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按说那宝钗是王夫人的亲戚,又最得王夫人喜欢,晴雯当是像袭人一样,一有机会就好好地伺候着她才是,可是晴雯不这样做不说,竟然还走了到薛宝钗的对立面。

薛宝钗晚上要到怡红院来玩一会儿,她第一个就表现得不高兴,说薛宝钗有事没事总是往怡红院跑,弄得大家三更半夜都睡不好觉。外面下着雨,听到有人喊开门,麝月说是薛宝钗来了,正要去开门,可是晴雯却一把拉住她,并出言阻止。

晴雯这样屡屡不待见薛宝钗,甚至到了讨厌痛恨的地步,薛宝钗感知了这一切,心底定是不好受。以宝钗心目中主仆界限分明的世界观,她一定会在王夫人那里好好参晴雯一本,教训一下晴雯的不守本分。说不定,王夫人知道怡红院里晴雯等猛浪的事情,就是薛宝钗告的秘。

如果说晴雯还想不到薛宝钗因此会在背后使绊子,那么薛宝钗可能成为宝二奶奶,她晴雯当是不可能没有耳闻。她自己又想着将来一定会成为宝玉的妾,薛宝钗要是因此处处为难她,压着她,她不是会很难过日子吗?说不定还会成为赵姨娘那样的怨妇。

总之,晴雯面对薛宝钗,想不了那么多,也管不了那么多,她对薛宝钗就是那么的讨厌。这种讨厌早已成为了她内心里一种自然而然的情绪。

那么,薛宝钗因何让晴雯生厌到如此程度呢?这一切还得从宝玉晴雯吵架的那件事上说起。

这就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故事了。宝玉因为在王夫人那里吃了一顿甚是无味的端午家宴,回到怡红院里长嘘短叹的,这个时候,晴雯恰好跌坏了一把扇子,贾宝玉就骂她:“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儿你当家立事,难道也这么顾前不顾后的?

宝玉这话乍一听,是不是就觉得有些突兀,也不得体呢?因为要骂晴雯这个小丫头,当不至于要求到“当家立事”的高度。晴雯的出身在那里,在封建家庭里,很难有当家做主的机会,除非像娇杏一样幸运。

贾宝玉这话,当就非是骂晴雯的话语了,只是被晴雯一不小心揽到了自己头上。

不是骂晴雯,贾宝玉骂的又是谁呢?个人认为贾宝玉骂的是薛宝钗。他在心底想着薛宝钗的不是,晴雯触发了她的情绪,他就把心底的话,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你看,清虚观回来后,薛宝钗在与大家的聚会中及其贾府的端午家宴上,不都是顾前不顾后吗?

宝玉和她玩笑一番,她就像吃了火药一样,狠狠地怼上贾宝玉林黛玉两个,讽刺宝黛二人吵架又和好了。她如此真刀真枪地干,丝毫不想着贾母王夫人王熙凤等都在场,是不是有点顾前不顾后了呢?

后来,大家一起吃饭,宝玉本以为前天的玩笑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可是薛宝钗依然在王夫人精心准备的饭局上淡淡的,对贾宝玉爱理不理。因此,薛宝钗又弄得大家不欢而散。这是她又一次的顾前不顾后。

如此两次三番,宝玉又怎会不觉得宝钗有所不是。晴雯跌坏扇子,只是不小心,与宝钗如此故意为之,简直就不值一提。更何况,宝玉也知道她宝钗有可能会成为她的妻子,说将来当家立事,就更是指宝钗了。

特别是宝玉后来又说:“叫我怎样才好,我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就更是针对他跟宝钗的事情有感而发了。

真是可惜了宝钗,这个时候宝玉对她还有情,她却不知道珍惜,她那么样的有意让宝玉难看。后来,宝玉内心完全没有了金玉,只有仙草,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贾宝玉既然是骂宝钗的,之后,晴雯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自己受了一场冤枉气,而且还差点就被宝玉撵走,是不是就更加得讨厌薛宝钗了呢?晴雯心目中,宝钗当就只不过是一位只会给她带来晦气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