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是主子,赖大是奴才,贾蔷却因何还要称他一声赖爷爷?

作者:细嗅蔷薇

在《红楼梦》第十六回中,开始了建设大观园,以预备元妃省亲的工程。

由于工程浩大,便分成了几个小项目,由贾府中的子侄们分别负责。俗话说得好,无利不起早,哪个项目的负责人不想从中捞点油水呢?

贾蓉是宁府的嫡长孙,他负责打造金银器皿的差事,这金子和银子一经打造成器皿,“损耗”可小不了。贾蔷是贾珍的侄子,由于自小就没了父母,所以一直跟随贾珍过活。于是去姑苏割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和行头的活儿就落到了他的手里。据贾琏说,这项差事“里头大有藏掖的”,看来是仅次于贾蓉的项目的美差。

如此有身份备受照顾的贾蔷,在向贾琏汇报,其中提及荣府的管家赖大时,贾蔷称之为“赖爷爷”。这可奇了,贾蔷是主子,赖大是奴才,何以恭敬至此?

先说贾蔷,这得从贾家的祖上说起。

这宁府一支的祖上是宁国公,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宁国公死后,长子贾代化袭了官,就是贾珍的爷爷,可没有再提那三个儿子的事情。那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他们会发展得怎样呢?官儿是袭不着了,剩下的唯一出路就是科举了。可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立的是军功,这一点由老仆人焦大的叙述中可见一斑。想一想,老哥俩戎马一生,哪儿有时间去重视孩子们的文化教育。就像明成祖朱棣一样,常年跟随父亲朱元璋和他的将领们打天下,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可要说起读书的水平,斗大的字恐怕也认识不了几个。由此可见,宁国公的另外三个儿子难以通过科举走上仕途了

那他们干些什么营生呢?做工人没技术,当农民没力气,经商?更不行了。中国古代历来是重农轻商的,可不像现在人们看到做买卖的,动辄以“大老板”称之,“景仰”之情溢于言表。在古时候,商人可是地位很低的职业。人家好歹也是贵族后裔,绝不能干这个行当。

不过,当年虽然轮不到他们袭官儿,但家产还是会分给一些的吧,也只好等着坐吃山空了。书中虽然没有仔细写这一点,但看看贾芸的生活状况便能略知一二。只有等到快过年时,族长贾珍才给他们分点东西,好过一个体面点儿的年。

贾蔷,就属于这样的情形。

再说这赖大,他虽然只是荣府里的管家,是个奴才级别的人,可比起贾蔷,这个已经没落了的贵族后裔,他赖大的优势却不容小觑。

论体面,赖大的妈妈赖嬷嬷,是伺候过贾府中老一辈主子的仆人。贾府中的规矩,凡是伺候过长辈的仆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地位呢。又加上这赖嬷嬷和刘姥姥一样,有着饱经世故得来的精明,在贾府上混的倍儿有面子,大儿子赖大做了荣国府的管家,二儿子赖升做了宁国府的管家,好嘛,整个贾家全由赖家来负责管理。赖嬷嬷家里要摆酒请客,别说爱热闹的贾母和王夫人,就连宝玉和黛玉都得给她这个面子。赖大的儿子赖尚荣,一出生,就得了主子的恩典,恢复了自由身,摆脱掉了奴才的身份。长大后赖大又花钱给他蠲了个前程,当上了公务员,得以能穿上新官服,因而显得威武。赖大由此,既能“子凭母贵”,又可以“父凭子贵”。

而贾蔷呢,却是个孤儿,从小不得不依附与叔叔贾珍生活。虽然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扶,但赖大所拥有的这一切,是不会有人为他谋求的。

论财产,主子贾蔷与仆人赖大更不是一个级别的了。赖大一家子都在贾府供职,如果有什么好处,他们家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上一次贾府接驾,是在二三十年前,赖大那时未必是管家。这一次元妃省亲,他可是赚了个盆满钵溢。建造大观园时,貌似主事的贾政,贾赦和贾珍,其实都是甩手掌柜式的人物,只要风光和好看,即便是当家主事的贾琏,也不过是在钱财数目上略一把关,其余詹光与程日兴之流的清客相公,更不足虑也。于是,贾府起了个大观园,赖大家顺便也有了一个花园,“花园虽不及大观园,却也十分整齐宽阔,泉石林木,楼台亭轩,也有好几处动人的”。这只是看的见的,那数年来的看不见的,又该如何计算呢?而身为主子贾蔷又有什么呢,刚刚分家另过不久,又孤身一人,难以望其项背。

再论权力,贾蔷与赖大更是难以匹敌。赖大是管家,掌控着自贾家的财务支出与主人和亲友之间的借贷。贾蔷要去江南出公差,所需的费用来源,竟由赖大一手安排:不必从家里带钱,江南甄家还收着贾家的五万两银子,带上信和会票,就可以先支上三万两银子用了。可不少啊!要知道贾芸经过多方经营,才得了一个在大观园里种植花木的差事,不过是先支了二百两银子,就心中喜不自禁。虽然说这活儿有个大小之别,但第一次就批这么大的数额,怎能不让贾蔷对赖大尊敬有加呢!

这就像在《战争与和平》里的鲍里斯所明白的道理一样,他看到安德烈公爵的军衔虽然只是一个骑兵上尉,职务却是总司令的副官。正因为此,官衔比安德烈公爵大着好几级的老将军,对他就特别恭敬,为什么?因为安德烈公爵虽然职位比将军低,却比将军离权力的中心,也就是总司令更近,老将军向上反映的任何问题,都要由他来转达,说不说,怎么说,可都要由他来决定了。赖大也是如此啊,每次批多少银子,贾蔷做的如何,都要由他说了算。这样一来,贾蔷称赖大为“赖爷爷”,就让人不难理解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