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在薛宝钗那里窝了火,回到房里为薛宝钗在端午家宴上的冷漠长吁短叹。贾宝玉不好指责薛宝钗什么,晴雯却一下子撞到了他的枪口上,在伺候贾宝玉时,晴雯不小心把一把扇子跌坏了。贾宝玉见了,顿时勃然大怒,直骂晴雯“蠢材,蠢材”。

晴雯哪里受到了这窝囊气,立刻就与贾宝玉来了一番唇枪舌剑。气上加气的宝玉牛性发作,一时间真的打算赶走晴雯。

眼见事情逐渐恶化,袭人自是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幸灾乐祸。假若贾宝玉跟晴雯之间真闹大了,贾宝玉真的去回了王夫人,说要撵走晴雯,贾母王夫人肯定要治她个服务不周之罪。袭人只得边去降服晴雯,边说服贾宝玉不要采取过激行为。最终袭人带领大家跪下来求饶,才算稳住了贾宝玉。

这个时候,林黛玉正好赶到了怡红院,见大家如此,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也就半开玩笑地说:“大节下怎么好好地哭了,难道是为争粽子吃恼了不成?”

见大家都不作声,林黛玉连忙又问袭人,说:“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又是你们两个拌嘴了,告诉妹妹我替你们劝和劝和。”

林黛玉真真是机制幽默,她和宝玉时有拌嘴,如今却说到了袭人头上。那么,她叫袭人嫂子,是讽刺嘲笑袭人吗?个人认为,林黛玉没有此等刻薄,她也从来没有过想为难袭人的意思。袭人再怎么针对她,她一丝一毫都不想与袭人计较。那天,大家吵得不可开交,林黛玉就更加不回去火上浇油了。

首先,黛玉说这话应当是对袭人的一种看重。

当时,晴雯也在场,林黛玉因何不跟晴雯搭话呢?显然黛玉知道晴雯的性子不似袭人温和,不如袭人能够顾全大局能替他人着想,更不如袭人好沟通。黛玉当然不好沾惹她。事实证明,黛玉来了,晴雯也就没好意思地自己偷偷溜走了。因此,黛玉能那样跟袭人开玩笑,是她对袭人的一种认可。

其次,袭人也真心打动过黛玉。

宝黛之间起矛盾,是常有的事,王夫人那里是不理解,薛宝钗那里是嘲笑,并利用宝黛的冲突引起王夫人对黛玉的不瞒。而袭人却总是能贴心的为宝黛着想,她虽不及巴结宝钗那样讨好林黛玉,却也经常殷切的想着宝黛两个好。

就拿宝黛吵得最凶的那一回来说吧。贾宝玉狠狠地砸玉,甚是令黛玉受伤,黛玉说与其砸那哑巴物件,不如砸她。为什么?贾母王夫人把那玉看得如同贾宝玉的命根子一般,贾宝玉却为了林黛玉,想狠狠地砸坏它,岂不是会令林黛玉难堪。假若贾宝玉真的把那通灵宝玉砸坏了,所有的罪过,岂不是要全部加载到林黛玉头上,那个时候王夫人要发起脾气来,恐怕是贾母都难以说上什么话。

这一点,贾宝玉不懂,袭人却甚是懂得,她看着愤怒中的贾宝玉说:“你同妹妹拌嘴,不犯着砸它,倘或砸坏了,叫她心里脸上怎么过得去?”

当时,黛玉一行哭,一行听着袭人说出这话,眼泪越发滚烫起来。心里感叹着,可见宝玉连个袭人都不如。

从此之后,黛玉是不是要高看一眼袭人了呢?

更令黛玉没有想到的是,宝黛冷战一天后,又是袭人劝和着宝玉,让他先认个错,搞好与黛玉的关系,好让大人们放心。后来,王熙凤说宝黛两个亲密得像是黄莺抓住了鹞子的脚,当是有着袭人的一份功劳在里面。事后,贾母王熙凤若知道了袭人的作为,一定会更加地优待袭人。后来王夫人王熙凤对袭人那么好,也当是看中了袭人的这一份聪慧。

袭人一言,让林黛玉瞬间流下滚烫的泪水,从此更被深深认可

这样,假如林黛玉真的嫁给了贾宝玉,袭人要做贾宝玉的妾,她是不是一点都不会介意呢?因为袭人的懂事早已打动了她,让她曾经流下了滚烫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