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一共36集,在当时是中国史上最长、制作最精良的一部电视剧。剧中的贾母是荣国府“宝塔尖”上的人物,是影视剧里一个十分精致的角色。

她既有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气质,又诙谐风趣,对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她身上体现的那种精明能干、慈悲尊贵、雍容与联大,历来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首先,就是贾母的善良了

当年,黛玉之母贾敏过世后,其亲林如海未有续娶之打算,黛玉本欲与父亲相依为命的,可是贾母却因心疼外孙女而执意要将黛玉接进贾府——荣国府(贾母所住之处)。

小说第三回写道:“黛玉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便知是他外祖母。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个不住。”

当着贾府上上下下众人之面,如此“心肝儿肉”地难以自抑,贾母意欲何为:

其一,替孤苦无依的外孙女在众人面前树威风。言下之意:她是我的心,她是我的肝,她是我整个生命的四分之三!你们谁惹了她,便是惹了我贾母!

其二,当就是隔代亲这种情感的真实爆发。“大哭”:不但体现她对黛玉之母——贾敏的万千宠爱,又的确是真疼这个外孙女。贾敏未出阁是就是贾母的掌上明珠,更何况如今更是可怜见的外孙女。这种隔代亲的情感,随后到来的王熙凤,更是一语中的,她说: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

除了怜爱黛玉,在小说里,我们也随处可见贾母对于那些小厮小丫头的疼爱。

在第二十九回中,贾母一行人去清虚观打醮,一个小道士因剪烛花,在贾母等一干人进来的时候躲避不及,再加上惊慌害怕,撞在了王熙凤的身上,被王一巴掌打得满地乱滚,而众人也都叫喊着要收拾这个不懂规矩的小道士。

这时,贾母听说,忙道:

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的这个势派。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的慌?’说着,便叫贾珍去好生带了来。贾珍只得去拉了那孩子来。那孩子还一手拿着蜡剪,跪在地下乱战。贾母命贾珍拉起来,叫他别怕。问他几岁了。那孩子通说不出话来。贾母还说‘可怜见的’,又向贾珍道:‘珍哥儿,带他去罢。给他些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

即便是对这样一个素昧平生、微不足道的小道士,贾母也如此悲悯,难怪贾府的小姐们甚至丫鬟、戏子们都会得到善待,这和贾母的慈悲心肠是大有关系的。

这也就正好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还有前文的,她对于龄官的怜爱也是如此菩提胸怀的日常展现。

第二,贾母是个唯美主义者

贾母气质与形象上,应当都很美。黛玉貌若天仙,宝玉“其外貌是极好”,她一生顺遂无忧、儿孙满堂,想来,样貌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

自己美,她更懂美,懂得去欣赏美,也喜欢美的人。贾府里,但凡长得清秀端庄美丽的孩子,不论男女,贾母都非常喜欢。男者如宝玉、秦钟,女者如黛玉、宝琴、邢岫烟等等,都因长得美,而受到贾母格外恩宠。

在艺术之美上,贾母也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黛玉房里窗纱旧了,颜色不配,她在提出软烟罗,一番解说,令人佩服地五体投地。探春屋子里的梧桐树小了,贾母也是第一个注意到。宝琴来,贾母给她的衣服,使得她美丽的姿态画龙点睛、贾母房间里也有仇十洲的《艳雪图》,正是宝琴站在雪中的场景,可见贾母不止于欣赏静态的美,更能将艺术美,时刻迁移到自己的生活中。

第三,贾母懂得珍惜女孩儿

贾母懂得珍惜女孩儿。

贾母虽然生在一个男权的社会。虽然是十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但是她却丝毫没有看轻女孩子们的意思。相反,她凭借自己尊贵的地位,尽量多的疼爱女孩子。

因她“极爱孙女”,便把迎春、探春以及惜春三个孙女都要过来跟自己住,而以前元春未入宫前也是跟贾母一块过的。

还有,后来因母亲亡故而被贾母接过来的黛玉,因父母早亡遭受叔叔婶婶折磨的史湘云,以及薛宝钗、薛宝琴、邢岫烟等等,都得到过贾母的关照和呵护。她并不是一味地疼宝玉,她关注贾府里每一位女孩子的成长。

若说贾宝玉的“女儿至上论”有渊源的话,渊源就在贾母这里。也许,宝玉的思想,就是在祖母的熏陶影响以及与祖母身边的女儿的交往中形成的。这也关涉到下面的一点。

贾赦看上了贾母的贴身大丫鬟鸳鸯,想尽千方百计要达到目的,被贾母知道,臭骂了一顿。

她宁愿为了个贴身丫头,得罪自己的大儿子,表现出的是一种正义凛然的风骨。

而这其中,她最位唾弃的就是贾赦贪得无厌,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娶了一个又一个,葬送了多少女孩子的青春;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他而根本不管母亲有无妥帖的人照顾等等。

贾母对于这些恶劣品质的极度反感都被鲜明的表现了出来。

与为了一点私利来劝说的鸳鸯的嫂子以及主动帮自己丈夫找小老婆的邢夫人相比,贾母的人格显得相当的高贵和刚直。

第四,贾母重感情

贾母疼爱宝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宝玉很像他的爷爷,也就是贾母的丈夫。

在清虚观打醮一节,张道士说宝玉象他爷爷。贾母听说,也由不得满脸泪痕,说道:

正是呢,我养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

说到丈夫就满脸泪痕,说明贾母和丈夫感情很深。而她疼爱宝玉也是因为这个孙子依稀有丈夫的影子,能够使她得到安慰。

还有,她之所以如此宠黛玉,也是在于这层重感情的因素。她曾对黛玉说:“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今日一旦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今见了你,我怎不伤心!”所以她要守着黛玉,就仿佛是守着她疼爱的小女儿贾敏一样。

鸳鸯服侍贾母多年,日久生情,老太太就再也离不开她,甚至为此和不孝的儿子贾赦翻脸。

同样的,在注重实际利益,而抹杀人的情感的金玉良缘面前,贾母那么重感情,自然会有所作为。她时刻都在力争挫败王夫人和薛姨妈等人的“金玉良缘”的阴谋。

这一阴谋,人数众多、势力强大,算计的却是一个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的女孩子,还是她的外孙女,是她最疼爱的女儿的遗孤。她重情感的内心,怎会不翻江倒海。

黛玉备受打击,贾母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即便是得罪皇妃也在所不惜。她伸出温暖的羽翼,为自己苦命的外孙女提供一片安宁的天空。因此,王夫人始终不敢在公开场合,在大家面前开诚布公的提出金玉良缘。

这些品质,即便是一个须眉男子也未必能够同时具有。正因贾母具有上述难得的品质,使她在贾府拥有极高的威望。

而她之所以敢于违逆皇妃贾元春,也正是因为元妃这个孙女,自幼亦系她教养,且同随她刻未暂离。元妃的为人,她自然清楚。事实证明,元妃仅仅作了一次暗示,就不再插手金玉良缘。可见,元妃受到贾母的影响,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贾母一开始就敢跟做皇妃的孙女较劲,保护林黛玉,正是因为她吃准了元妃身上的这一点。

第五,不惧风浪,懂得宽恕

许多人痛恨高鹗,痛恨后八十回,但是在第一百零七回中抄家时,作者却表现出了贾母最为精彩的一面:

那回,贾母在“急得眼泪直淌”的情况下,依旧命“邢、王二夫人同了鸳鸯等,将她做媳妇到如今积攒的东西都拿出来……分给贾赦、贾政、贾珍、宝玉、兰儿等子孙。

此时她在一一交代诸多繁杂事物之余,并竭力安排好下人去处:

譬如一抄尽了,怎么样呢?我们里头的,也要叫人分派,该配人的配人,赏去的赏去

并道:

你们别打量我说享得富贵受不得贫穷的人哪,不过这几年看看你们轰轰烈烈,我落得都不管,说说笑笑养身子罢了,那知道家运一败直到这样!若说外头好看里头空虚,是我早知道的了。只是‘居移气,养移体’,一时下不得台来。如今借此正好收敛,守住这个门头,不然叫人笑话你。你还不知,只打谅我知道yin便着急的要死,我心里是想着祖宗莫大的功勋,无一日不指望你们比祖宗还强,能够守住也就罢了。谁知他们爷儿两个做些什么勾当!”

成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第一,她不埋怨任何人,尤其不埋怨时刻看她脸色、讨她欢心的凤姐。

其实,大家都明白,王熙凤是一个精明能干、惯于玩弄权术的人,为人刁钻狡黠,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由于对上善于阿谀奉承,颇博贾母欢心,从而独揽了贾府大权,成为贾府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因此,抄家的诸多起因都与王熙凤脱不了干系:譬如放高利贷、包揽诉讼、迫害尤二姐至死等等都是她干的。

此时,凤姐异常恐惧,唯恐她在贾母那里失宠,但是贾母对她丝毫不埋怨,因为此时,你说再多、怨再多,也于事无补,还只能够引起内讧。

贾母非但谁都不怨,还宽慰作恶多端、八面玲珑的凤姐,凤姐自知有愧:

先前原打算贾母等恼他,不疼的了,是死活由他的,不料贾母亲自来瞧,心里一宽,觉那拥塞的气略松动些,便要紥挣坐起。

贾母反倒安慰她“那些事原是外头闹起来的,与你什么相干。就是你的东西被人拿去,这也算不了什么呀。

贾母绝非只懂享福不懂受苦的人,什么叫大度、气量!真正的大度与气量,在贾母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第二,面对抄家,贾母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与得体,若说换做平常百姓,早就呼天抢地、哭爹喊娘的指责、抱怨了,而贾母呢?她心甘情愿把自己的“棺材本”交出来,还鼓励大家要欢笑、保持乐观,她真正的做到了处变不惊,庄敬自强。

试想,诺大一个家族,只有她和贾政、探春以及早死的秦可卿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危险。可卿临死之际,还一再嘱托她的“闺蜜”王熙鳳,好经营和家里的经济。

其实,贾母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她又岂能不知?贾母,面对这“树倒猢狲散”的情况,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贾母是一位拿得起、放得下、和善大度、精明能干、慈悲为怀,对孙辈尤其是对孙女们万般宠爱的老人,是一位让人打心眼儿里佩服的老大!是红楼梦里的一位最是有菩提心的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