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姨妈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人慈爱又体恤小辈的人,可是单凭这一份善良恐怕无法让薛家在贾府生活的如鱼得水、十分融洽,薛姨妈从未在人前展露的心机和手段才是她最可怕的地方。王夫人色厉内荏,看似凶横可是也是没有头脑,薛姨妈不动声色间做过的这些事情才可以看到她真正的高明之处。

第一, 薛姨妈不回自己宅院也不去哥哥家,却义无反顾的长留贾府

薛姨妈一家进京做得最聪明的事情之一就是没有选择去自家的房子安住而是长留贾府。薛家在四大家族之末,却渐渐走向衰落,上京之后如果没有一个靠山的话,薛家很难在京城站稳脚跟。

王家和贾家都是上上之选,可是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举荐搬迁不便打扰,而贾家此时是王夫人当家,姊妹之间的相处自是比妯娌之间要容易的多,薛姨妈便直接接受贾府的相邀进驻贾府;

贾府世代书香门第,且家中孩子众多,薛蟠和宝钗都可以在这里顺便上学和接受教养,此为第二个好处;

宝钗此行的目的是待选,这个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极有可能落选,因此贾府的宝玉便是最好的接替对象。两家又是姻亲,对于这门婚事王夫人也会乐见其成,这就是第三点好处。

薛姨妈不顾薛蟠的心思执意要去贾府居住,她可不是单纯的就想跟王夫人叙叙旧,她打定了主意就要在此长住的。

薛姨妈正要同居一处,方可拘紧些儿子,若另住在外,又恐他纵性惹祸,遂忙道谢应允。又私与王夫人说明:“一应日费供给一概免却,方是处常之法。”王夫人知他家不难于此,遂亦从其愿。从此后薛家母子就在梨香院住了。

从此有了贾府的庇护,薛家不仅经商之路畅通,而且宝钗的婚事也可以有了着落。薛家未到贾府之前从没听说过有“金玉良缘”的说法,宝玉的玉人尽皆知可是宝钗的金锁却是从没听说过,薛姨妈的高招就是在这里,如果宝钗落选,那么以贾府作为备选也是上上之策。

第二, 赞成王夫人暗地里收纳袭人为宝玉的妾,可是在宝黛成婚后又建议王夫人撵走袭人

薛姨妈在贾府里是上宾,不仅可以和贾母同席而坐,而且王夫人也时常同她讨论管家之道和人情世故。王夫人当着薛姨妈的面就让做主把袭人暗里收为宝玉的妾氏,待遇全部和府中姨娘相同,只是等到宝玉再大一些再说明。可是到最后都没有兑现这个承诺。对于这个举措薛姨妈是举双手赞成,她使劲的说了袭人的很多好话。

薛姨妈道:“早就该如此。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

薛姨妈这样做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因为袭人在黛玉和宝钗之间更多的是偏向宝钗的。袭人时常就爱夸宝钗的好。

袭人说:“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

袭人她是宝玉最亲近的人,有她宝玉面前时时夸夸宝钗的好,这绝对是好事一桩。袭人没有正式的地位,以后是否留着她还要看她具体的表现了。出于这两重考虑袭人根本就不足为虑。

薛姨妈嘴脸的善变是从后面看出来的,在宝玉和宝钗成婚之后,薛姨妈却再也看不到当初袭人的那些好处,反而劝着王夫人不如趁早把袭人打发了。

贾府里那么多丫头,何至于就没有袭人的一个容身之处。薛姨妈这是想着大事既然已成,就没有必要留着袭人了,这简直就是变相的卸磨杀驴。可怜袭人还一直都念着薛家母女的好处,可是她从始至终都只是薛姨妈的一枚棋子,背弃旧主根本不会得到她们的信任。

第三, 不想与邢夫人打交道就借王熙凤请贾母为媒、尤氏主事,不费吹灰之力聘娶邢岫烟

薛姨妈看到了邢岫烟在大观园众多女孩子中的优秀,出身寒门又有气质又有学问,便想着说与自己的侄子薛蟠为妻。邢岫烟是邢夫人的外甥女,大家都怕邢夫人太过麻烦不敢随意求娶邢岫烟,可是薛姨妈自然有高招。

贾母笑道:“这有什么不好启齿?这是极好的事。等我和你婆婆说了,怕他不依?”

薛姨妈先是和王熙凤把这件事情说了,然后请了贾母做媒人,贾母知道两个孩子很般配,然后让邢夫人来回话,硬做保山成全了这门亲事。邢夫人敢为难别人却只能对贾母毕恭毕敬,因此薛姨妈这次是请对人了。

贾母笑道:“我最爱管个闲事,今儿又管成了一件事,不知得多少谢媒钱?”薛姨妈笑道:“这是自然的。纵抬了十万银子来,只怕不希罕。但只一件,老太太既是主亲,还得一位才好。”贾母笑道:“别的没有,我们家折腿烂手的人还有两个。”说着,便命人去叫过尤氏婆媳二人来。

薛姨妈说话知道实在太厉害了,不仅让贾母很高兴的管了桩婚事,而且还让贾母找到了可以操办婚事的人。婚礼的各项事宜贾母都让尤氏帮着操办,尤氏又是一个办理十分让人放心的人,这桩本来能让费很多功夫的事情就让薛姨妈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松办好了。薛姨妈这招借力实力实在高明。

第四, 紫鹃以情试宝玉,薛姨妈眼见宝黛婚姻要成,当机立断扯开话题,反认黛玉为女

紫鹃那次以情试宝玉,宝玉生了一场大病当即人都傻了,不仅要跟着黛玉回苏州去,而且还不许园中之人同黛玉一样,都姓“林”。对于宝玉的“傻病”,大家都知道就是为了黛玉而起的。但是在贾母询问紫鹃事情的起因经过的时候,薛姨妈没有让紫鹃有机会把黛玉和宝玉的情感纠葛说明白,而是她自作主张的替紫鹃回话了。

薛姨妈劝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刺刺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

薛姨妈说话间就把宝玉为了黛玉而生病的缘故从爱情转移到了兄妹之情,三两拨千金,薛姨妈真的厉害,要是这个时候宝玉再清醒一点向贾母和王夫人死命要求作准了黛玉的婚姻之事,那宝钗的处境就尴尬了。

薛家制造的“金玉良缘”就是想要作成宝玉和宝钗的婚姻大事,要是这个时候众人都默认了宝黛的婚事,那么薛家所有的辛苦打算就白费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薛姨妈自然要先下手为强。

薛姨妈做得最伤人的一件事就是认了黛玉做女儿,而且还欺骗黛玉会为她的婚事做主。薛姨妈之前从未想过做这样的事情,可是就在宝玉为了黛玉大病一场之后就做了这样的事情,是在很难相信薛姨妈做这件事情没有私心。

宝钗年纪比黛玉大上两岁,她的婚事都还有任何着落,薛姨妈怎么可能不管宝钗反而去为黛玉做打算呢?薛姨妈在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稳住黛玉,同时也是宽慰这贾母,然后她去为金玉良缘加把火。

第五, 为了打击夏金桂,执意要卖掉已为妾氏的香菱,冷心冷面全无一丝良善

薛姨妈从来都是一个慈母形象,可是她对香菱从来都非常苛刻,香菱想跟着宝钗到大观园参加诗社,为了怕薛姨妈骂她爱胡闹而不敢做;

被水弄脏了石榴裙因为害怕薛姨妈知道都哭了,可见薛姨妈平日的嘴有多碎;香菱在薛家多年,而且已经是薛蟠正式的妾了,可是为了和媳妇夏金桂赌气,薛姨妈竟然要叫人牙子来把香菱卖掉。

此时此刻的薛姨妈完全没有一点良善的气息,她可以向众人哭诉夏金桂的蛮狠霸道,可是她自己也是同样的冷心冷面。

薛姨妈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她做过的每件事情看似都毫无破绽,没有什么心思,可是细细想下来,她说的每句话、做得每个决定都是对自己十分有利。薛姨妈出身王家,又独立支撑薛家多年,她的心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单纯善良的女子了。

薛姨妈这个样子也不是说她就是一个坏人,只是想到她良善背后的阴险就背后冒气一股冷气。大观园是一个纯粹的地方,她可以在外施展自己各种谋略,可是在大观园最好还是保持善良。

这样的女人,或许许多人都遇见了几个,蓦然回首,唯有一声感叹“年少不懂薛姨妈,读懂已是伤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