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是《红楼梦》中的人物,她是宁国府贾珍的妻子尤氏的妹妹。不过,尤二姐和尤三姐和尤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们姐妹是尤氏的继母尤老娘带到尤家的孩子。

这对姐妹花,美丽动人,风情万种,一到宁府,就引起了贾珍、贾蓉父子的垂涎。

柔顺、懦弱、没有主见的二姐很快失身于贾珍父子,成了这对不知廉耻的父子的玩物。后来,二姐被贾琏娶去做了外宅。但是“偷来的锣儿敲不得”,二姐的身份仍然和暗娼差不多。

三姐“模样风流标志,又爱打扮的出色,自有一种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是宝玉所说的尤物。

三姐性情刚烈,头脑清醒,遇事有主见。面对贾珍等人的骚扰,她以“泼辣”作为武器,捍卫了自己的清白。

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也为了报复贾珍父子,尤三姐开始“作妖”。她天天挑拣吃穿,要金银首饰,珠子宝石,高兴了叫贾珍等人过来喝酒取乐;她不开心了,就掀桌子,骂人,不管多贵的衣服都撕碎、剪烂。

尤三姐作为封建时代的弱女子,不得不“破着没脸”才令贾珍等人“不敢欺负”,这是那个时代女性的悲哀。

贾珍得不到尤三姐,又舍不得丢开手,说“是块肥羊肉,只是烫得慌;玫瑰花儿可爱,刺大扎手。”

后来,贾琏和尤二姐担心三姐闹出事来,决定给三姐找个婆家。三姐就自己提出要嫁给五年前见过的柳湘莲。

柳湘莲是什么人呢?

书中有交代:他原是世家子弟,父母早丧。读书不成。性情豪爽,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宿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

其实,我们仔细推敲一下,三姐的话其实是靠不住的。她只是五年前,惊鸿一瞥见过一次柳湘莲,两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在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三姐如何会这样情根深种?

如果,偏要说三姐爱上了柳湘莲,那也是爱他的舞台形象,不是爱的他本人。

那么,聪慧、果敢、遇事冷静有主见的尤三姐,又怎么会为了自己想象出来的爱情自杀?

前面我们分析过二姐、三姐在宁国府的处境。那一群无耻下流的男人始终惦记着她们姐俩儿。二姐先后失身于贾珍父子,后来又被贾琏引诱,做了贾琏的外宅。饶是这样,那贾珍和家蓉还常常到小花枝巷来寻开心,完全把尤二姐、尤三姐当“粉头”对待。

对这样的生活,对这样的环境,三姐早就厌恶极了。她想要逃离这个污秽的地方,躲开这些无耻的男人,可是,那个年代,除了嫁人,三姐没有别的办法离开。然而,姐妹二人名声已然不雅,正经人家的子弟是不会娶她的。尤三姐于是想到了柳湘莲,她以为,柳湘莲不会嫌弃她。

贾琏带来了柳湘莲的定情信物--鸳鸯剑,她开心地跟孩子一样。每天擦拭,凝望,她期待的不单单是爱情,更是一段崭新的人生旅程。她渴望能和舞台上那个洁净、明朗的“小生”去过干干净净的生活,远离宁府这个污秽的泥沼。

听宝玉说未婚妻是贾珍的小姨子,又住过宁府,柳湘莲不愿意了,他说他不做“剩忘八”,又说“东府里,除了门口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于是柳湘莲前来退亲,索要他给三姐的定情信物鸳鸯剑。“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刚烈的三姐用柳湘莲的鸳鸯剑自杀了。受了刺激,心生愧疚的柳湘莲也出家当了道士。

反倒那贾珍等人什么事都没有。

其实,小编觉得,尤三姐的自尽,有柳湘莲的原因,毕竟被退亲是一件不那么体面的事儿。三姐自尽有羞恼和自证清白的成分。

但是,尤三姐自尽的主要原因绝不是因为柳湘莲,而是出于她对生活的绝望。尤三姐不愿意再生活在这污浊的泥沼之中,她不愿像姐姐那样沦为男人的玩物。她想要摆脱这一切,然而,除了死亡,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尤三姐,这个明艳,骄傲,刚烈,泼辣的女儿,只能用死亡来对抗肮脏的宁国府。她的死是对卑鄙、下流的贾珍之流的抗议!

为什么对二姐和三姐那么区别对待呢?二人都是曾经荒唐,遇到真正想嫁的人又后悔了。但二姐被说得无耻下流,三姐反倒成了贞洁烈女了,这不是可笑吗?三姐给二姐托梦时自己承认她们姐妹和贾珍父子的关系的,再说文中写的她和贾琏贾珍吃酒的情形,那风骚媚浪,你相信那是没经验的女子?说她是被冤枉用死自证清白的,说是柳湘莲误信谗言害死她的,不过是喜欢三姐的刚烈为她洗白罢了。不过她们姐妹在宁国府寄人篱下,上有贾珍那么个无耻色狼,下有尤老娘这么个糊涂母亲,误入歧途不奇怪,真后悔了,上天该给她们从新开始的机会,只不过她们选错了人,贾琏自己就是个糊涂蛋,柳湘莲曾是世家子,哪能不爱面子,她应该找个出身不高,但有情有义之人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