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涵竹

《红楼梦》开篇第一回,作者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而后提及“使闺阁昭传”这个文章主旨之一。曹公本着这个目的来写,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王熙凤、晴雯、鸳鸯、袭人、平儿……上百位女性人物在他笔下栩栩如生,风貌各异。

那么,在这么多出彩的女性角色中,谁会是曹雪芹心中最完美的女性形象呢?

黛玉、宝钗?

想必没有人会否定黛钗二人在《红楼梦》一书中的地位,两人合体作为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钗正册首位,难分伯仲,关于二人的PK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莫怨东风当自嗟”的黛玉和“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宝钗各自簇拥者不少,不过要说到完美,估计哪一方阵营都不敢自夸。

黛玉率真、富有才情,但孤傲、爱使小性儿,宝钗博学、宽和,但世故圆滑。因今日谈的是最完美形象,只有将二人排除在外。黛钗的确不完美,都有非常突出的长处和所谓的毛病,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是因为这些不完美,使得二人形象立体,惹人怜爱。

红学届考证出的“黛钗合一”也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脂砚斋”曾在第四十二回总批:

“钗、玉名虽两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故写是回,使二人合二为一。”

我跟很多红迷一样认同“黛钗合一”的存在,互补的二人,在一定程度上是曹公心中最美好的女性形象。若今日不论书中最具体的人物,那我想开篇的答案必定是“黛钗合一”。

秦可卿?

十二钗正册中最神秘人士当属秦可卿,在她身上有很多未解之谜,也是历来不少红学家的研究方向。有一些红迷会认为曹公眼中最美的女性是秦可卿,从外形层面而言,我是认同的。毕竟秦可卿在警幻仙姑处的乳名就叫“兼美”,兼具小说中最光彩夺目的两大女主的风韵,既有宝钗的鲜艳妩媚,又有黛玉的风流袅娜。

而人间层面,无论是模样还是性情,她都得到贾府权利最高层贾母的高度评价,被贾母称赞为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

但要说最完美,完美到使曹公不舍得去破碎,我觉得还差那么一点。

那么曹公为什么将秦可卿描写成是兼具黛钗之美的人物呢?我觉得还是从情这点上出发,作为男主角贾宝玉的性启蒙者,这个人物至少从形象上得独特出众才行,只有一位兼具黛钗之美的女性才能圆了作者心中的梦呓

《红楼梦》是一本雅俗共赏的小说,里面有雅线和俗线的情节,这里可卿的“兼美”还可以理解成亦雅亦俗,兼雅俗两者之美。

上百人的红楼女子如百花齐放:豪气爽朗的湘云,洁癖傲骨的妙玉,能干大方的探春,德才兼备的元春,还有非正册里的呆香菱,勇晴雯,俏平儿、慧紫鹃……可惜终究只落得个“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那如果从完美这个角度来说,曹公心中最完美的红楼女性是谁呢?我想应是那位美好到曹公都舍不得放进薄命司里的女性——宝琴。

看过钱钟书《围城》的书友应该记得唐晓芙这个人物,她聪明漂亮、活泼可爱又率性,是个精灵一样的女孩子。也是因为她的美好,作者不舍得将她写成方鸿渐太太。作者在书中用尽溢美之词描述她的容貌和气质,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总而言之,唐小姐是摩登文明社会里的那桩罕物。

那放在红楼当中,我觉得宝琴是这样的存在。

薛宝琴在《红楼梦》中出场内容并不多,主要涉及篇幅有: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第五十一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六十二回、第七十回,其余还有一些回目有简单提及。这些出现的回目当中,以第四十九回至五十三回为宝琴人物塑造的核心章回。

作为薛宝钗的堂妹,随胞兄进京待嫁,宝琴一出场就自带光芒,一立马引发了轰动,书中没有谁的出场有宝琴这样光彩夺目、艳压群芳。曹公采用烘托式写作手法,未见其人,先闻其“身”,从侧面勾得我们对宝琴充满了好奇。

品貌

薛宝琴的相貌自不必说,初见时宝玉就说“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个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我竟形容不出来了。”第五十回披着珍贵凫靥裘的宝琴在雪地里弄梅花,美得贾母将她比作是《艳雪图》。

说到性格,宝琴给人的感觉是开朗活泼,热情好动。宝钗曾说宝琴有些像湘云,笑着让湘云认宝琴做亲妹妹。可见宝琴身上也有股湘云“是真名士自风流”的洒脱劲。

俗语说性格决定命运,无论是老一辈贾母,同龄的宝黛钗湘等姊妹,还是丫鬟仆人,他们的反应都从侧面佐证大家对这位琴姑娘的喜爱。

贾母本想将宝琴说与宝玉,可惜已有了人家,便让王夫人将她认作干女儿。这个干女儿可不是口头说说而已,是入了族谱的,不然宝琴是不可能出现在贾府宗祠参与祭祀的。贾母还叫宝琴陪自己一处安寝,送了连宝玉都舍不得给的斗篷。探春赞她是“连她姐姐(宝钗)并这些人总不及她”,晴雯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最关键是还是黛玉和宝钗的反应,黛玉赶着宝琴叫妹妹,二人像亲姐妹一般。而常年最端得起的宝姐姐一时因为贾母对宝琴太好,而发醋意“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才情

书中直接评价宝琴才情的文字比如有“那宝琴年轻心热,且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宝琴年纪最小,才又敏捷,深为奇异”。

而呈现她才华横溢的情节就有太多:芦雪庵即景连句,她与黛钗三人共战湘云,妙句频出,那一部分虽是主写湘云,但也可见宝琴不输薛林二位的才气;后来咏梅花诗,咏柳絮词,均不落众人;而第五十一回中她独作的怀古诗十首更是引得众人赞叹,更可贵的是这些诗是她跟随父亲游历各省古迹所作,独特开阔,这与大观园中往常诗作颇为不同。

宝琴才情最与众不同的在于她的经历和视野,和别的小姐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同,宝琴从小随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见了不少世面, “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 。而她八岁时还跟着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接触过真真国的西洋女子,她把这女子的诗作和经历讲述给众姊妹听,真真是给大观园增添了别样风采。

有人说,你读过的书,去过的地方,遇过的人,最终形成现在的你。和《红楼梦》书中其余女子,或者我们讲和那个时代绝大多数女子不同,宝琴各地游走,遍访名山大川,接触外国人士,谈吐和眼界自是另一番通透开阔。而宝琴的经历就算放在当下,想必也是不少女性心之所向。

曹公笔下如此完美的一位女性,为什么没被排进金陵十二钗呢?有红学家认为薛宝琴排在副册里,我倒是比较支持另一派观点,那就是宝琴压根就没有被排进去。第五回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翻看的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是属于“薄命司”的,在曹公心中,宝琴不属于薄命之人,自不应当排进这十二钗。第百十八回就有简单交代宝琴的归处,王夫人说“那琴姑娘梅家娶了去,听见说是丰衣足食的很好。”在黛玉、元春、迎春早逝,宝钗、湘云守寡,探春远嫁,惜春出家等等人物命运安排下,可见宝琴的命运还是不错的。

曹公给了宝琴完美的品貌气质,给了她那个时代女子罕见的经历见识,还被曹公小心呵护着,不忍将其毁灭,变成给人看的悲剧。贾母的话,加上薛宝钗自己的话,也简直可以说是曹雪芹有意让薛宝钗在她面前退避三舍,不让她受到世俗的污染。现实中,不知曹公是否有遇见过这样的女子,要不然怎会如此地呵护着她宠爱着她。

就像前面提及的《围城》唐晓芙是“摩登文明社会里的那桩罕物”,薛宝琴也是封建礼教桎梏下那位罕见的奇女子。完美的宝琴更像是一种象征性人物,美丽聪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止见识不凡,宝琴虽只是短短几回的出场,却涵盖着曹公对女性最美好的寄望。而在那个时代,对女性有如此的设想和期望,使人不得不感叹曹公笔触及思想的伟大。

当然凡事都是两面性的,如果问红迷你最喜欢的女性人物是谁,似乎少有人会说宝琴。完美如宝琴,美则美矣,太过完美而缺乏真实感,很难打动你我。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影视作品,要想人物塑造得成功,一定不能是扁平化,需得立体展示。我想这也是在很多红迷心中,宝琴较少入心的原因吧。

作者介绍:涵竹,90后,四川媒体人,红迷一枚,原点阅读四川红学管理成员,曾任四川大学学生社团红学会首任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