。

我不能在大观园住下去了,凤姐姐这可是直接撵人,在亲戚家住着多年不走,实在是说不过去了,更不能落个有伤风化的嫌疑。我也是有自尊的。

金玉良缘我是不会放弃的,先回家再和母亲从长计议,我一定会成为表弟明媒正娶的妻子。至于我家的生意,我已多年没有问津,哥哥也不管,任凭那些老仆人处理吧。

就这样,终其半生,我都在为成为贾家赫赫扬扬的宝二奶奶而奋斗。慢慢地我也有些累了,午夜梦回,也慢慢地意识到自己并不快乐。我好像不是为自己而活,仅仅是追了个光环,并没尝到人间至真至美的情感。往后余生,甚至是走上奈何桥的那一刻,我将都非常羡慕林妹妹吧,他没有成为宝二奶奶,却有着美好的爱情。人间至味是真情啊!我的前半生,实在是一个失败的典型。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