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的可怕,贾母用四个字形容,细思极恐

林黛玉为什么住潇湘馆,作者交代得再明白不过了。

首先是贾政的喜欢。贾政第一次游历大观园,就对潇湘馆一见倾心,说:“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这样,他自己不住进去,自然会安排他最喜欢的人、性格修养与那环境十分协和的人住进去。众所周知,贾政心目中,这样的人选只有林黛玉一个。

其次是宝玉的推荐。宝玉从贾政那里回来,首先想到的就是黛玉的住处。别的倒还好,他最看中的是那里离怡红院近,他要让黛玉这个知己成为自己的邻居。再则,宝玉也觉得怡红院与潇湘馆的环境十分协调,一个是红香,一个是绿玉。后来元春把这个意思更进一层,说一个是怡红,一个是快绿,两处庭院都让元春赏心悦目,因为“怡”和“快”在这里都是高兴的意思。总之,只要黛玉宝玉住在一起就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从中,我们是不是能再一次感受到元春对于宝黛爱情的支持呢?

再次就是黛玉自己的盘算了。她说她爱那几杆竹子隐着一道道栏杆,比别处更觉幽静。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林黛玉当是有着苏东坡一样的雅兴与超脱,才选择了此一住所。在那里读读书写写诗,或弹琴,或下棋,好不惬意。而且黛玉是真的如此,可谓是比当初的竹林七贤要潇洒多了。

黛玉的美与那屋子相得益彰,那么薛宝钗为什么选择了蘅芜苑这一住所呢?是王夫人推荐的吗?其中有是否暗含着人物的喜好的与品性呢?

个人研读一番之后,别的不好说,第一感觉是,一个人竟然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居住,真的有些匪夷所思。

首先,贾政对这里的观感就不佳。第一次去潇湘馆,贾政是高兴,内心要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第一次去蘅芜苑,贾政只用了四个字来形容——无味的很。大家看其屋舍,瓦色清凉,一色水磨砖墙,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是不是没有一点生动的气息呢?

其次,贾母来到此地,内心更是不适,觉得那里“阴森透骨”。进入屋子,贾母又说那里不吉利。这样,蘅芜苑的环境是不是早已到了恐怖的地步呢?胆小的人晚间在那里行走,都恐怕有神鬼出没吧。

这么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薛宝钗却浑然不觉,是不是就更加让人觉得恐怖呢?这样的人是不是就再也不能用一个“淡”字来形容了呢?林黛玉爱那竹子的清幽,唯想着读书作诗,才是真正的淡。宝钗能选择这里,安然生活,恐怕就只能说其内心里没有正常人的温度与情感,有的只是冷血,让人不敢靠近吧。

只是宝钗穿梭于人群之间善于伪装,让人觉得她无比地热情周到。但是,这一切却逃不过林黛玉的慧眼,她一眼就看出了宝钗内心藏奸,不好接近。特别是她为了讨好王夫人,攻击金钏儿又将自己的衣服给金钏儿入殓,更是在性格上给人一种阴森透骨之感。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一个人性格如何,看看她的住所就知道。至于人们争论的宝钗黛玉该娶谁,是不是只要去看看她居住的房子,就很好决断了呢?娶黛玉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娶宝钗则是人鬼情未了。

点赞