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是精神难比洁,是探春对于海棠花的吟咏。因为宝黛名字里都有一个玉字,也当是作者间接地赞美了他俩品性上的高洁与灵魂上的高贵。

探春心目中,一般的世俗之物难以与海棠花比拟,那么也就自是鲜有俗世之人可以与宝黛为伍了。因此,红楼梦里,也就宝黛二人之间最是心有灵犀,他二人才是最完美的组合。

可是,世界多荒诞。宝黛爱情本来和谐无比,就此岁月静好地生活下去该多好,可是薛宝钗却成了宝黛爱情里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她说自己有金,可以配得上贾宝玉的玉,而且还进一步抬高自己,说有玉的才能与自己配对。

这一切,可谓是让只有玉的精神的林黛玉措手不及。她孑然一身,又父母双亡,在世俗的社会里,没有人做主,更是不知道拿什么与贾宝玉配对。

幸好,贾宝玉最是看不惯闺中女儿谈金论玉的势利,贾宝玉看中的是女子们自然的品性,她们作为女儿散发出的天然之美。因此,宝玉每每只对林黛玉的气质品性欣赏有加,素来都认黛玉是个知己。

这么样,薛宝钗也就很难走进贾宝玉的心里。宝玉看着薛宝钗肌肤美,也只恨没有长在林黛玉身上,对宝钗完完全全喜欢不起来。如果说,贾宝玉刚开始的时候,见了宝姐姐就忘了林妹妹,后来,她心目中当就只有林妹妹了。

在宝玉那里,一开始就抬高自己的薛宝钗,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跌落神坛了。

再有就是他人的看法了。薛家说宝钗足可与宝玉配对,金锁配宝玉之外,人家自然也会想到其它的是否门当户对。根基是否配得上,模样是否配得上,性格又是否合适。人们的议论,作者没有细谈,但是林黛玉的一个玩笑,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

那一回,贾宝玉说林黛玉身上有奇香,林黛玉就问贾宝玉有没有暖香。贾宝玉不懂,林黛玉就半开玩笑地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

如此,作者巧用林黛玉的一句话,是不是很艺术化的对金玉良缘来了一番评价呢?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宝钗的一厢情愿罢了。

这份评价当然也是平日里大家的议论。平常大家开开玩笑,完全可以在宝钗面前说出如此类的话语。贾赦要逼娶鸳鸯,大家都都有玩笑,所以当大家听说了金玉良缘的言论后,大家看到宝钗开这种玩笑是完全有可能的。

只是,林黛玉的玩笑来得更深刻,完全点出了金玉良缘的荒谬,及其宝钗与宝玉的不般配。因为薛宝钗的冷香,点出的是宝钗之病,而贾宝玉的玉却是他的可贵之处。宝钗有病,贾宝玉却没有。贾宝玉有玉的精神,灵魂高贵,而薛宝钗却只有拜金的世俗。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自我的抬高更是会令人不齿,唯有低调中注重提高自己的内在修养,才是人生活得幸福的关键。可惜了,薛宝钗一开始就说自己可与宝玉配对,就着实让人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