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艳阳:端午小记

端午小记

实验中新城分校 高艳阳

又到端阳,回家的时候才十点左右,但是一转过弯,远远就望见自家房顶上炊烟在突突升腾。车子刚到厨房外,爸妈就双双笑眯眯地跑出来迎接,夸我最早一个到,忙着招呼我的孩子。汤那时已经在炭炉上咕咕冒泡,野生的腕子鱼也在锅中滋滋作响。院落里,一株端阳锦火红火红地立在那里,像骄傲的喇叭。

我照例带了水果,姐姐们照例带了各种菜。于是自然分工,我洗切水果、装盘、招呼疯玩的孩子们吃。大姐掌勺、二姐打下手,都在厨房帮着做饭,锅碗瓢盆的声音伴着她们家长里短的谈话声,空气里氤氲的都是幸福的因子。不久,各种好吃的上桌,孩子们洗了手,都围坐在桌子一周,等待大人的到来。

饭间,妈妈高兴地宣布,说今年卖树卖了5500元。向来不太说话的爸爸在妈妈眉飞色舞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也难得表情生动地声音洪亮地一起附和。并且他们还说,这个5500块钱,他们决定给我们兄妹四人一人分1000,他们留1500。对于爸妈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大数字,所以他们说这番话的时候,眉眼间都透着骄傲。我们象征性推让了一阵,然后又心安理得地接着。爸妈像这样一次能给四个儿女一人一千块钱,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所以这次的分钱仿佛又让他们回到了身强力壮的年代,那时候,都是他们罩着他们的孩子们,他们就仿佛就又是孩子们当年屹立不倒的靠山。吃了饭,孩子们楼上楼下地四处跑,大人们或者躺在竹床上,或者躺在躺椅上,或者坐在凳子上,从邻居聊到亲戚再到认识的人,然后边说着话,边一个个支撑不住地沉沉睡了……

哥哥的电话突然打破了难得的安静,他在电话里告诉妈妈晚上回来吃饭。于是妈妈姐姐们又起来一起奔向厨房……我和爸爸一起去菜园摘菜,后面还跟着一队小兵。菜地里,辣椒挂满枝头,南瓜也羞怯地在叶子间探出了脑袋,西红柿快把桠枝压断了,西瓜也已经挂上了纹路,藤蔓在地上匍匐着蜿蜒前进。紫色的茄子歪头歪脑,韭菜整齐的一行一行,黄瓜在绿叶与黄花间壮硕地成长……各种蔬菜瓜果,热闹了爸爸妈妈的菜园。上次我们回家种的豆豆,也早已经生根发芽,女儿跟小姐姐在豆地间嬉笑打闹,突然就停住脚,憨态可掬地问我:“这个地方我怎么有点熟悉?”原来种豆的特殊经历在孩子的记忆里并没有消失。提了满满两篮子新鲜蔬菜回去,爸爸忙着去装包,哥哥也已经到家。

高艳阳:端午小记
高艳阳:端午小记
高艳阳:端午小记

晚上吃了饭,我们在院子里乘凉,夜晚的乡间,真的是天然的氧吧。月亮弯弯地挂在夜空,星星都特别明亮,还有久违的萤火虫,在黑暗中突然那么一闪一闪,引来我们一阵惊叫。二十好几的大外甥女童心未泯,准备捉一只装在玻璃瓶里,却笨笨地看着萤火虫在身侧悠悠闪过,一筹莫展,引来我们一阵阵发笑。说了好几次太晚了我要回家了,可是身体却一直在凳子上不动,后来爸爸催促,说要回去就早点回去,一会太晚了不安全。于是才爬起来,招呼孩子,往后备箱装东西,趁爸爸帮忙一起装东西的时候,背着妈妈偷偷塞给他一点零花钱。于是这才恋恋不舍地发车、掉头,乘着夜晚凉凉的风,缓缓驶离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回去另外一个现在叫做家的地方。

高艳阳:端午小记

但是我知道,那个叫做大岭的乡村,那个小时候总梦想着走出来的地方,只要有家在、有父母在,就永远是我还回得去的家、回得去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