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因何独独喜欢林黛玉,他早已在责骂薛宝钗的一句话中道明

历来,众人都知宝玉爱黛玉,究其原因,却甚少提及。

是因为美貌吗?宝玉却从未说黛玉如何漂亮而令人喜欢,只有薛蟠见了黛玉第一眼,就酥倒在了那里。可见宝玉并没有怎么样为黛玉的美貌而倾倒。

是因为才华吗?大家作诗的时候,贾宝玉虽然力推黛玉的作品,但是若要说黛玉诗写得好,贾宝玉就爱慕于她,也当如隔靴搔痒,没有触及到本质。况宝黛初见的时候,宝玉就十分地喜爱黛玉,此时黛玉还没有表现出她的才华。

是因为黛玉足可作为知己吗?我想,这不是原因,只是一种结果。黛玉身上的什么特点,足可让宝玉将她视作知己,才是问题的核心。

袭人湘云黑黛玉的时候,宝玉回敬她俩的一句话当是一下子就道出问题的本质。

当时,贾雨村来了,史湘云让宝玉去跟着贾雨村这个饿不死的野杂种学一点仕途经济学问,贾宝玉立马就有了赶史湘云走的意思(姑娘请别的姐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和经济学问的),袭人看不过连忙帮史湘云说话,同时还抬举一番宝钗打压一下林黛玉。

她俩本以为就此噎住了贾宝玉,贾宝玉却来了一句:“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账话不曾?若她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她生分了。”

此话立马就让她俩哑口无言了。只得继续自以为是的反问:“这原是混账话?”

其实,我们要知道,宝钗湘云袭人之话,看似很励志,很有进取心,实质上呢,她们只不过是鼓励贾宝玉像贾雨村一样,去干那些利欲熏心损人不利的事情。她们的心,早已接纳了那个世道的肮脏,并被污染。

因此,宝玉又说:“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蠹之流。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

她们的话,也就的确是为混账话了。

而,自始至终只有林黛玉与这一种肮脏格格不入,在那些丑恶的人,丑恶的现实面前,表现得十分清高,从不曾劝宝玉与那些人接近。这样,“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宝玉,遇见了林黛玉,自然就不再感觉到孤独,而生出喜悦。

从此,宝玉格外地喜欢看重林黛玉也就是一定了,不管林黛玉如何地爱闹,爱使小性儿,他都乐意做低伏小,且甘之如饴。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让她觉得清爽,他又如何舍得黛玉伤心难过呢?

相信,各位读至此,也一下能够想到黛玉身上那最了不起的特点,当就是“干净”了,在宝玉眼中,她始终都是一个清净洁白的女儿。宝钗湘云都不是。这样一来,若问贾宝玉因何独独喜欢林黛玉,他是不是早已在责骂宝钗的这一句话中道明了呢

再看王熙凤,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抄检大观园的时候,她对林黛玉无比的自信,对潇湘馆照抄不误。她那么样喜欢黛玉,若真的觉得黛玉那里可能会查抄出一点什么,王熙凤又怎会不打一下马虎眼,说黛玉也是亲戚,是贾母最爱的外孙女,查抄不得。

结果,王熙凤的查抄完全证明了林黛玉的清白与干净,而薛宝钗没有被查抄,第二天清早夹着尾巴就逃。抄检之后,大家一定都能够注意到,一直以来,只有潇湘馆里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里面的人个个纯良。黛玉的云淡风轻,立马就成了贾府的一道风景。

如此,黛玉的干净,不仅能过让宝玉对她死心塌地,更是能够为她赢得好名声,让她在贾府时刻处于不败之地。

再有,黛玉葬花也是她这种干净特质的艺术呈现。受了委屈,情绪低落,美丽的心情被污染,她不是将这份不好发泄在他人身上,而是将它们看作是那地上的一朵朵落花,轻轻地呵护着,扫起来放入葬花冢,来个质本洁来还洁去。

林黛玉的干净,也体现在她的外貌。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都是最纯净的自然景观。用它们形容黛玉的外貌,黛玉是不是就有如出清水之芙蓉呢?

相信,曹公送她一个“玉”字,也是赞许她的高洁。《咏白海棠》里一句“玉是精神难比洁”,更是将黛玉的高洁抬到了至高无上的程度,她的高洁早已无人可比拟。

那么,林黛玉最了不起之处,不是美貌与才华,全在于“干净”这两个字,是不是就一点都不值得怀疑了呢?林黛玉,始终都是作者曹雪芹心目中最为纯洁的旷世奇女子。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