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道宝钗好,贾母不以为然,仅此一句就道尽了她的刻薄

​一个人的居室,就是一个人的性格。贾母先后去了黛玉探春等的屋子,来到蘅芜苑跟前,见那房宇旷朗清幽,也就忙命拢岸,想去蘅芜苑里看个究竟,看看宝钗是否真的是一个有气象的女子。

另一方面,一路过来,大家的房子,贾母都看过了。现在,她也那么风风火火地想去蘅芜苑走一遭,也能够让人看出她对于宝钗的重视。

只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贾母刚一走进屋子就不高兴了。她先是责怪自家人怠慢了客人,心疼薛宝钗太老实。后来,了解了真相,她却变得更加不高兴了,摇着头说:

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贾母此一番话,真是瞬间就点出了宝钗的性格实在令人可厌。

​一个人爱简朴不奢侈没有错,但是如果简朴得缺少气象,那就是他的错了。平常,众人夸宝钗好,不像黛玉一样小性儿,大家因此而认为她有格调,有涵养,谁知进她的屋子一看,除不和谐的简朴还是不和谐的简朴。

看黛玉的屋子也是十分的简朴,没有什么珠光宝气,也没有什么古董,甚至连窗纱都旧得不能再旧了。但是,众人一见,都会由内而外地生出喜爱之情。刘姥姥没有文化,也到处走走看看,喜爱得不得了。这样,林黛玉可谓是为贾母脸上争了光。

薛宝钗呢,将个房子弄得煞白,清一色的,还供着菊花,像灵堂一般,让人见了就觉得不吉利。贾母是上了年纪的人,见到此,内气岂有不忌讳之理。

薛宝钗要简朴,她完全可以像林黛玉一样,弄出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气象嘛。用贾母的话说,就是素雅又大方,没必要这么样鸡立鹤群,出了格。

​这是对薛宝钗审美的批评。从此,薛宝钗的性格,更是再也难让贾母喜欢得起来。薛宝钗对屋子的布置,会让她想到薛宝钗若真的做了她的媳妇,她定是要去住马圈了。

或许,大家觉得贾母夸张,其实不然。通过后文,我们得知,邢岫烟还只刚刚说要嫁到他们薛家,而且还不是她自己家,她就语重心长地对邢岫烟说:

“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

​大家想想看,这哪里是教人简朴,简直就是寒碜人啊——让邢岫烟不要骄傲,不要以为自己过上了好日子,可以过上好生活了。

是啊,天下哪有这样的理,自己要简朴自己爱怎么着去,怎么能够轻易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呢?

这样,如果宝钗真的做了贾宝玉的孙媳妇,她也必然那么样要求贾母,大家都住雪洞。那么,说贾母看着蘅芜苑不寒而栗,也就是一点都不夸张了。贾母那双慧眼,也真是火眼晶睛,仅用此一句就道尽了薛宝钗的刻薄。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