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看《红楼梦》的电视剧,只觉得仿若进了女儿国,如花般绚烂的女孩子中簇拥着一个贾宝玉,似乎《红楼梦》里除了贾宝玉之外没有其他男性。长大以后出于喜欢细读《红楼梦》才发现原来在曹公笔下绽放光彩的不止女性,男儿们也个个鲜活而富有生命力。

且看戏份不算多的薛蟠——人称“呆霸王”。作者说他亦系金陵人氏,生育书香之家,家中又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是为皇商。其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唯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因他幼年丧父,薛姨妈又怜他是个独根孤种,甚是溺爱纵容,致使老大无成。如今只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伙计老家人等措办。

真是十足的只知吃喝玩乐、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

这个纨绔子弟开篇就干了件恶事,强抢了香菱,打死了冯渊。拐卖香菱的拐子可恶,薛蟠更可恶!可怜的香菱,受尽苦难却毫无反驳之力,好不容易将要熬出头,眼看着就要过上好日子了,却又栽倒在了薛蟠这个混蛋手里。这个时候的薛蟠着实可恶!

但是在第二十五回,薛蟠的一个行为让人对他的想法有了些改变。这一回,曹公在描写凤姐和宝玉被马道婆施魇魔法之后的混乱场面中给薛蟠来了一个特写: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寥寥数语不仅把当时混乱的场面展现在我们眼前,更侧面描绘出了一个充满人情味儿的薛蟠,对林黛玉的倾慕是真的,对家人的在乎更是真的,母亲,妹妹,爱人每一个人都在他心里,都是他要保护的人!读到这里对薛蟠的印象不由得有些好转。

再有第67回“见土仪颦卿思故里,闻秘事凤姐讯家童”。这一回里,薛蟠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完美的好哥哥形象。薛蟠出门回来给家人带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专门给宝钗的,书中是这样写的:

薛蟠笑着道:‘那一箱是给妹妹带的。’亲自来开。母女二人看时,却是些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薛蟠的小像,拿着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

“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这礼物是很走心的。宝钗看到这个礼物什么反应?“不禁笑起来了。”

在整部《红楼梦》中宝钗笑的画面是不多的,可见这个礼物确实送到了宝钗心里。脑补一下当时的画面就觉得很温馨,这个时候的薛蟠是个好哥哥。

纵观整个贾府,当哥哥的人很多,给妹妹送过礼物的哥哥除薛蟠外只有宝玉,给林妹妹送的礼物不算,宝玉给探春送过“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宝玉的礼物也很好,但两相比较薛蟠这个礼物其用心程度明显胜过宝玉,可见薛蟠虽然性格直爽,粗枝大叶,可也有心思细腻的一面,这源于他对家人最真挚的情感,不能不说薛蟠是个有心人,是个好哥哥。

好哥哥薛蟠还有热情豪爽的一面。薛蟠和柳湘莲从拳脚相向到结拜为兄弟,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后来得知柳湘莲和尤三姐即将谈婚论嫁,薛蟠便忙里忙外。可是世事难料,尤三姐后来殉情而死,柳湘莲因此出家,一对红粉佳人最终天人永隔。作为柳湘莲义兄,薛蟠带人城里城外找了个遍,因没有找着还大哭一场,连伙计的答谢宴也是长吁短叹,无精打采。

可见薛蟠对于柳湘莲的友情是真心实意的,以至于在为伙计们设的答谢宴上表现得不够周到,这可能会让人觉得做事不够圆滑,但是这也恰恰说明了薛蟠的真性情。

纵观薛蟠的成长轨迹,年幼丧父,在母亲的溺爱下长大,这个从小被满足惯了的孩子强抢香菱,打死冯渊,与其说是恶,不如说是因为被严重溺爱,过度纵容之后的产物。然而,身处官宦之家,成长在鱼龙混杂的环境中还能保持着一份真性情,这份赤子之情真实属难能可贵!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