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烟雨江南

贾政,字存周,是荣国府的二老爷。他端方正直,谦恭厚道,孝顺长辈,忠君爱国,是一位深受儒家传统文化影响的读书人。

黛玉的父亲林如海很推崇贾政,他向贾雨村介绍贾政,说贾政是“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冷子兴评价贾政是“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

我们纵观全书,发现贾政确实如林如海、冷子兴所言,是一位具有极高素养的读书人,他的身上没有一点豪门纨绔的气息。

贾政的亲哥哥贾赦作为长子,袭了爵位,做了官。可是,贾赦只知道贪恋女色,每天和一堆小老婆喝酒看戏,什么正事也不干。

宁府的贾敬,本来是家族里面最有出息的,他以科举出身,中了进士。却置家族利益于不顾,跑去庙里和道士一味胡羼,专研炼丹。

年轻一辈的贾珍更是荒唐好色,不务正业,每天吃酒、打牌,走狗斗鸡,没一天消停。

贾琏虽然比贾珍强一些,然而终究也难成大器。再往下数,就是宝玉、环儿、贾兰这些小孩子,且不去说他。

在贾府这些成年男主子当中,贾政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中国传统文人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最高的奋斗目标,以此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与人生理想。

贾政作为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文人,也是遵循这个儒家最高的评判标准来规划自己的人生的。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除了“修身”他做的还不错,其他的他都没能及格。

一、修身

贾政从小酷爱读书,是个学霸。只是,他读的是宝玉不喜欢的“四书五经、八股文章”,在诗词歌赋上水平有限。他希望自己能靠科举进入仕途,然后光宗耀祖。贾家以军功出身,靠着祖上的功绩,贾家已经享了百年的荣华。现在,贾府急需转型。只是,皇上念贾家祖上的旧情,给贾政额外赏了一个官职。所以,贾政没有实现靠科举入仕的愿望。但是,多年的传统文化的浸润,加上严格的自我约束,贾政已经修炼成了一个合格的正统文人。他待人宽厚,洁身自好,遵守孝道,爱岗敬业,是一个合乎封建时代标准的好男人。

二、齐家

贾政对于家务事不太感兴趣,他自己也说“不惯俗务”,家里的事务都是贾琏王熙凤打理。为了元妃娘娘省亲,贾府修建大观园,从设计、施工、用人、采买,贾政也没有过多参与,也是交给贾琏斟酌处理。

宁府的贾珍,整日喝酒胡闹,私生活混乱。贾政也从来没有劝谏、阻止过。

王熙凤当家理事,私自放贷,重利盘削;与恶尼勾结,弄权害人;作为一家之主的贾政对此竟然一无所知,这实在是“失职”。

贾政作为父亲也是不合格的。对待子女,他只会运用高压政策、棍棒教育。很少见他有鼓励、赞扬子女的时候。宝玉、贾环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大气都不敢出。家宴上,有贾政在,孩子们都不自在,老太太只好“撵”他走。

所以说,贾政在“齐家”这一点上做得不怎么样。

三、治国、平天下

贾政少年时期就刻苦读书,想凭借科举考试走上仕途,为家族争取更大的利益。谁知他父亲临终上了一本,结果皇恩浩荡,让他“荫补入仕”,贾政失去了科举入仕的宝贵机会。

此后,贾政一直在一些闲职上晃荡,没有机会进入权力中心。这可能是皇帝故意削弱功臣、勋贵的权力,但也未尝不是贾政能力平庸所致。要不然,以贾政谨慎、认真的工作态度,再加上“国丈”的身份,他怎么都混不过贾雨村呢?

看来,治国、平天下这一条,贾政也没能做到。

总的来说,贾政这个人,品质不错,个人修养也高;对待工作认真负责,也够清廉,但是能力实在是有限。按照贾政奉行的传统文人的评判标准,他的表现是不及格的。

《围城》里面,赵辛楣评价方鸿渐:你不讨厌,可是全无用处。贾政也大抵如此,是个好人,是位君子,可是全无用处。无才可去补苍天的岂止宝玉一人?只是,贾政是想补而没能力补,宝玉是压根儿就不想去补,所以贾政比宝玉痛苦。这就是他一生的悲哀了。

我们读《红楼梦》,同情红楼女儿们“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悲剧命运,心痛善良、单纯的女孩们的悲惨遭遇。那么,我们会不会同情、心痛那个正直、憨厚、又有些迂腐的贾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