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道宝钗冷,钗粉们每每都为之辩护。其实,这本无可厚非吧。她冷她自己的,只要人畜无害就好,何必追究许多。人生在世,本来就不能奢望一个人的善良与温暖。她的冷也就并不显得怎么可怖。

她真正的可怖,恰恰是她的热。那种没有被冷香丸压制住的热。这种热,表现在她身上就是一种躁动,守不住她自己的身心。这使得她想不断地走入别人的生活,去窥探别人的内心。

住进荣国府后,贾宝玉立马就成了她的第一大猎物。她时时不忘地往怡红院跑。不见了宝玉,就到处找宝玉,肆意地闯进人家的生活。

作者写她第一次去潇湘馆,就点出来她这一点上的可厌可恨。

当时,宝黛之间谈兴正浓,作者表现出的尽是青梅竹马的美丽梦境,宝黛内心快乐无限。就在这美妙的时刻,宝黛却不知薛宝钗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只见她笑着插嘴说:“谁说典故,我也听听。”

进入他人住所,薛宝钗就是这么直来直去。想想,当时在屋子里谈话的是你,是不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呢?因为宝黛刚刚谈的那些话,确实很私密,不适合外传,而薛宝钗却突然走了进来,鬼知道她听到没听到。

设若她一开始只是静静地站在外面,把人家的话听个够呢?她后来面对小红施展出的金蝉脱壳之计就是如此。宝黛刚才说的关于暖香的事情,关于偷香芋的故事,也就难保薛宝钗没有听见。

我想,这应当就是薛宝钗的第一次偷听了。只是她懂变故,当时让人看上去觉得他没有听到什么。事后才能慢慢地体察到她的恐怖。

这一点,小红当是感受得十分真切。想想看,薛宝钗的那个计策真的好吗?真的能够骗得了精明的林红玉吗?

众所周知,宝钗偷听小红谈话的时候,宝玉跟黛玉在一起,后来黛玉又葬花去了,根本没有踏进过滴翠亭那一片区域。小红若对黛玉有所不放心,只要他随便一问,就能问出个结果,就能知道宝钗话语的真伪。进而,宝钗在小红心目中的可怖,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这么一个人有心窥探他人隐私,却又那么善于嫁祸于人,想是谁知道了,都不敢与她靠近吧。

薛宝钗的第三次偷听,更是可能会让黛玉遭受灭顶之灾。

当时,林黛玉因为无心听了贾宝玉的话,感动得泪流满面。贾宝玉走了出来,内心余温犹在,看着黛玉那个样子,在户外,他又情不自禁地再次对着黛玉表白一番,让黛玉放心,并伴有肢体动作。

而这个时候,薛宝钗却在暗处静静的关注着宝黛的言行。后来,贾宝玉拉着袭人,说出的一番痴心话,宝钗更是会听得分明吧。

等到宝玉走后,宝钗才出现在袭人的面前,把个袭人吓得一跳。那个时候,袭人又怎会不怀疑宝钗也听到了那些话语呢?

后来,王夫人越来越痛恨林黛玉,当是因为薛宝钗告知了她这一切。只是,有贾母在那里,王夫人依然对林黛玉无可奈何。

如此,薛宝钗的三次偷听行为,是不是一次比一次让人觉得可怖呢?大家的生活中有薛宝钗这类神出鬼没的人,还是放着点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